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日,人间新年......

  无尽的杀伐轰然降临到了祖地之中,却因为苏墨的意外之举,而让那个无上的存在无法降临。

  那裂缝之中似乎带着无边的寒意,随着异人涌入而一同降临到了祖地之中。

  这新年,愈发的冷了起来。

  血色的天地之中,不知何时......飘起了雪。

  无数祖地各个洞天祖地的年轻之人望着满天飞雪,心中一片冰凉。

  那远处传来的肃杀之气,逼人而寒冷。

  叽!

  忽然,整个祖象天地的长空之上传来了毁天灭地的啸叫之声!

  世人抬头......

  只见几道血色的遮天蔽日幡旗,划破天际,宛如炼狱而来的七道催命神符,赫然朝着祖地中心的祖源之地而来。

  七道幡旗来势惊天,浩如江海!

  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旗面幡旗猛的分开刺在了祖象天地中心主城之外的一个方向的地面之上。

  轰!

  七面幡旗赫然如同七座山峦,直直的插在地面之上!

  山峦崩塌,尘埃漫天。

  七面幡旗赫然如同七座巨峰一般,将整个祖象天地围困在了其中。

  幡旗一颤,七面幡旗相连,一种法则之力涌现在了整片祖象天地之中,

  一瞬间,在面对那七道幡旗发出了某种共鸣。

  刹时,飘雪的祖象天地之中忽然在地面涌现出了一道道青色的迷雾。

  那迷雾带着诡异的气息,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古卷洞天的弟子颤声问道。

  这一幕,早已超过他们所能面对极限。

  仿佛忽然间,他们成了待宰的羔羊......

  突然,有人看到了迷青色的雾之中似乎走出了一个人,一个全身漆黑的,看不清面容的人。

  那人双目之中似乎带着绝对阴冷的笑容,见到众人咧开了嘴。

  噗呲!

  还未等人反应过来,那漆黑人影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在看到他之时,他赫然已经站在了原先开口的古卷弟子身后。

  古卷弟子茫然的低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本源消失了......

  他的本源之力似乎在那七道幡旗的规则之下,被夺走之后送往了七面幡旗之中。

  恍惚间,他看到迷雾之中又走出了许多人。

  皆是与那黑袍之人一样......

  他张了张嘴,却在说不出任何话来,缓缓的倒地.......

  一瞬间,所有人祖城之人陷入了大乱。

  此等诡异的手段,太过骇人,他们并未看到那漆黑之人出手,便看到那个古卷弟子倒下了。

  可是迷雾之中似乎还有着无穷无尽的相同之人。

  一个洪流洞天的弟子,举起了长剑,他的面前也出现了一个漆黑之人,他运转起了全身的修为,猛的将手中的长剑运转而出。

  嗡!

  惊世剑芒刺出,却直直的穿过了漆黑之人的身躯。

  仿若剑芒破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漆黑之人看着这一个洪流洞天的的弟子,咧嘴一笑,“仙人?不过尔尔......”

  洪流洞天的弟子猛的脸色一变,却见漆黑之人又消失在了原地。

  顿时,这个洪流弟子,心中一片冰凉。

  只是,他闭上的双眼,却并未感觉到什么异常。

  在睁眼只是,却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两个倩影,一位手中持着仙剑,一个手中捧着一本书卷。

  而他的面前却有一纸白卷将他护在了其中......

  “文歌仙子...”

  “红霞师姐......”

  众人大喜,纷纷跑到了两人的身后。

  前方的那迷雾之中接连走出了许多漆黑的诡异之人......

  文歌冷冷的看着面前忽然走出迷雾的漆黑之人,心中无比的震撼。

  对方像是修炼了某种禁忌之术,寻常的仙力对其并无作用。

  七面倾天的幡旗不断的加持,迷雾朝着四周的不断的扩散。

  一个漆黑之人狞笑着看着唯有两人能够与他们抗衡的文歌与红霞,那如同炼狱般的声音传了出来:“何必挣扎呢?”

  “你们不过是我们需要的本源之力而已,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们可以让你们少一些痛苦。”

  “就像那些已经被我们得到的本源之力一般。”

  红霞脸色一变,手中的长剑一指,“是你们?”

  “祖地弟子失踪之事,是你们做的?”

  漆黑之人笑着点了点头,大方的承认道:“是啊,若没有一些本源之力,我们如何才能降临?”

  文歌看着漆黑之人似乎暂时不着急动手,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对方似乎还在等人!

  “你们到底是谁?”红霞目光一闪,寒声问道。

  “难道你们便是梼杌的信徒,想要放出梼杌为祸世间吗?”

  听到红霞的话语,漆黑之人顿时嗤笑了一声,冷笑了连连摇头:“你们身在仙域,看不清真相。”

  “事到如今居然还不知道我们是谁,真是可笑......”

  “不过不重要,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了。”

  文歌戒备的看着面前不断的出现的漆黑之人,对着身旁的红霞开口道。“莫用剑术,剑术对他们无用!唯有规则之力能对抗他们。”

  红霞点了点头,手中的仙剑一转,褪去了剑意转而凝聚上了一道剑则。

  漆黑之人冷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两人身后的众多洞天弟子,冷笑连连,“何必负隅顽抗呢?”

  “你们乖乖的死去,为我们的大计添砖加瓦,何尝不是你们的荣幸?”

  漆黑之人扭头看向祖源之地的方向,冷漠道:“你们在这个世界呆的太久了......”

  “祖源之地?”

  “心树?你们是这么形容的吗?”

  “世间的真相将很快浮现在你们面前。”

  文歌脸色一变,猛的对着身后的众人寒声道:“快,退回祖院之中!”

  瞬间,众人皆是脸色巨变,那些街头之人瞬间飞快的朝着各自的祖院奔袭而去。

  漆黑之人摇了摇头,也没有阻止,只是看着祖象天地之中的七面幡旗。

  “无妄只为罢了。”

  ......

  仙炉祖院之中,柔儿师姐的房间静悄悄的一片。

  终于,在外界的变数之下,白芷轻轻的推门而入......

  房屋之内,苏墨胸口依旧是那触目惊心的伤痕,只不过却以针线缝合了起来。

  一旁的床榻之上柔儿师姐已无气息......

  瞬间,一种哀伤之意在整个仙炉祖院之中弥漫了开来......

  苏墨站在门内,平静的望着屋外的众多仙炉弟子。

  他的身后漂浮着一本漆黑的异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