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是,是,我会遵从伟大的大角鼠的教诲。”

    埃斯基不再说话,露出自己的脖子对“灰先知”展示着自己的忠诚。

    直到眼前的混沌能量,归于平静,工程术士才依靠瞬间移动离开了这条通道。

    一尾巴抽在身边的岩壁上,埃斯基尾巴上的鳞片都掉了下来。

    工程术士意识到,他的确犯蠢了,神灵的视角里,是没有时间的概念了,既然未来已经发生,就意味着现在注定会发生。

    大角鼠!

    看来影响大角鼠失去神职的计划,一开始就已经破产了。

    必须走上对抗大角鼠的道路。

    学习纳加什,将这整座跛子峰的次元石的能量都融入自己的身体,也许就能……

    工程术士渐渐压下自己的思想,避免其被自己的神灵探听到。

    或许,祂已经探听到了?

    每天都有无数的鼠辈算计自己神灵,也许,不太有所谓?

    ==暂未写完,半成品,抱歉,但是两点以前就会写完。关系到本书解封。对不住了。

    ==暂未写完,半成品,抱歉,但是两点以前就会写完。关系到本书解封。对不住了。

    ==暂未写完,半成品,抱歉,但是两点以前就会写完。关系到本书解封。对不住了。

    ==暂未写完,半成品,抱歉,但是两点以前就会写完。关系到本书解封。对不住了。

    ==暂未写完,半成品,抱歉,但是两点以前就会写完。关系到本书解封。对不住了。

    ==

    “我们先回地下……”

    “这里,发生了什么?”

    ==

    “伊克利特领主。”

    “他一个人弄坏了五百多个骷髅。”

    “但你……”

    “没想到,你比我更强,未成年的工程术士。”

    “我们回去再说这些。”

    ==

    “好了,现在回到了我们的窝里,埃斯基.伊沃,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我当然没有要强迫你的意思。”

    “解释什么?我能干掉这么多的骷髅,上一次对战纳加什的时候,却不出手,只用那两门火炮?”

    “还是说,我要解释,为什么不向你们说清我是怎样的。”

    “我已经在尽力表现得和一般得斯卡文一样了,你们也不需要知道你们不应该知道的。”

    “这座山。”

    “当然,当然,这座山,在战争结束后,一定会是你的。”

    “我不会抢夺你该有的东西,我需要其中的次元石,也会以我们史库里氏族惯有的形式。瑞凯克和我没有冲突的可能。”

    “维特里克呢?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维特里克,大工程术士,他在史库里氏族内部的等级比我要高,但是,他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那门喷火器的损失,不是他短时间能够补充上的。”

    “我倒想知道,你们怎么对付从前的营区最高议会,尤其是特拉布大工程术士?”

    “有用的议员,比如滑溜氏族,还有诸如此类的我会处理,你们史库里氏族的事情,就由你处理,你看怎么样。”

    “我,我不希望我来处理。史库里氏族一向和睦,不爱内斗。”

    “能政治解决,就政治解决,不要打打杀杀。”

    “史库里氏族一向可以得到一个地区,第一议员的席位,让我做第一议员,怎么样?”

    “我反对。”

    “埃希里加?”

    “特拉布必须死,我可以补偿500枚次元币。”

    “一个大工程术士,可远远……”

    “我当然知道,算我欠你个人情。”

    “你的人情……我从一个奴隶贩子那里得到消息,可以相信你的道德,对比其他斯卡文来说。”

    “不过,也别什么人情了,替我杀三个人。”

    “杀谁?”

    “没想好,总之不会是总工程术士,或者其他过强的对手,我只是不想脏手。”

    “所以让我做脏活?”

    “别这么说,我可期待以后,我们长期合作呢,史库里氏族的东西,可是好东西,别人连买的资格都没有,我可没有我的同胞们黑心。”

    ==

    “埃斯基,你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吧?”

    “我当然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但是,斯塔登已经死了,我是战争议会的预备议员。”

    “”

    ==

    “抄书的?!你还没死!”

    “是的,我亲爱的主人,我回来了。”

    ==

    “我们先回地下……”

    “这里,发生了什么?”

    ==

    “伊克利特领主。”

    “他一个人弄坏了五百多个骷髅。”

    “但你……”

    “没想到,你比我更强,未成年的工程术士。”

    “我们回去再说这些。”

    ==

    “好了,现在回到了我们的窝里,埃斯基.伊沃,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我当然没有要强迫你的意思。”

    “解释什么?我能干掉这么多的骷髅,上一次对战纳加什的时候,却不出手,只用那两门火炮?”

    “还是说,我要解释,为什么不向你们说清我是怎样的。”

    “我已经在尽力表现得和一般得斯卡文一样了,你们也不需要知道你们不应该知道的。”

    “这座山。”

    “当然,当然,这座山,在战争结束后,一定会是你的。”

    “我不会抢夺你该有的东西,我需要其中的次元石,也会以我们史库里氏族惯有的形式。瑞凯克和我没有冲突的可能。”

    “维特里克呢?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维特里克,大工程术士,他在史库里氏族内部的等级比我要高,但是,他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那门喷火器的损失,不是他短时间能够补充上的。”

    “我倒想知道,你们怎么对付从前的营区最高议会,尤其是特拉布大工程术士?”

    “有用的议员,比如滑溜氏族,还有诸如此类的我会处理,你们史库里氏族的事情,就由你处理,你看怎么样。”

    “我,我不希望我来处理。史库里氏族一向和睦,不爱内斗。”

    “能政治解决,就政治解决,不要打打杀杀。”

    “史库里氏族一向可以得到一个地区,第一议员的席位,让我做第一议员,怎么样?”

    “我反对。”

    “埃希里加?”

    “特拉布必须死,我可以补偿500枚次元币。”

    “一个大工程术士,可远远……”

    “我当然知道,算我欠你个人情。”

    “你的人情……我从一个奴隶贩子那里得到消息,可以相信你的道德,对比其他斯卡文来说。”

    “不过,也别什么人情了,替我杀三个人。”

    “杀谁?”

    “没想好,总之不会是总工程术士,或者其他过强的对手,我只是不想脏手。”

    “所以让我做脏活?”

    “别这么说,我可期待以后,我们长期合作呢,史库里氏族的东西,可是好东西,别人连买的资格都没有,我可没有我的同胞们黑心。”

    ==

    “埃斯基,你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吧?”

    “我当然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但是,斯塔登已经死了,我是战争议会的预备议员。”

    “”

    ==

    “抄书的?!你还没死!”

    “是的,我亲爱的主人,我回来了。”

    ==

    “我们先回地下……”

    “这里,发生了什么?”

    ==

    “伊克利特领主。”

    “他一个人弄坏了五百多个骷髅。”

    “但你……”

    “没想到,你比我更强,未成年的工程术士。”

    “我们回去再说这些。”

    ==

    “好了,现在回到了我们的窝里,埃斯基.伊沃,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我当然没有要强迫你的意思。”

    “解释什么?我能干掉这么多的骷髅,上一次对战纳加什的时候,却不出手,只用那两门火炮?”

    “还是说,我要解释,为什么不向你们说清我是怎样的。”

    “我已经在尽力表现得和一般得斯卡文一样了,你们也不需要知道你们不应该知道的。”

    “这座山。”

    “当然,当然,这座山,在战争结束后,一定会是你的。”

    “我不会抢夺你该有的东西,我需要其中的次元石,也会以我们史库里氏族惯有的形式。瑞凯克和我没有冲突的可能。”

    “维特里克呢?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维特里克,大工程术士,他在史库里氏族内部的等级比我要高,但是,他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那门喷火器的损失,不是他短时间能够补充上的。”

    “我倒想知道,你们怎么对付从前的营区最高议会,尤其是特拉布大工程术士?”

    “有用的议员,比如滑溜氏族,还有诸如此类的我会处理,你们史库里氏族的事情,就由你处理,你看怎么样。”

    “我,我不希望我来处理。史库里氏族一向和睦,不爱内斗。”

    “能政治解决,就政治解决,不要打打杀杀。”

    “史库里氏族一向可以得到一个地区,第一议员的席位,让我做第一议员,怎么样?”

    “我反对。”

    “埃希里加?”

    “特拉布必须死,我可以补偿500枚次元币。”

    “一个大工程术士,可远远……”

    “我当然知道,算我欠你个人情。”

    “你的人情……我从一个奴隶贩子那里得到消息,可以相信你的道德,对比其他斯卡文来说。”

    “不过,也别什么人情了,替我杀三个人。”

    “杀谁?”

    “没想好,总之不会是总工程术士,或者其他过强的对手,我只是不想脏手。”

    “所以让我做脏活?”

    “别这么说,我可期待以后,我们长期合作呢,史库里氏族的东西,可是好东西,别人连买的资格都没有,我可没有我的同胞们黑心。”

    ==

    “埃斯基,你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吧?”

    “我当然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但是,斯塔登已经死了,我是战争议会的预备议员。”

    “”

    ==

    “抄书的?!你还没死!”

    “是的,我亲爱的主人,我回来了。”

    ==

    “我们先回地下……”

    “这里,发生了什么?”

    ==

    “伊克利特领主。”

    “他一个人弄坏了五百多个骷髅。”

    “但你……”

    “没想到,你比我更强,未成年的工程术士。”

    “我们回去再说这些。”

    ==

    “好了,现在回到了我们的窝里,埃斯基.伊沃,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我当然没有要强迫你的意思。”

    “解释什么?我能干掉这么多的骷髅,上一次对战纳加什的时候,却不出手,只用那两门火炮?”

    “还是说,我要解释,为什么不向你们说清我是怎样的。”

    “我已经在尽力表现得和一般得斯卡文一样了,你们也不需要知道你们不应该知道的。”

    “这座山。”

    “当然,当然,这座山,在战争结束后,一定会是你的。”

    “我不会抢夺你该有的东西,我需要其中的次元石,也会以我们史库里氏族惯有的形式。瑞凯克和我没有冲突的可能。”

    “维特里克呢?你准备怎么处理他?”

    “维特里克,大工程术士,他在史库里氏族内部的等级比我要高,但是,他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那门喷火器的损失,不是他短时间能够补充上的。”

    “我倒想知道,你们怎么对付从前的营区最高议会,尤其是特拉布大工程术士?”

    “有用的议员,比如滑溜氏族,还有诸如此类的我会处理,你们史库里氏族的事情,就由你处理,你看怎么样。”

    “我,我不希望我来处理。史库里氏族一向和睦,不爱内斗。”

    “能政治解决,就政治解决,不要打打杀杀。”

    “史库里氏族一向可以得到一个地区,第一议员的席位,让我做第一议员,怎么样?”

    “我反对。”

    “埃希里加?”

    “特拉布必须死,我可以补偿500枚次元币。”

    “一个大工程术士,可远远……”

    “我当然知道,算我欠你个人情。”

    “你的人情……我从一个奴隶贩子那里得到消息,可以相信你的道德,对比其他斯卡文来说。”

    “不过,也别什么人情了,替我杀三个人。”

    “杀谁?”

    “没想好,总之不会是总工程术士,或者其他过强的对手,我只是不想脏手。”

    “所以让我做脏活?”

    “别这么说,我可期待以后,我们长期合作呢,史库里氏族的东西,可是好东西,别人连买的资格都没有,我可没有我的同胞们黑心。”

    ==

    “埃斯基,你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吧?”

    “我当然没有背叛史库里氏族,但是,斯塔登已经死了,我是战争议会的预备议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