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末,永远是令人心情愉悦的日子,积攒了五天的疲惫与压力在这一天都可以尽情的释放出来,可以毫无负担的睡个懒觉,可以赖掉一顿早饭,可以彻彻底底的收拾一下自己和房间,可以美美帅帅的出去嗨皮一整天,整个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仿佛获得了新生一般的畅快。

    湛蓝的天空没有一片云朵,阳光毫无阻碍的照射下来,把周边的一切都烘得暖暖的。冬日里很少有这样的天气,又赶上周末休息的好日子,即便空气还是那么的冷冽,依然挡不住人们出行的脚步。

    辉宁东路一家比较偏僻的奢侈品店里,一个年纪不大的男生正在一排排展柜间流连。

    男生长的高高大大的,身材比例非常的完美,看起来像个模特,他上身穿着一件棒球服,下身是一条牛仔裤,头上戴着个棒球帽,脑后露出一些浓密黝黑的发丝,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休闲。

    此刻,他正被一个猫耳朵样式的眼镜吸引着,拿在手里仔细看了半天,戴上试了试又摘下来,反复了两次之后最终又放了回去,白净细腻的脸颊随之鼓动了两下,似乎觉得有点儿可惜;他的睫毛又密又长,忽闪间犹如蝴蝶展翅,嵌在中间的眸子有黑又亮,整颗眼睛看上去毛嘟嘟的,有点乖巧,又有点迷离似的性感。放下那副眼镜,他的视线继续在一件件精致奢美的商品上一扫而过,可是,好像再没有一样东西能入得了他的眼。

    他的身后跟着一男三女,男的年龄在三十上下,长相平平,身材倒是挺好,穿戴上也很时髦,背着个限量款的单肩包,手臂上搭着一件长款的白色羽绒服,嘴里嚼着口香糖,左顾右盼的一脸的不屑。

    三个女的穿的都是统一的天蓝色制服,头发整整齐齐的盘在脑后,一看就是店里的服务员。此刻三个人都在那儿做捧心状,眼睛里泛着奇异的光,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六只脚迈着小碎步,想靠近点儿又害怕,离得远心里又痒痒,就只能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强压着喉咙里想要发出的尖叫。

    背着单肩包的男人看了看手表,轻声的说道:“小屹,时间差不多了啊,还得赶下一个通告呢。”

    “我都说了我不去,你怎么还提?”睫毛精男孩有些愠怒的回应道。

    “这次的电影尚品集团是出品方,和以前的赞助商不一样,人家请你去参加新公司的开业典礼是给咱们露脸的机会,你可不能糊涂啊?”男人循循善诱的劝道。

    睫毛精男孩又站到了摆着那副猫耳朵眼镜的展柜前,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我要知道出品方是尚品集团我都不演!以后凡是他候家参与的事儿都别再让我沾边儿!”

    短短的两句话,每个字仿佛都带着怨恨,尤其是“尚品集团”和“候家”这六个字,好像是咬了一口又嚼碎了才吐出来。

    男人急忙回头瞅了瞅那三个服务员,好在她们还在犯花痴,并没有太在意单屹说了什么,而他也不敢再继续招惹他,他可害怕这小子再说些能上头版头条的言论来,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这个小小的经纪人,“行,那你继续看吧。”

    方丁非常的无奈,单屹这孩子哪儿哪儿都好,就是脾气太倔,他要是不想干的事儿,阎王老子来了也不好使。尚品集团要是拉好了关系那是多好的一座靠山啊,人家主动递来了橄榄枝,这小子呢硬是不接,有多少人挖空了心思想要靠上去,可他呢?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大好的机会,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方丁几次看表,心里着急的不行,估摸着单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就是不准备去了,去不去的他也没辙,该劝的也劝了,道理也讲了,说不通有什么办法。就在这时,店里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小青年带着五六个壮汉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冲着里边儿阴阳怪气的道:“单大艺人架子可真大啊,时间都快到了还在这儿玩儿呢?”

    三个女服务员一看这架势,也不敢跟在单屹身后追星了,急忙找个角落躲到了一边儿。

    方丁回头一看来人,急忙堆起笑脸儿迎了上去,“候少,什么风把您吹这儿来了?”

    “哼”,来人冷哼了一声,一点儿没把这个著名的经纪人放在眼里,“方丁,不是我说你,你这个经纪人当的是太不专业,自家艺人不懂事儿,难道你也不懂事儿吗?”

    来人和单屹的年龄差不多,比方丁明显小了不少,但他却一点儿面子不给方丁留,说话的口气更像是教训自家的手下。

    方丁心里虽然不高兴,面上却没有表露半分,娱乐圈并不是个好混的职场,他能占领一席之地并小有名气,可不是光靠一张嘴说出来的。

    “哎呀,候少说的是,是我办事不利索,可是这时间不还没……”

    “候得胜,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方丁的话刚说到一半儿,单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后,鼻梁上架着那副猫耳朵眼镜,那双好看的眼睛透过镜片微微眯着,别有深意的盯着候得胜。

    看见那对儿猫耳朵,候得胜条件反射般的急忙躲开了那两道视线,随之小声嘀咕道:“谁欠你钱了?”

    单屹白了他一眼,先没搭理他,他拍了拍方丁的肩头,然后指了指自己戴的眼镜,“把账付了。”

    方丁会意,把衣服交给单屹,然后朝着候得胜点了点头,转身去了收银台,单屹一边穿上羽绒服,一边往前走了几步,“得胜啊,多跟你哥学学,别动不动就把你们老侯家那点儿‘优良传统’拿出来丢人现眼!”说完,他也不给候得胜说话的机会,径直往门口走去,几个保镖看了看他,谁也没敢出手阻拦。

    打开门的时候,单屹突然又回头说道:“还有,以后说我就说我,不许再说我的经纪人!”

    候得胜眉毛跳了跳,一句话也没敢接,眼睁睁的就看着单屹他们坐着车扬长而去了。他不禁在心里咒骂:候旗开呀候旗开,你怎么就阴魂不散呢?你最好这辈子都别出现在我的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