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几人坐在山顶之上;

‘我等刚才观你精血,又见你功法,你的血脉传承应是不会有错,只是目前你的境界尚低,发挥不出威力而已,待到你将来,经历无边的磨练,说不定你会发挥你祖先三分之一的神威,也说不定。’那红头大汗说道。

‘啥?前辈看看我的血液,都能知道我的先祖是谁?照你说的,我先祖是非常厉害的人物?前辈知晓?’玉春也是一阵惊讶,他一直以来都不晓得村子的来历,只听村长爷爷说过,祖先十分厉害,要世代守护村中的宝物,至于那宝物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两人均以为他是开玩笑,结果见玉春点头道;

‘不瞒前辈,我们生活在一个极为偏远的地方,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已经对于祖上的信息无从考证。’玉春道。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好吧,怪不得你。’两人一想,他们在这里的时间都有几十万年之久了,这些普通人,不过百岁换代,想来说的也不是假话,况且,当初的那段时光,恐怖无边,想来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他们想的那般简单,有血脉传承下来已经是上天眷顾。

‘你的祖先是极为厉害的人物,这点毋庸置疑,只是现在还不到你知晓的时机,知道太多反而会影响你的道心,与你修行不利。’‘该你知晓时,自然会让你知晓。’那黄色瞳孔的大汗道。

两人说话也是极有默契,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打短,而且相互说的都是一件事,很是奇怪的很。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祖先就曾经纵横宇内,罕有敌手,是极为有名的人物,只是,你的祖先据说生来就是无敌存在,我还未曾见过如你这般成长过,哈哈哈,算了,此话甚是无趣。’那黄色瞳孔的大汉说了又觉得无趣。

‘你这套功法,作为宇内最强传承之一,你要是肯下功夫,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会低的。’那红发大汉道。

玉春听得震惊,他早就认识到,自己的功法太过霸道,每提升一重天,竟然会被解体重组,重组后的身体与之前大不相同,经他两一说,自己瞬间明了。

原来自己极有可能,就是为数不多体修者,只是这种修行者极少,因为修行身体而非悟道,被很多术修所瞧不起,认为是野蛮人。

玉春听得认真,‘前辈与我祖先认识?’玉春问道,他的心里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自然认识,这天地间有几人不认识你祖先?算不得奇怪。’黄色大汉道。

‘呼那你们岂不是神?我祖先现在何处?’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既然他们都认识,而他们又都活着,按理说,自己的祖先若真是那样厉害,没有理由不在世间。

‘哎,那时候的天地与现在不同,‘封神之战’改变了一切,你的祖先,也难以逃过这场灭世大战,具体战果如何,我等不知,说来惭愧,为两人就是为了避那场大战而躲在这里。’拿红发大汗摇头叹息道,从话里感觉出,他心中多少有些遗憾,但是面对无畏的生死,谁又能说谁对与错呢?

但是玉春却是脑袋都要炸开一般,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像是傻了一般。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惊奇,我们两人竟然是那个世代的人,还能活到现在?还是说,你觉得我们两人是在瞎说?’那黄色瞳孔的大汗,难得打趣的笑道。

‘这确实难以置信,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二位前辈竟然是那个世代的人,这,但我却相信二位前辈所说。’玉春一脸不知所措道。

这是什么人物?他祖先是什么年代的人物?到现在都传了多少代了?他根本不清楚,他的族谱都三四张兽皮了,每张上面最少都有几百代,这算下来得多久?而且据说他的祖辈记录的并不全,中间很有很多是记录不对,后来子孙不上去的,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已经无法考证。

‘那场大战一定很残酷’玉春默声道。

‘自然,那场大战之后,维持了几百万年之久的洪荒世代终结,迎来了上古,可想而知那场大战的惨烈程度。’那黄色瞳孔的大汗望着远处的天色回忆道。

‘说回正题吧,你的功法虽然现在尚浅,但是境界可以慢慢提升,这指天剑是至刚至阳之物,你的功法同样也是至刚至阳之功,应该与你的功法相辅相成,这是最大的机缘所在,至于能不能拔出,全看天意。’红发大汗转声又道;

‘我相信你能进来这里,绝非是普通的误打误撞,这指天境是指天剑的封印之地,存在的年代久远道上古至尊都不曾知晓,自成一界,无限广阔,以我们目前的境界,尚不能确定它有多大,而且还在无限扩张中。’

‘这跟我进来有什么关系?’玉春不明白他的话。

‘自然有关系,’那黄色瞳孔的大汗说道;

‘自从我们两个进来避祸到现在,只有一个人进来过,但是他并未成功,我想这么久未曾有人进来,定然是宝物择主未有意者。所以,你大有可能会是宝剑的择主之一,被无形的牵引进来。’

‘什么?有人进来过?那人最后定然没有成功。’玉春惊讶。

‘你怎么知道他未成功?’那大汉问道。

‘你不说宝剑还在吗,若是成功,宝剑自己会与主同去,不会留在此地了。’玉春道。

‘嗯,孺子可教也,那人确实没有成功,但是那人却是出去了。’那黄色瞳孔大汉说道。

‘什么?他没有成功却出去了?他是如何做到的?’这是自习最关注的问题,他现在就只想出去救人,别的都可以以后再说。

‘怎么出去我们不知,只是那人年纪轻轻,却也是天纵奇才,十五岁竟然达到了元神境,除了你的先祖,与生俱来的无敌神通,古往今来,还未听说十五岁达到元神境的人物。’大汉继续说道;

‘他前去拔剑,未能成功,后来便进入了焚之海深处,后来有一天,天地间竟然狂风大作,整个焚之海深处的天空竟然破碎了,一天无比巨大的裂痕出现,我们当时还以为是有当年的敌人进来了,后来那人再也没有回来,想来,定然是他得到了大机缘,出去了。’

‘那人是谁?’玉春问道。

‘名曰昊天离。’

‘什么,又是他,’玉春真是意想不到,这人还真是少年奇才,曾在吞识海以四十二个时辰力压玉春的七十二个时辰,又在无助力的情况下,自己出的指天境,当真是了不得的人物。

‘你认得他?’这次两人惊疑道。

玉春摇头,将在吞识海的留字内容说出。两人点头认可,那人却是他们这些年见过的最惊世的天才。

‘所以我说,你应该去试一下,定然会有机会,若是不能成功,再想别的办法也不迟。’那两人异口同声道。

‘前辈说的是,我必须去试一下,只是心中还有点疑虑想请问前辈。’

‘说’

‘二位前辈刚才说,是跟在下先祖一个时期的人物,是自己进来这指天境的,以前辈的大神通,想必通过这指天境难道还不容易?’玉春问道。

‘非也,我们两人的境界,远非你想的那般简单,但这指天境与其他地方不一样,便是能够出去,付出的代价也是相当的大。’红发大汗说道。

‘小子,你不会是想让我们两人将你送出去吧?’那黄色瞳孔大汗冷笑道。

‘却是有此意,前辈既然与先祖相识,照顾一下后人难道不应该?再说这与我来说,或许难如登天,但是对于前辈来说,却不尽然,有何不可。’玉春这时候想拍拍马屁省点功夫,这是最稳妥的办法,既然对方有能力,为何不能援手。

‘想也不要想,这是不可能的,哼。’那黄色瞳孔的大神冷哼道,他那恐怖的眼神流露出的是一股让人心寒的诡异,就连玉春都是打了个冷战,他知道对方真的生气了,这些天来,他大体也了解了两人,从不见他们这般冷意。

‘唉,正是看在你先组的份上,我两才愿意多说这么多,若是换作旁人,莫说是帮他,不杀他就是恩惠了。’那红发大汗叹息道;

‘娃儿莫要怪罪我这对手,我们确实有难言之隐,当年为了避祸,才选择此地隐蔽,你的身份几位特殊,一不下心,就会沾染上你的因果,代价太大。’

那黄色瞳孔的大汗,怒意消散一些道;

‘你不明白,修行到我们这样的境界,与天道关系十分微妙,你的未来如何,我们不能左右,帮你一把就会沾染上你的因果,不知大小,但因果必会相随相伴,就算是在这指天境,也难逃天道轮回。’

‘若是因果真的如此之大,那二位前辈即便不忙,小子也绝不会强人所难。’玉春知对方心意,若是不怕因果,何必多开那场大战?心本来就是想争取,既然对方不愿意,也在他意料之中,他绝不会强人所难。

‘虽然不能帮你沾惹因果,但是送你一个小小的机缘却是无妨。’那红发大汗说道。

‘什么机缘?’玉春眼珠子瞪得老大,这两位是什么人物?说送给自己的机缘,那一定不是小事,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只见那红发大汗一手伸出,朝向焚海方面,五指一抓,顿时形成无边引力,焚海处顿时波涛汹涌,四海沸腾,慢慢的在其手心处,一点一点聚集起深红的的液体金属。

玉春倒吸一口冷气,这等人物当中不是玩笑说说,他已经看出,一手竟然能让深海中的金属聚集在手中,之因为是液体,想来定是利用焚海之热进行了熔炼,这是提起后的金属形态,还未冷却。

那些金属慢慢聚集,如同一个手心那么大块后,那大汉转手朝上,运功改变金属的形态,竟然成了一件金属的衣服。

‘小子伸手滴血一滴。’

玉春照做,血液进去后,大汗一阵运功,‘用心沟通一下试试。’

玉春闭眼用心沟通这件衣服,便是闭着眼似乎亦能见到这衣服,想来定然是他的那滴血,让这件衣服与他能够通明。

心中默念‘穿’,真开眼一看,果然已经在身上,‘脱’再睁开眼看时,那衣服竟然化作一道光,出现在玉春的丹田气海内,漂浮,当真神器无比。

‘我等当年都曾受你先祖的恩惠,虽然不能帮你出去,送你这件外衣却是无妨,这是焚海中最纯净的暗金熔炼而成,乃是绝顶神材,水火不侵,刀枪不入,除此之外,还能幻化形态,你可以日后可以自己重新炼制。’

‘多谢前辈,如此珍贵的大礼,小子没齿难忘。’玉春真诚谢过。

对方不愿意战斗,就连送的宝物都只能防御,可见他们确实没有争斗的心思,但是玉春依旧真诚谢过,这等神物,他知道珍贵。

‘你祖先当年却是带我们不薄,对我们恩惠慎重,但我等已然没有于世争斗的心思,还望理解,今日我也送你一物,就当是对你先祖的回报了。’那黄色瞳孔的大汗道;

‘前辈无需如此,想来如今过去无尽岁月,当初我先祖也非是图报答之人。’玉春一见另一个又要送,心里乐开了花,可是嘴上还得客气两句不是。那大汉微微一笑,也不说些什么。

那人如法炮制,伸手一抓,掌心中出现一物,竟是一个黑色的戒指,递到仔细手中道;

‘我这倒是谈不上机缘,只是我身无他物,只能送你此物而已。

但是玉春已然相信,既然大神所送,定然不是凡品。

只是这个戒指从外面看,黑乎乎的,别说好看,简直难看,戒指很薄,很重,不知道是用何物制成,上面有两个字,只是这个玉春却不认识,来回翻腾下,玉春依旧没有觉得这个戒指有什么忒别之处。

那大汉笑道;‘这戒指乃是当年,你的先祖赠送与我的,他说这是他偶的之物,算不上贵重,我便带在身边,这么多年来,这个戒指却是没有见过什么神效,只有容纳功能,算是个容器吧,里面的空间异常大,若是还有的话,这个戒指非常的坚硬,就连这焚之海的地融之炎都不能损坏。’

‘那也算是异常的珍贵了,多谢前辈。’玉春多少有些失望,但是又不敢骂出来,说普通还真是够普通的,一点用处都没有,这人真是

‘这既然是你先祖留下,我再送你,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带上吧,此物无需滴血认主,带上即刻。’那大汉说道。

玉春照做,带上戒指,元神一沉,瞬间出现在戒指的空间内,还真是巨大无比,四面八方连一个墙壁都没有,就连玉春,都是站在虚空之中,感觉无比真实,心念一动,玉春便退了出来。

‘行了,该了解的都了解了,你也该动身了,上去试试吧,若是不行,再另谋他法。’那人说道。

‘多谢两位前辈如此厚爱小子,若是以后哎哎哎’玉春还未说完,那红发大汉一挥衣袖,玉春竟然就被送上了那数万丈高的巨大山峰之上。

‘这小子,当真啰嗦的不行。’

‘而且竟是瞎话连篇。’哈哈哈。

‘你说他可有机会?’红发问道。

‘自然,我认为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有机会,只是到现在才进来两个而已。’黄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