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间退回2天前。

    越野车疾驰在峡谷颠婆的土路上。

    后座上的罗本回头观望,心情极度紧张,他刚刚得到了乘念战死的消息。

    乘念的实力他很清楚,按道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邦尼杀死,但情报显示,破晓的尹琮与邦尼合作,两个人覆灭整个家族军团。

    “该死……”

    这时通讯信号灯闪出红光,罗本面色发白立即接起来。

    [我和你说过不要去欧列克峡谷。]

    声音低沉威严。

    罗本咬着牙说道:“是意外……如果没有破晓的人加入……”

    [我只看结果。]

    [最快的支援部队要3小时才能到达峡谷中段,而且我要求助刘先生,家丑太难看了,一定会让别人笑话,后果是奥哈拉家族会被人看低一眼,你能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罗本当然明白,这是家族的尊严,关乎到未来和其它公司合作时的筹码。

    如果今天在欧列克被两个人打得落荒而逃的消息不胫而走,奥哈拉家族的丑事被人传出,后果会影响到家人的利益。

    简单来说,或许未来两年里,早餐要少吃一块肉。

    这对于富贵的家族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罗本沉下头,他知道自己贸然回去后会是什么后果。

    贵族和富商,是没有亲情的,犯错的人会受到家族内部惩罚,那样一来不如留个好名声。

    “我明白了,父亲……”

    “停车!”

    司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并未及时执行命令。

    副驾驶的一名武装卫兵回头问道:“您在说停车?”

    罗本郑重说道:“是的,停车。”

    卫兵语无伦次,“不……等会,您再想想,刚才我们看到卫星地图上,有辆移动设备在接近我们,那应该是……如果,我是说如果……”

    罗本面色一紧,掏出枪给卫兵的脑袋上留了个窟窿。

    “快他妈踩下那该死的刹车,没听见吗!?”

    司机立刻踩下刹车,越野车急停,在路面扬起尘土。

    车内,共四名还活着的武装卫兵,他们都很紧张,罗本走下车,他从一名武装卫兵手中抢过枪。

    “告诉所有人,我是为了家族的荣誉,在与恐怖分子的交锋中死去的。”

    这样一来,家族会把罗本营销成英雄,死人的作用很多时候比活人要大。

    还在车上的卫兵们相视一眼,他们把副驾驶死掉的卫兵抛到野外,便听命于罗本的命令准备离开,就在这时,远处浓烟滚滚,一辆底盘就要掉下来的车子出现在他们视野中。

    “他来了!”

    “快跑啊!”

    “油门踩到底,千万别松开!”

    车里人惊慌无比,越野车如脱缰的野狗,疯狂提速,刹那间便消失在了这里。

    罗本一人站在那里,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脏几乎跳出嗓子眼,紧张得浑身僵硬,恐怖片般的氛围弥漫在心头,他在等待死神收割生命。

    车子停在了罗本面前,他抬起轻机枪,把一根线拴在手雷与手指上,如果能接近邦尼和尹琮,或许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博得一个“同归于尽”。

    虽是这么想,但他知道,不现实。

    “来吧……”

    卡察,轻机枪上膛。

    突然间,夏启所在的车子里,一面白旗从车窗里探出。

    罗本懵了。

    “白旗?”

    “投降?”

    车门打开,夏启迈了下来,他面带微笑,举着白旗一步步接近罗本。

    “咱们聊聊哈……”夏启忽然抬右手,食指指尖射出两发针孔弹,一发精准的射进了罗本手中轻机枪的枪口里,一发击穿了罗本的肩膀。

    这一刻,罗本又懵了,他有些不自信的问道:“你……你是来投降的吗?”

    “你猜。”

    夏启微不可见的笑着,地面升起钢铁铸成的十字架,把罗本倒吊着绑在上面。

    “喂……喂!你,你要用刑吗!?”罗本惊愕着,整个人倒吊在十字架上,狼狈不堪。

    “你还是先睡一会吧。”夏启说着用【塑形之术】做了个口球,塞进了罗本嘴里,然后摆出微型锻造台,拿出手术刀,以十字架为床,给罗本注入麻痹素,给他开颅,在眼睛下方装入了一个小型摄像头。

    车里的尹琮眯着眼,瞥向二耶,问道:“他平常喜欢玩十字架这种恶趣味吗?”

    二耶一愣,然后秒懂般温柔的笑了笑,“我不懂您在说什么,但请不要再问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半小时后,一搜空艇在不远处的临时停机坪降落,夏启在路上呼叫了佩姬。

    佩姬带着收货人来到这里,把一份订单递给夏启。

    “……你是不是把我们当快递了?”

    夏启看着被抬上货架车的罗本,说道:“你见过快递的货物是人的吗?”

    他走到罗本身前不远,本来想把那个口球给罗本摘下,但为了防止这家伙想不开,便收手说道:“我现在送你回家。”

    很快,罗本被抬上了空艇。

    尹琮双闭环胸,不可思议的叹道:“你为什么能叫来快递……干嘛要放过罗本,他才是幕后主使。”

    夏启回道:“为了宣传。”

    “宣传?”尹琮不懂了,相当不懂,这有什么宣传的价值?

    这时幻化成男性工作者的佩姬压低帽檐走来。

    夏启支开尹琮。

    佩姬拿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低声说道:“你让我查的加洛特的踪迹,最近他的位置大概在这里都出现过。”

    夏启看了眼纸条,上面写着意思加洛特的人在同一时间里分布于大陆五个距离遥远的地区。

    “不过……你看这些分身的行动轨迹,中心地带是幕海州,他很有可能是用自己的能力探路,在寻找一条安全去往幕海州的路线。”佩姬说到此处顿了顿,眼睛弯弯,“毕竟乐园那边在幕海州的常备基地最近都被打掉了,那里是乐园现在的禁区。”

    夏启把纸条烧掉,“好,谢谢,侦查费用我会给你转账。”

    佩姬摆了摆手走上空艇,“幕海州很大,要找到他不容易,毕竟你也算安比奈的合作伙伴,雇佣费打折,有事联系。”

    找到加洛特确实不容易,但如果是幕海州就不一样了。

    夏启思索着。

    能让乐园派出副手去往对他们危险度最高的幕海州,那只能是为了【能量熔炉】这件事物。

    ……

    ……

    14小时后……

    加利略·奥哈拉正坐在书房处理业务文件,管家轻声敲门,进屋后汇报道:“老爷,有一个很大的货物放在了门口……”

    “货物?”加利略望过去。

    “是的,上面写着罗本少爷的名字。”

    他们把箱子打开,罗本躺在里面,脑袋上裹着绷带,嘴里含着口球。

    管家命佣人把罗本嘴中取出,他们并不知道欧列克峡谷的事情,下意识以为少爷去了什么红粉地区。

    一个年轻的女佣心中叹道:富人真会玩。

    加利略等罗本洗漱干净,叫他进入书房。

    “你做了逃兵。”

    罗本听到父亲这句话,立刻面色发白的说道:“不是的……父亲,请,请听我把事情讲清楚!”

    许久后,罗本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包括那些不可思议的事端。

    加利略对这遗迹宝藏还有邦尼的实力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他们向赛普鲁雇佣的士兵在进攻黑鹿角镇的时候临阵倒戈。

    他思索着,感觉有可能是邦尼的某种能力,也有可能是这些士兵本身出了问题,但无论是哪种因素,都是源自赛普鲁公司的失误。

    “陈先生公司里士兵倒戈这件事,你为什么一概而过?”

    罗本心中一慌,解释道:“这件事……没有遗迹和神职者死亡这两件事重要吧?”

    他突然跪下,趴到加利略腿边,悚然说道:“而且,邦尼没杀我,而是放过了我,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父亲……再给我一个机会,我觉得他没杀我是希望和家族合作,我活着是有用的啊!”

    加利略看着自己这个小儿子,心中失望至极,这是个废物,非但没有在关键时刻去死,还差点把重要的事情遗漏,他让佣人把罗本送回房间,决定找个时间把他送往疯人院的实验台上,而后拨通了刘天昂的电话。

    ……

    ……

    通向幕海州的公路上。

    越野车上,夏启正捧着平板电脑坐在副驾驶位,从罗本眼眸下安放的摄像头将画面反馈过来。

    “玩家们临阵倒戈这件事果然会被奥哈拉家族的人利用起来……这下子有赛普鲁忙活的了。”

    “嘿~”

    夏启按下了引爆罗本脑中自爆装置的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