联系人:童先生
电 话:00852-21891722
传 真:00852-30139775
手 机:15960588882
地 址:香港北角锦屏街60-69号锦屏大厦西座12楼C5室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艺术评论 艺术评论
米芾的书法艺术
类别:艺术评论   发布时间:2014-8-10 18:51:57   浏览:984次 [返回]

                        米芾的书法艺术初探

一、理论上的卑唐

       在米芾眼力,唐楷一无是处。《海岳名言》:欧、虞、褚、颜、硫皆一笔书,安排费工,岂能垂世。李邕脱于敬体,乏纤浓。徐浩晚年力过,更无气骨。。。还有张旭、怀素都一一让老米进行了点名批评。
米芾批评唐人楷书的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缺少变化,具体表现为点画刻板,结体太平正。他认为:真字甚易,唯有体势难,真字需有体势乃佳。二是过分“挑剔”。主要指颜柳楷书,认为不自然,起止和转折处刻意做作,没有平淡天真之趣。而晋人挑剔用笔略带偏侧,慢慢往横里提笔带出,可以看出老米”尚晋“之深,崇尚平淡天成的观点,使米芾对狂草不屑一顾,称其”不入晋人格辙“,这一观点与苏轼类型,所以他们的草书成就都不高。
       庄子《天道篇》云:反者道之动。与物相反,才能至于大顺,然而,相反的方向要找对,宋四家中只有黄庭坚找对了方向。黄庭坚学张旭、怀素,但反其道而行之,冷静”臆造“,将点线两极分化,要么长线、要么短线,点线对比,穿插组合,以减弱时间节奏的方法来增加作品空间关系,强化视觉效果,开辟出一种崭新的风格面貌。所以,在宋四家中成就最高。     
      变法创新既不能一概否定传统,也不能盲目地托古改制,必须在充分认识和高度理解的基础上,用发展变化的眼光,根据时代文化需要,去寻找去发现去创新去发展。
     黄庭坚的成功值得后人继承。
二、实践上推陈出新
        米芾在极度的自卑和自信两者之间徘徊。颠是一种自信的表现。不迷信名家,不断否定,甚至用激烈的措辞加以批评,在不断的学习中汲取、发现和否定,永不知足,也是一种对博大精深的传统的敬畏方式。自卑则是对魏晋书风的敬畏,甚至是不越雷池半步。
在临摹上强调不与人同。不囿古帖,
在创作上,历代多以“马”来形容米芾书法特征。苏轼说“风樯阵马”、朱熹说“天马脱缰,追风逐电”、高宗说“沉着痛快、如乘骏马,进退裕如,不烦鞭勒,不不当人意。。。”、项穆“驰马试剑”、李日华“书中渴笔为奔驷,奋迅奔驰犷难制”
     跳跃、奔放、迅捷、激昂,这些桀骜不驯的骏马特征就是米芾书法特征
三、小字行书如打字
       小字要有打字的气势,具体表现就是夸张,用笔提按顿挫,结体正侧俯仰。
四、心既貯之,随意落笔,皆得自然,备得古雅
      “貯“为平常功夫,不是临时构思,创作时必须放松。
五、集古字
          创作就是“积千家米,煮一锅饭“,”囊括万殊,裁成一体”,这就是集古字的过程。善用古者能变古。
六、倒收笔锋、笔笔如蒸饼
         唐楷横画收笔处刻意藏头护尾,多很快涨,米芾强调“锋势郁勃”,反对刻意做作,把这种点画样式看作是“丑状难怪”。
七、通过笔试来强调作品的整体章法 ,无刻意做作乃佳
       欧阳询“道林之寺”,寒俭无精神。柳公权“国清寺”大小不相称,费尽筋骨,柳公权字大小变化不和谐,即使点画结构写得再好,也是枉费精神。裴休率意写牌,乃有真趣,不陷丑怪,率真的作品有真趣,即使笔力不够,也不至于丑怪,
八、唯有体势难
   体势是米芾书论的精髓,也是米芾创作的一大特色        、
九、强调古法、古意、古韵、古气
     大小各自有分,笔法不能太匀,必须要有体势,归根到底就是要有真率、自然。反对理性化和程式化的东西
十、强调把笔要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
   轻的意思是用第一个指节去执笔,“笔在指端则掌虚”,掌虚即“手心虚”,手心虚则手指有回旋余地,手腕能运动自如。米芾视执笔与筋骨神气为因果关系。         
十一、反对起笔和收笔过分藏头护尾
    认为会导致做作,会造成蒸饼之状,封闭点画的张力。通过运笔的环转,以一段很长的弧线,将逆入回收的过程展开,放大,将锋势释放出来,产生奇肆豪迈和生动遒媚的视觉效果。
十二、相称——对比关系的协调——以不平衡的方式变现平衡
         一个笔画看上去好像是不平直的,但由于相邻笔画的对比,又是平直的,
        一个局部看上去是不正的,但与另外一个局部组合在一起时,就又是正的,
       一个局部看上去是不完整的,但由于另一个局部的衬托,就整体又是完整的
 十三、要得笔,谓骨、筋、皮肉、脂泽、风神皆全,犹如一佳士也。
       骨指点画线条的架构;肉指架构上的附丽,无骨不立,无肉不妍,骨肉相称,方为停匀;筋指点画的起止之势,运动产生于筋,筋的作用是连接上下笔画,迹化运动过程,体现蓬勃生机,动静系乎筋,物之有筋,所以束骨而运关节,肉不得此则痴。筋须藏骨。
十四、意造——变形
          意造是宋代书法革新的纲领,即对点画结构的变形处理。米芾认为变形有两个原则:贵和不贵苦,贵异不贵作。和就是相称,即对比关系的平衡协调。苦就是冲突。异就是变化,作品中所有元素不能雷同。对于结构”稳不俗、险不怪“;对于点画”老不枯、润不肥“
 十五、得王献之 笔意
    米芾学术深受王献之影响,”特妙于翰墨,沈著飞翥,得王献之笔意“
十六、米芾反对”意在笔先“
    认为如果事前想好字形布置,那会使刻板、教条的,会妨碍”振迅天真“的自然发挥。心既貯之的所”貯“是字的相称原则,而不是具体某一个字的形状。应”各随其相称写之“。没有固定的模式,强调变化,因势利导,是自由的,随意的,不可预想的。
十七、意之所至、笔之所至
     点画结构的长短宽窄,不要勉强地”曳以就长、促以就短“,以适宜为上,就好比字的大小,不能打字促令校,小字展令大,以相称为好。以势为主、脱略点画。

下一张:国画究竟有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