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墙角。

    黑子感觉自己整个脖子都像是断掉了一样。

    除此之外,它身上其它被孤狼小队的合金长棍砸中的地方此时也是疼的厉害。

    虽然说它皮糙肉厚,防御力惊人不假,但那肉也是自己的,虽然死不了,但疼是真的疼。

    而且那孤狼小队的人就像是苍蝇一样,有着合金盾牌防护,一下又打不趴下,打不趴下的结果就是迅速又爬起来拿着棍砸它。

    一个接一个的砸。

    稍一慢点,身上就要挨一棍子。

    此刻,遍全身的疼痛让得黑子整个身体都是微微颤抖起来,尤其是脖子上的,感觉骨头都断了,歪斜着脑袋,黑子低首望向那正在快速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汪海峰等人,眼神中充满了惧意。

    这实力,提升的也太快了。

    此刻,黑子两个前肢护着头委屈的蹲在墙角,小眼瞥向那已经将它围在中间的孤狼小队五人。

    那狗脸上的表情,就差哭喊出:我和你们闹着玩,你们居然来真的?

    你们竟然连狗都欺负??

    见此。

    汪海峰等人有些尴尬了。

    毕竟黑子和其它变异兽不同,都是自己人,这再打下去,也不知道会不会伤了和气。

    认主不易。

    若是他们几人将黑子打的对他们明城武备司乃至对封铭起了异心,这对他们都将是一大损失,又或者说是一大定时炸弹。

    打。

    还是不打。

    而也就在孤狼小队五人站在原地纠结时。

    “嘭嘭嘭!”下一刻,原本看着还有些可怜巴巴的黑子此刻却是直接忍着脖子上的剧痛,暴起对着已经凑在了一起的五人就是连扇带撞的猛烈攻击而去。

    转瞬。

    孤狼小队的五人就被黑子撞的如同溅起的水花般向着四周飞散开去。

    ……

    “呵,这死狗!!”

    “特么的还会使诈,这黑癞怎么还没化人形,就这么狗了。”

    “刚刚,那藏獒说是冲着五人一起去的,但是它的第一击却是重重的砸在了汪海峰的盾牌上,至于汪海峰右方的刘如风和刘肥都是顺势打过去的,至于汪海峰左边的王喜和李勇干脆就是藏獒用它那庞大的身子直接撞过去的。”

    “完了,汪海峰被藏獒这一蓄力已久的重重一拍,直接丧失战力了。”

    “是啊,挣扎了几下,都没有爬起来,现在的孤狼小队就只有王喜,刘如风,李勇和刘肥四人了,关键汪海峰是小队的最高战力啊。”

    “这最高战力都倒了,这后面还会有戏么?”

    ……

    与此同时。

    演武厅中,在黑子的这一暴击之下。

    其它人都还好说。

    汪海峰直接被黑子那猛烈的一拍,在地上滚了几十米才堪堪停下来、

    之后,任凭汪海峰想要再挣扎着爬起来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时汪海峰握着合金盾牌的手此刻却是在那不住的抖动起来,虎口处甚至都被那刚刚的巨力震开,鲜血顺着那伤口汩汩向着外面流淌着。

    “噗!”还没等汪海峰挣扎几下。

    下一瞬,汪海峰就感觉腹中一缩,一口鲜血就直接被其吐了出来。

    而后,汪海峰就感觉自己身体内的脏器就像是全部移位了一般,整个全身从内到外都是在不住的震颤着,根本不受王耀国的控制。

    “起来啊!”浑身无力的斜躺在地上,在他的视线中,几次从地上爬起后的刘如风,一次又一次的被黑子轰飞,撞墙,落地,再疾速持棍朝着黑子攻击过去。

    不止是刘如风。

    此时的孤狼小队的众人皆是围在黑子周围,不断的对着黑子发起了迅疾的攻击。

    即使是被黑子那重掌远远拍飞,吐血,他们也是能够以最快的速度爬起,然后再发起冲锋,就如同一个个嗜血的苍蝇一般,围绕在黑子周围,一棒一棒的挥砸着。

    仿佛是在替他们的队长报仇一般。

    什么也不顾的向着黑子发起进攻。

    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黑子身上就被砸中了十数棍。

    其中要数王喜和刘如风的棍最重,上千公斤的力道直接将黑子的右前肢打折。

    以及黑子的狗脸上也是被王喜一棍砸中,一道血棱正从其右脸一直延伸至左下颚,狗脸都有些被砸的变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