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老宅的一间专门放置杂物的房间中,陈超找来了一个尖头铁锨,这些日常生活用品陈家村的人基本都没带走,陈超依稀的记得。

    当时因为走的仓促,再加上政府承诺会在北江市给他们人手分配一套房子,再按人头发放五万赔偿金以及分配工作,唯一要求就是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撤离出村子,坐上外面的大巴车。

    所以这也就导致了大部分离开的人只是来得及带几身干净衣服,银行存折,小巧贵重物品就匆匆下山了。

    按照爷爷的提示。

    陈超来到了院中那棵石榴树和院墙的中间地带,将上面一人高的枯草打掉,陈超就俯身开始挖了起来。

    因为院中泥土稍微松软些。

    陈超挖了十几大锨就感觉挖到了硬物。

    接着,在这个深度,陈超开始继续向着周围挖掘了起来。

    直到一个三十公分宽,一米八长的木匣显现在陈超面前后,陈超才扔掉手中的铁锨。

    弯下腰,双臂环抱着石匣两端靠着中间三十公分处位置,一用力,这个不到四十斤的木匣就被陈超从地里抱了出来。

    快步走至堂屋。

    将这木匣放在了小桌上,然后将其周围的泥土杂物清理干净。

    陈超这才开始着手打开这木匣上方的盖子。

    木匣里是一个用塑料袋包裹着的长枪枪身和满是被枪油覆盖涂抹着的刺刀以及其它的零部件。

    打开塑料袋密封口,陈超将那些零件一一的从袋中拿了出来。

    因为本就对枪非常熟悉,凭着感觉,陈超飞快的组装起了面前的三八大盖。

    没多久。

    当最后的银白色刺刀被陈超安装在枪口下方的刺刀座上后,这个总长度接近166公分左右的三八大盖就被陈超组装完毕。

    “咔咔咔!”随着一声声装弹声,陈超将五颗6550mm的黄铜子弹顺着弹架压进枪中,而后竖起三八大盖的机瞄。

    “唰!”陈超忽的便端起枪,直接瞄准了院门。

    “嘭!”一道响枪声自陈超嘴中发出。

    然后又连续放抬数下,陈超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将这杆枪放在了小桌上。

    说实话,虽然主要是想要看看这山林里是不是真的有变异兽。

    但是想摸枪也是真的。

    毕竟他就是自小玩枪长大的,就跟有些玩游戏机有瘾的人一样,当手摸起那游戏机握把时,纵使是不给玩,心里都满足很多。

    当然。

    他也不可能说就真的直接扛着枪跑山里瞎转悠,万一真的有变异兽呢。

    根据作者描述的那样,一个个的速度都快飙到音速了,平均体型追牛赶象的,虽然自己这把枪威力不小,一枪也能打穿五六个人。

    但是人家体型在那摆着呢。

    这也就注定了,如果打不中要害的话,你就是拿着这把枪扫射也不一定能把人家打死。

    而且这一打不死,那他可就大发了。

    这受到惊吓的野兽,发起怒来,那个个都像是吃了红buff一样,攻击力都是拼了命的往上涨,各种超级加倍。

    自己可不是主角,有作者护体,万死不灭。

    他可是只有一条小命。

    所以最为稳妥的办法还是做陷阱,

    这样想着,陈超就从杂物间拿了一些以前做好的绳套,木棍,以及一把稻谷,趁着白天直接向着靠近陈家村的山林外围跑了去。

    他是准备用这些绳套先捕捉点小的动物,比如兔子野鸡什么的。

    然后再用这些小动物的血肉吸引其它一些大点的猎物过来。

    也就不到半个小时。

    陈超就把陷阱下好,只等黄昏时分去收一下就行了。

    回到家中的陈超也没有闲着。

    开始端着那把三八大盖不断的练习着各种拼刺动作,并不断熟练这杆枪的各个方面,生怕在关键时刻因为手生而掉各种链子。

    命,只有一条。

    还是得好好珍惜,没有作者护体,就只能靠勤奋来弥补了。

    直到远处天际,太阳下降到山顶上时,陈超这才气喘吁吁的将枪放在院中的石碾上,从面前的木桶中舀了一大碗的冰凉井水灌进肚中。

    摸着枪,坐在圆形石碾上稍稍的休息了几分钟,等到缓过劲后,陈超这才从石碾上跳下,然后跑进杂物间,拿了二十个老虎夹,手臂粗细的榆木棍若干,大铁锤。

    全部把它们塞进尿素袋中后,陈超便背着枪,拎起尿素袋向着自己早晨布置好的陷阱走了去。

    “三只体型比以前要大一半的野兔,倒也还不错。”直接用绳套将这三只野兔栓腿拎在手中,陈超便向着森林深处走了去。

    从家里到这。

    陈超也就花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

    那太阳此刻却是已经完全的落下了山,天色也是开始慢慢暗了下来。

    而且这林中本身就都是高大树木遮顶,使得那本就不多的外界光线更加的难以穿透进来。

    凭添了几分阴冷恐怖氛围。

    陈超循着记忆,向着自己以前经常捕猎野猪的地方快步走了去。

    行走了大约七八里地。

    陈超这才算是到了目的地。

    擦拭掉额头上冒出的豆大汗珠,陈超不敢停歇。

    将二十个老虎夹中的八个呈圆形布置在了一片空地上。

    然后将其它的十二个老虎夹四个一组分成三组,每组间隔四十米,向着一处悬崖绝壁布置过去。

    将第一组四个老虎夹按照半米距离,并呈线形向着第二组方向,也就是悬崖绝壁的方向布置过去。

    老虎夹上的粗大铁链被套死在了手臂粗细的坚硬榆木棍上,然后被铁锤砸进地下四十公分深度,这样能够确保夹中猎物后能够将猎物控制在原地,而不是到处乱跑。

    等二十个捕兽夹全部被这样布置完毕之后。

    此时的陈超身上的灰布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不过他依旧是没有停下休息。

    背着枪继续的将这些捕兽夹附近做了一些明显的标记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