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苏谨杭沉吟了须臾,小姑娘看着刁蛮任性,不识人间疾苦,没想到还挺讲义气的。

        为了朋友,连自尊都不要了。

        赵希阁开口:“你看你哪天来京州,我请你吃饭吧,我说话算话,不食言。”

        苏谨杭说:“不急。先攒着吧。”

        赵希阁:“那你喜欢吃什么?中餐还是西餐?京州我地盘,没人比我更熟,你说,我先在网上预订一下……”

        话音还没落下,却听他那边好像有人过来了,在问他:“苏总,需要让会议室那边的梁总他们等一下吗?”

        苏谨杭的声音飘来:“嗯。让他们稍等吧。”

        赵希阁一愣,反应过来:“你在开会吗?”

        “嗯。”

        “是不是打扰你了?要不我先不跟你说了,你先忙吧。”赵希阁说完,便先挂了电话。

        那边,苏谨杭看着被她挂断的手机,心情蓦的有些不舒坦。

        还真挺贴心。

        说挂就挂。

        不到两秒,目光又一动,有人加自己的微信。

        他点进去,果然,是小姑娘。

        赵希阁加了他的微信:【谨杭叔叔,是我,小希,先加你微信吧,到时候方便约饭。】

        笑意一瞬间又湮灭。

        谨杭……叔叔?

        是什么意思?

        他真的有那么老吗?

        他通过了,握着手机,进了会议室。

        *

        阮翡翡的面试很顺利。

        几天后,汉基京州分公司的人事部就通知她,可以去上班了。

        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就能正式成为汉基的一份子了。

        阮翡翡高兴得不行,要请赵希阁吃饭。

        赵希阁正在扒拉手机上穿云箭的微信头像。

        又是好几天过去了。

        穿云箭还是没个音讯。

        发消息也不回。

        她拉回思绪,拒绝了:“这顿饭你跑不掉的,不过不急,等你发了工资再说。”

        阮翡翡知道她是想替自己解约,说:“我知道这次我能面试,是你帮的忙。小希,是你找苏总说过,我才能有第二次机会是吗?”

        赵希阁忙说:“没有,是你自己能耐。”

        “别骗我了,我去面试时听到面试官私下说过几句话,猜到了。”

        赵希阁见她察觉到了,也只能承认:“其实我也没说对苏总说什么,还是你自己有本事才能进去。”

        阮翡翡笑着说:“所以我一定要请你吃饭啊。行了,别废话了。先去换衣服,下午上完课,我们就直接出去吃饭。”

        ……

        最后一节课结束后,两人就离开了学校。

        坐车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网红火锅自助餐厅,两人正准备进去,便看见申天锡迎上来:

        “来了,座位订好了,快进去吧。”

        赵希阁见申天锡也来了,一愣,看向阮翡翡。

        阮翡翡低声解释:“这次可不是我让他来的,我到处找餐厅想请你吃饭,被申天锡知道了,他让我来这家,说挺好的,然后我才知道这家餐厅是他家加盟的,他老爸是这家的老板。”

        申天锡走过来:“没打扰你们吧?放心,我就是过来提醒一下服务员,让他们好生招待你们。你们进去吧。我走了。”

        阮翡翡见他来都来了,说:“要不你也和我们一起吃吧。”

        申天锡试探地看一眼赵希阁,显然在等待她的允许。

        赵希阁还能说什么,阮翡翡这个主角都同意了,点点头。

        申天锡马上带着两人进去。

        三人拿了喜欢吃的菜,坐到桌子上,就开始烫起了肉菜。

        三人边吃边喝啤酒,不到一会儿便红光满面,兴致勃勃。

        聊学业,聊毕业后的工作。

        无所不聊。

        聊着聊着,阮翡翡将赵希阁手边的雪碧拿走,换上啤酒:

        “别喝汽水,喝这个,带劲儿。”

        赵希阁抱住雪碧罐:“我不会喝酒。”

        “啤酒算什么酒?赵希阁小乖乖,你早就成年了,还喝这个,跟个宝宝似的。”

        申天锡也起哄:“这啤酒几乎没有度数的,清甜口感,和饮料差不多,没事儿。”

        赵希阁被两个人这么一笑话,也不好意思拒绝了,换了啤酒。

        尝了一小口,果然不难喝,又怼了几口。

        有啤酒的助兴,饭桌上的气氛更热乎了。

        三人正聊得热火朝天,赵希阁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瞥一眼,是苏谨杭发来的。

        这一看,才发现他已经发了几条信息了。

        【在?】

        【人呢?】

        【不在吗?】

        每条信息都隔了十几分钟。

        最后一条刚刚才看到。

        她忙拿起手机回复:【在在在,在火锅店吃火锅,旁边太吵了,没注意到信息。】

        苏谨杭:【哦,又逃学了?】

        赵希阁真服了:【阮翡翡不是进了汉基吗?请我出来吃饭而已。】

        【我怎么知道你没骗我】

        赵希阁无奈,打开摄像头,对着餐桌拍了一张照片,还特意避开了申天锡。

        免得被他看见申天锡,又说自己和男生约会啊早恋之类的。

        【看见了吧?】

        苏谨杭:【你居然喝酒?】

        赵希阁头大了,百密不如一疏,避开了申天锡,没避开啤酒。

        【……那是淡啤,没度数的。】

        【酒精都有度数,小孩子不能喝酒,换饮料,不然我告诉你妈妈和哥哥】

        赵希阁:!!

        却不知怎么回事,这次不像之前那么抵触。

        可能他帮了翡翡一次,让她对他改观了?

        她敷衍地应付:

        【好好好,我马上换。对了,你找我有事吗?】

        赶紧聪明地转移话题!

        苏谨杭:【我来京州开会了】

        赵希阁被酒精弄懵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差点儿就准备回关我屁事,随即明白了。

        他这是在暗示她可以请他吃饭了!

        【哦,好,那我先订好餐厅,再跟你说。到时候请你吃饭】

        这男人,还真的是不错过一餐啊!

        这笔账还记在心里!

        苏谨杭却不徐不疾:【不用慌。我来安排吧。你听通知就行。】

        ……

        吃完饭,已经将近十点钟了。

        赵希阁第一次喝酒,根本不胜酒力,几罐啤酒就将她放倒了。

        结束时,东倒西歪,口齿不清:

        “喝!继续!今儿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阮翡翡和申天锡哭笑不得,合力将她搀出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