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厚重乌云中,上百道雷蟒电蛇间歇跳跃,眨眼间便汇集于一点。

  轰隆——

  扭曲暴烈的雷霆直噼而下,正落在鬼锹头顶。

  耀眼光芒令在场所有人都下意识地眯起了双眼,不敢直视天穹之威。

  十数息过后,雷电强光终于散去。

  脸色苍白、单膝跪地的隋奕慢慢站了起来,她手里还紧紧攥着属于何繁霜的长剑,浑然没有察觉自己的虎口仍在不断淌着血。

  前方不远处,鬼锹保持着昂首抬头的姿势,

  他从脸庞到手脚,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成了焦炭,令人联想到炉火烈烈燃烧后残余的木炭。

  手中砍刀表面闪烁着电光,滋啦滋啦作响,

  卡察。卡察。

  伴随着一系列细碎而密集的响声,

  在隋奕与何司平惊愕不敢置信的目光中,

  鬼锹体表的焦炭片片掉落,他抬手抹过脸庞,像是撕去老皮一般,扯下炭化皮肤,露出颜色苍白、夹杂着血丝的肌肉。

  “这就是你们的底牌?巡云境的雷击术?”

  鬼锹缓缓说道,腹部的巨口裂开来,从中吐出一截粗长舌头,将砍刀上的残余电流吸食殆尽。

  “威力不错,可惜,用错地方了。”

  他狞笑着扭了扭脖子,爆喝道:“吞天!噬地!”

  嗡——

  腹部巨口张开到极限,制造出的强烈吸力,直接卷起周遭破碎石材、枯枝落叶,涌入巨口之中。

  鬼锹的肚子,就如同无底洞一般,吸纳着一切。

  方才被何司平用泥潭术困在地上的商队众人中,距离鬼锹最近的几人,直接被吸摄狂风撕裂了皮肤、肌肉,只剩血淋淋的骨架。

  位于吞天噬地中心的何司平与隋奕,首当其冲被吸力命中,

  何司平用泥绳术牢牢捆住自己的手脚四肢,将自己固定在原地,竭力抵抗。手掌一挥,再放术法,在泥潭中掀起波浪,将突厥商队远远推到后方。

  隋奕则将长剑刺入土地,同时身形竭力朝剑光转换,试图飞遁逃离。

  然而吸力实在太强,与鬼锹的距离仍在一点一点缩短。

  远在雷云之上的申屠宇分出心神,手指扫向同罗城,剑气跨越漫长距离,拦截在隋奕与鬼锹之间,

  短暂阻碍吸力的扩散,让隋奕能够远遁逃离。

  “敢在这个时候分心?!”

  看见对手分神的猿叟暴怒大吼,一剑刺向对方脸庞,锋锐剑气在申屠宇留下一道深邃伤痕。

  申屠宇一记青云剑气荡开猿叟,来不及拂去脸颊上滴落的血水,再次陷入鏖战之中。

  一刻钟的时间,快到了。

  申屠宇面无表情,内心却难以抑制地升起焦急情绪。

  他能在冥冥中感觉到,突厥和太皞山的修士正在紧锣密鼓地朝同罗城方向赶来,其中不乏好手。

  猿叟的剑学修为不在自己之下,短时间内难分胜负生死。

  自己身为烛霄剑宗,完全可以荡开猿叟,在包围网形成之前,身化剑光远遁千里,

  但下面的何司平他们怎么办?

  何况,这次他们还背负着医治可汗、消弭战争的任务...

  ————

  “你在这里待着,我去帮忙。”

  何繁霜抿了下嘴唇,将李昂放到尚未被战斗波及的巷弄角落。

  啪。

  李昂拉住了何繁霜的衣袖,捂着胸口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格外认真地对何繁霜说道:“你相信我么?”

  何繁霜眉头微皱,“如果不相信你,那天在列车之上,我就不会披上新娘盖头。”

  “好。”

  李昂踏步走出巷弄,来到大街之上,举起辉光弩朝鬼锹扣动扳机。

  砰!

  光球迸发,鬼锹身躯未动,手臂勐地抬起,凭空捏爆光球。

  他扭头看向李昂,脸上惨白肌肉正在随着时间推移一点一点复原,宛如画卷中走出的妖魔。

  “喂!”

  李昂放下辉光弩,朝鬼锹竖起中指,大喊道:“再你妈的见!”

  他喊得极为大声,在巡云初境的修为,这句粗鄙之语响彻了半座同罗城。

  包括何司平、隋奕在内,所有人都因为这句粗鄙之语,动作稍稍一顿。

  “诶呀,说藏话了。”

  李昂咧嘴爽朗一笑,下一秒,启动任意门,身形消失于原地。

  距离同罗城十里的密林中,凭空浮现李昂身影。

  他扶着树干,平稳了下呼吸,目光冷冽,朝天空扣动了辉光弩扳机。

  休——

  光球飞向高空,在云端中爆裂炸开,溅落漫天光雨。

  “这样,就能看得见了吧?”

  李昂将辉光弩放回背上,蹬踏地面,借风飞行。

  他向着同罗城的西北方奔逃,那里也是突厥王庭的方向。

  ‘时间不多了。’

  李昂眯起双眼,感受着狂风在耳畔呼啸而过,急速思考着。

  申屠宇与猿叟僵持不下,何司平、隋奕二人又难以抵挡鬼锹——后者不仅仅是武道宗师,同时还与异类妖魔融为一体,

  即便何繁也是巡云境,能在一旁帮忙,

  但必须考虑到,同罗城里还潜伏着修为未知的鸦九。

  仔细回想之前几次碰面,鸦九境界绝不下于隋奕。

  ‘久战不下,太皞山和突厥的修士即将赶到这里,再想像原本制定的计划那样,悄无声息潜入王庭,治好可汗,已经不可能。

  甚至,如果撤离晚了,所有人都会有性命之危。’

  ‘昭冥一定是在虞国高层安插了内奸,得知小队的任务,特意在同罗城拦截,阻止我们救治可汗,借此机会扩大战争。’

  ‘假设他们神通广大,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可汗?或者将消息泄露给那位突厥权相?让他动手?’

  “可能的原因有很多,也许是他们没能渗透到突厥高层,也许是可汗营帐被太皞山的人看着,昭冥的人没机会动手。”

  ‘不管什么原因,唯一保全何繁霜他们性命,甚至保留继续完成任务希望的办法,就是自己利用任意门,离开同罗城。’

  ‘这次任务的中心是我,只有我有能力医治可汗,猿叟、鬼锹、鸦九他们也知道这一点。’

  《最初进化》

  ‘他们不会冒着风险,让我有机会潜入突厥王庭,治好可汗。必然会想尽办法阻止。’

  ‘也就是说...’

  李昂回首望去,只见后方密林树木根根折断,迸溅无数木屑残渣。

  不知何时,鬼锹已追了上来。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