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侧躺着的慎二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女魃那没有任何瑕疵的精致脸庞,以及忽闪忽闪仿若星辰般闪耀的一双大眼睛。

  两人隔着只有大约五六公分的距离四目相对,慎二能捕捉到对方脸上的任何细节,会说话的长睫毛,微张的红唇……

  女魃有些干燥的温热吐息扑面而来,淡淡的体香也不受控制地钻入慎二的鼻子里…

  当然,这并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对方此时的打扮……竟然是吊带!!

  这个时代都有这种东西了吗!

  话说对方究竟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

  慎二心中狂吼,同时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眼睛不乱瞟(只盯着一处),生怕压抑不住内心火热作出一些有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蓝头发蓝眼睛的人。”

  说着,女魃下意识地伸手就要抚摸慎二自己也有些不爽的蓝色海带头。

  看着被挤压,伴随着女魃伸手暴露的越来越多的胸口,慎二赶忙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华夏人不渣华夏人并迅速坐起身来。

  手抓空的女魃一愣,随即也坐起身来。

  “你怎么了?”

  “没事,我不睡了。”

  “为什么?”女魃疑惑地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身边有人的话我睡不着。”

  “哎?好奇怪的习惯。”

  慎二没有再搭话,而是抬起头看向了还没有被现代化污染,极为清澈的夜空。

  繁星装点,宁静祥和。

  没有白色光圈,也意味着人理烧没有进来,也或者是神州自身将人理烧隔绝在外。

  这一刻,不知怎么的,慎二没由来地想起后世的华夏——被世界上绝大多数人誉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

  这个时代也差不多,你别想烧进来!

  如果人理烧却跟神州大地都会说话的话,大概就是这样式的——

  人理烧:神州大大,人家想…

  神州:爬。

  人理烧:好嘞大大!再见大大!

  一股安全感与自豪感,油然而生。

  “喂,看够了没有?”

  收回思绪的慎二面无表情地看着就在刚刚,又挪到自己面前,又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吊带儿女生。

  “你的眼睛里,有星星在闪烁!”

  闻声,慎二显露出几分无语。

  “这叫映射!是天上星星的映射而已!”

  “但是这样看,比直接看星星好看。”

  说着,女魃重新挪回了慎二一旁,抱着膝盖,将脸贴在膝盖上,侧着脸,带着几分惊喜与好奇,一动不动地注视慎二的侧脸。

  “这种事换做任何人都一样的。”

  慎二随口说,虽说感觉刚刚的那句话就像是被撩了一样,但是也知道这姑娘只是太过实诚无意识地说出来的,所以不算撩。

  女魃轻轻地摇摇头,咧着嘴轻轻一笑。

  “不,从你眼睛里看到的最特别。”

  这要是普通的男人的话,可能就因为这么两句直接沦陷了,但是慎二不同,这种话自己以前为了骗小姑…咳咳!为了不上当受骗专门学习过,所以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当然,即便是没有动心,慎二也觉得被这小姑娘无意识地撩了这么多下,而自己无动于衷也真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乎,慎二决定反击一把。

  “你也是……”

  看着侧过脸来,轻声地说了这么一句的慎二,跟对方那温和的双眼对上眼的女魃莫名觉得脸颊上有些烧得慌。

  尤其是心跳,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加快。

  看着红了脸,下意识地开始躲闪起眼神的女魃,慎二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哄p…咳咳,这么撩一个处世不深的小姑娘好像有点儿过分,所以旋即又道。

  “这片夜空,映射在任何人眼里的模样都会因为眼睛的不同而不同。换言之,每个人都是特别的,只要细心观察的话,就一定能发现每个人的独一无二。”

  慎二企图通过这些毫无营养的鸡汤,让这位自己前世今生中唯一能打满分的姑娘忘记刚刚的那句话与心动感觉。

  不过……

  “我…我困了。”

  女魃瞬间侧着身子躺下,同时磕磕绊绊地说,说罢,还假装不经意的向着身后的慎二靠了靠。

  看着女孩儿那轻轻扬着的写满了某种满足的嘴角,觉得自己可能一不小心做了一件伤天害理事情的慎二开始在心里默默忏悔。

  “我没有别的意思哦,你别误会!”

  女魃闭着眼睛还口:“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也别误会。”

  看着嘴硬的女魃,慎二心里感慨,在这个时代,一个人是否是言不由衷这种事真的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你…你真不睡吗?”

  女魃又问,同时右手伸向身后,轻轻地捏着住了慎二的衣角。

  “那…那你别跑,我一个人睡会害怕。”

  所以说为什么那位父亲那么过分?

  看着躺在一侧的女孩儿,慎二的心中疑惑至极,这么乖的女孩儿,那位父亲为什么要那么狠心地逼她离家去另一个地方?

  也太过分了吧!

  这要是自己,一定会将她宠成公主!

  “嗯,放心吧,今晚我不跑。”

  慎二随口说了这么一句,捡起一片柴火扔进了面前火势变小的篝火中。

  同一时间,听过这句话的女魃,莫名感到了几分安心,精神也随之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品尝着某种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的沁入心田的微甜,女魃渐渐地沉入梦乡……

  清晨。

  从睡梦中醒来的女魃,睁开眼睛后第一件事就是起身转头寻找慎二。

  在看到空无一人的身侧位置,以及除了自己再没有其他人的“营地”,难以名状的委屈与失落攀爬上了女魃的心头。

  “你这一大早感伤个什么劲?”

  闻声,正抱着膝盖陷在某种低气压中的女魃瞬间抬起头来,看向了正提着一只一人大小的褪完毛处理干净的“鸡”走来的慎二。

  惊喜与喜悦,替代了之前的消沉。

  “我…我才没有因为你不在而感伤呢!”

  慎二:……

  也太戳了吧!真的好想带回去啊!

  一定会是又乖又听话又粘人的那种!

  当然,慎二只是想想而已。

  ……

  早饭结束,狠下心的慎二提出告别。

  而有些出乎慎二预料的是,对方竟然非常淡定地接受了!没有任何留恋,就那么稀松平常地接受了!

  不过……

  “不是说好分道扬镳吗?你干嘛老跟着我?”

  慎二停住脚步,面无表情地看向身后。

  “我只是也去这个方向而已!”

  女魃也停住脚步,别着脸振振有词。

  慎二:……

  怪不得能接受,敢情是这个打算!

  沉默了好一会儿,慎二直接右转,径直而去,同时摆了摆手。

  “不好意思,其实我的方向是这边。”

  “好…好巧啊!我也准备往这边走的!”

  女魃嘴硬地道,赶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而原本只用散步一般的速度行进的慎二,突然就开始加快脚步,百米十秒…百米九秒…八秒…七秒…六秒…五…四……

  慎二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却并没有就这样甩开女魃,对方依旧紧追不舍,还能随时随地保持跟自己一样的速度!

  ……

  一整个上午,都在这样的追逐中度过。

  中午时分,带着女魃绕了一个大圈的慎二回到了原来的营地,稍微休息了下便开始打猎生火做饭。

  女魃一直跟在一旁,但是装作是跟慎二完全不相关的两路人,直到午饭煮好……

  嗅了嗅挺翘的小鼻子,女魃暗地里吞咽起口水,不过因为此刻是两路人的关系所以用力地别过脸,表面上尽量装作不在意。

  捕捉到对方脸上一些细微的神态变化的慎二,对于对方的心思基本了若指掌,不过也并未在意,而是大方地盛了一大碗递到了其的面前。

  “吃吧,你的口水都快流进我锅里了。”

  没错,女魃在不知不觉中将位置一点点地移动到了锅前……

  俏脸一红的女魃刚想拒绝,身体的本能却促使一双手接下了慎二递来的碗筷。

  ……

  一锅肉,一锅米,基本上全都进了女魃的肚子里。

  对于这种事不太想浪费时间的吐槽的慎二,在午饭过后丢给了女魃一张自己通过一路上的探索绘制的简易地图。

  “能跟上我上午的速度,就说明你也不是普通人,地图上我标注了我一路上所遇到的所有人族部落的位置,以及最安全的到达那些部落的路线。

  虽然不知道你是属于其中那个部族的,但是按照你的本事,只要按照路线图走,不出什么大意外基本都能安全回家。”

  看着手中的奇怪地图,听着慎二的话,女魃一脸的疑惑。

  “总之,该正式分别了。”

  慎二缓缓起身,随后向着女魃笑笑。

  没错,慎二上午并不是单纯地在溜对方玩儿,更多的是在测试对方。

  一个上午的测试让慎二明白对方不似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其余的虽然不清楚,但是在速度这一栏上,保底为A!

  至于为什么只有A,因为慎二用尽全力跑起来的速度只有A,而对方能轻轻松松黏着自己跟上自己的速度。

  “什么…意思?”

  女魃眨了眨疑惑的大眼睛。

  “字面意思,再见了。”

  慎二摆了摆手,紧接着,女魃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手绘羊皮卷地图,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不过却也丝毫不慌。

  对方的速度,自己是能够跟上的!

  ……

  气息遮断,是一个很好用的技能。

  现在,躲在一棵树后的慎二,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的,竟然真跟上了使用了一次缩地成寸的自己却勿以为跟丢了的正四处寻找自己的女魃,由衷地这么觉得。

  一脸焦急的女魃,正四处寻找着慎二的身影,不过却怎么也找寻不到。

  “怎么会跟丢的…”

  仔仔细细地找寻了一番却没有找到慎二身影的女魃误以为自己跟丢了,所以有些焦急,想要继续追却担心方向不对。

  既然这样的话,就挨个儿方向寻找!

  把所有有人的部落都找一遍,就不信找不到!

  女魃心里打定了主意,而后便向着某个方向以极速飞了过去。

  直到对方的身影以超过时速五百公里的速度彻底消失不见,慎二才从树后走出来。

  同时,慎二也觉得自己先前的担心有些多余。

  在这样的自己若是不注意可能就会窒息的灵气海洋中能以这种速度飞行的人,只要不遇到一些隐世存在或者魔神,大概是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的,大概。

  至于女魃所拥有的高规格神性,则是被慎二华丽的忽视了,毕竟,在这个时代,一分神性也没有的也就只有普通人而已。

  当然,即便是普通人,若是往上翻家谱的话,也都是半神(女娲造的天地间第一批人)的血脉。

  收回飘散的思绪,慎二转身离去。

  两天后的黄昏。

  被后世称之为华夏第一神山、万柤之山同时也是华夏龙脉之祖的昆仑山脉,慎二正小心翼翼地潜行着。

  这是出去的必经之路,就是想要绕行也找不到可以绕行的路。

  根据慎二对于世界地图的理解,在上午经过长江尽头的自己,此刻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快到了现代华夏版图的边界。

  不过因为随处可见的神代空间应用,导致此刻稍微有些拿不准准确地点。

  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自己实际上所赶的路程,早已经超过了现代华夏最东端与最西端的距离,足可见神代神州地缘之辽阔!

  一望无际的雪山,让慎二一直悬着的心稍稍地放了些,至少肉眼上看,并没有看到什么西王母的宫殿,继续向前是安全的。

  一路上,慎二都在贴着边缘走,生怕一个不注意钻进各路大神的地盘,唯恐引起别人的不快。

  可能是小心加运气的缘故,一路上,慎二除了之前的女魃外,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拥有伟力之人。

  ……

  夜间。

  「宿主,翻越下一片丘陵,便能抵达结界边缘。」

  闻声,慎二一屁股坐了下来,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慎二是真没想到竟然这么远,即便不说那些空间的应用,只按照现代地图来讲,此刻自己的位置也应该是阿富汗地区!

  自己从河南地区,硬生生地跑到了阿富汗地区!再加上远远超出这个距离的因为空间展开与折叠应用而多走的路程……

  自己走了少说也有两万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