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晚上,徐晓筱和陆洋一起住在盛世公馆。

    陆洋非常向往欧洲杯足球场上的梅开二度。

    他和徐晓筱一直到凌晨一点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徐晓筱被手机闹铃吵醒了。

    她还想再睡会儿,陆洋却积极很多。

    “晓筱,快点起床,飞机要起飞了。”

    “陆洋,你让我再睡会儿嘛。”

    徐晓筱如同小猫咪往陆洋怀里钻了钻,光滑无瑕的胳膊还抱住陆洋。

    陆洋肯定不能让徐晓筱误了航班啊。

    如果不是因为他抽不开时间,肯定会连睡徐晓筱七天。

    今天不能啊。

    陆洋晃着徐晓筱肩膀:“晓筱,你想想你爸妈年纪都大了,其实每年也就见不了几面,以后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徐晓筱轻轻嗯一声。

    陆洋:“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我们要把每一天都当成人生最后一天来度过知道吗?”

    《我的治愈系游戏》

    徐晓筱睁开眼,怀疑的眸子看着陆洋。

    陆洋心里咯噔一下。

    自己这样是不是表现的目的太明显了。

    他反应很快,说道:“等两天,我去羊城接你怎么样?我们一起返校。”

    徐晓筱被陆洋转移了注意力:“真的?”

    陆洋:“真的!”

    徐晓筱伸个懒腰:“好吧,那你亲我一口。”

    陆洋在徐晓筱脸上mua了一口,她才起床收拾自己。

    卫生间里,陆洋和徐晓筱并肩对着镜子刷牙,还做出各种奇怪的表情。

    徐晓筱会把牙膏抹到陆洋脸上。

    陆洋会把洗面奶的泡沫抹到徐晓筱头上。

    十分钟后,陆洋洗漱比较快,他将卧室的卫生打扫了一遍。

    比如地上扔着的卫生纸,还有几个橡胶味的小包装。

    床单也得换,上面跟地图似的。

    二十分钟后,陆洋和徐晓筱拎着垃圾袋下楼了。

    陆洋将垃圾扔到垃圾桶。

    “晓筱,你饿不饿?”

    “有点,我们去吃早点吧?”

    陆洋在徐晓筱脑门弹个脑瓜崩。

    “时间来不及了,我给你买个肉夹馍吧。”

    “早上我不太想吃肉,感觉有点恶心。”

    陆洋听到恶心两个字,不由想到之前徐晓筱刷牙时的干呕。

    这很像是怀孕的征兆啊。

    不会是有了吧?

    之前有过措施,当然也没有过。

    徐晓筱:“我想吃煎饼果子。”

    陆洋让她先上车,自己去给徐晓筱买了煎饼果子和一杯豆浆,还有一个茶叶蛋。

    随后他发动车子离开小区。

    徐晓筱时不时的将煎饼果子递给陆洋让他咬一口。

    陆洋问:“晓筱,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适?”

    徐晓筱:“没有啊,怎么了?”

    陆洋:“你胃口怎么样?”

    徐晓筱不解的看着陆洋:“胃口嘛,就是感觉比以前愿意吃了。”

    她的以前指的是跟陆洋闹分手的那段时间,整个人瘦了好几斤呢。

    最近跟陆洋在一起,总是在吃吃吃。

    从正餐到小吃,从美食到饮品…

    陆洋问:“你早上刷牙时干呕,你说会不会是怀孕了?”

    徐晓筱小脸微变,随即眼里满是欣喜。

    “我怀孕了?我要当妈妈了?”

    徐晓筱下意识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

    她又问陆洋:“你想不想当爸爸?”

    陆洋:……

    这个时候,他不能回答别的。

    陆洋:“我当然想啊,主要是看你。”

    徐晓筱欣喜过后,又无力的靠在座椅上。

    “唉,感觉突然有宝宝很高兴,可是又觉得会烦恼。”

    “烦恼什么呢?”

    “我们才大二耶,现在怀孕得办休学手续,我们还要筹备婚礼和婚房,时间上感觉有点紧啊。”

    她继续道:“不过我想想将来带着宝宝去上课的画面就觉得美好。”

    陆洋内心叹口气。

    谁有谁的烦恼啊。

    他说道:“等回家你买个试纸测一下,要悄悄的测知道吗?”

    徐晓筱:“怎么?你害怕被我爸妈知道呀?这可是个惊喜喔。”

    陆洋心想,这对双方父母来说绝对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现在他跟徐晓筱谈恋爱,这是两个人的事情。

    一旦怀孕有孩子,那就面临结婚。

    等那个时候,就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

    汽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徐晓筱发现陆洋并没有表现出来的多么高兴。

    她平静的问:“陆洋,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怀孕?”

    陆洋:……

    他扭头看徐晓筱一眼,想要确认徐晓筱为什么突然生气。

    陆洋说道:“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怀孕?”

    徐晓筱:“电视里的爸爸听到怀孕的消息,都会把自己妻子抱起来转圈圈。”

    陆洋无语了,女人的逻辑真的很奇怪。

    他拽了拽自己的安全带:“我在开车啊,我要首先保证我们的安全,而不是庆祝,知道吗?”

    徐晓筱撅起嘴:“可是我明明感觉你不是很高兴。”

    陆洋伸手握住徐晓筱的手。

    “晓筱,那是因为我考虑的更全面,孩子的出生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们晚上要哄他/她睡,半夜给喂奶,要换尿布,不能像这样肆无忌惮的旅行,逛街,要付出很多的精力。”

    “不是可以请保姆吗?”

    “那晚上呢?孩子跟不跟你睡?你不想给孩子建立感情吗?你不仅要照顾他,还要负责教育他,这些都需要时间成本。”

    徐晓筱沉默了,她确实没有陆洋考虑的周全。

    陆洋继续道:“我也喜欢宝宝,孕育属于我们的孩子,但是在这之前,我希望我们都成熟一点,这样才能教育好下一代,你不喜欢将来的孩子是败家玩意儿吧?”

    徐晓筱不服气的轻哼一声:“就是败家,我也愿意。”

    陆洋无语,因为徐晓筱有这个资本。

    说真的,不怕富二代不上进,问父母拿钱吃吃喝喝打游戏,不嫖不赌,其实这辈子能过得非常舒服了。

    最怕的就是富二代“太上进”,乱投资,碰点赌和毒,多少家产都不够败的...

    汽车来到机场。

    陆洋送徐晓筱进入候机大厅。

    临近分别,徐晓筱又有点舍不得。

    “陆洋,你说好过两天去羊城接我的啊。”

    “嗯,过三五天吧?”

    徐晓筱抬头瞪着陆洋:“你又骗我!”

    陆洋严肃道:“游戏研发过程中遇到的bug很多,无论公司遇到什么麻烦,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公司的烦心事吧?”

    徐晓筱还想说什么,陆洋补充道:“虽然你嘴里说着可以包养我,但是哪个大丈夫愿意久久屈于人下?”

    哦,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徐晓筱看陆洋要生气,语气变软:“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努力,可是我也想帮帮你嘛,你遇到问题可以跟我说啊,我们一起面对。”

    陆洋握紧她的手:“嗯,夫妻同心协力!”

    徐晓筱听到夫妻两盒两个字,脸蛋莫名的红了。

    她嘴里说着:“你还没有娶我呢。”

    心里却格外甜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