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陈超也不敢在原地多停留。

    用精钢短刀和铁锤的组合,陈超费力的从变异野猪大腿上割下三十公斤的肉装进尿素袋中后,他就扛着这尿素袋,手持三八大盖,一刻也不敢停留的向着七里外的陈家村方向小跑回去。

    最终,他平安的回到了陈家村。

    关上院门。

    陈超将变异野猪的猪肉洗干净后放了一半到厨房的草锅中,加满水后陈超将各种也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调料,反正只要是灶台上有的,都是拼命的往锅里倒去。

    完了之后,陈超将草锅合上盖子后就跑到下方添柴烧了起来。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

    随着铁锅中“咕嘟咕嘟”的开水沸腾声响了半个小时后,陈超也停止了添柴。

    打开锅盖。

    陈超用铁勺舀了一口肉汤,啧啧啧的喝了起来。

    “噗——”

    “猪腥味倒是没有了,但是其它怪味倒是多了不少。”

    不过,这些都还不是陈超所考虑的。

    从堂屋搬来两条长条凳,直接摞在灶台前,陈超就一手拿碗,一手拿筷像是吃火锅般直接从铁锅里捞起猪肉,再往旁边盛满凉水的木桶中涮一下降温后,便一块一块的送进了嘴中。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铁锅中的猪肉便被他这样吃了小半。

    “嗝!”打了个饱嗝,陈超直接从长条凳上跳下,直接来到了小院中来回走动消消食。

    果然和他吃的那些家猪不一样,这变异野猪肉进肚之后,陈超总感觉腹中一直是暖洋洋的。

    直到这个时候,那股暖洋洋的感觉慢慢消失。

    转而是有点像以前消化不良有硬物在腹中顶着一样。

    非常难受。

    这也让得陈超开始不断绕着这满是杂草的小院来回飞速奔跑起来,想要利用这剧烈运动的方式将自己腹中的猪肉快点消化掉。

    十分钟之后。

    陈超腹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好转迹象,相反他更加的难受了。

    “噗通!”像是脱力了一般,奔跑中的陈超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好难受!”此刻的陈超,只感觉腹中像是有一块烧红的铁块正在自己腹中灼烧着自己的五脏六腑,额头上也是冷汗直冒。

    “不,不行,我快要,我快要死了。”感受到这一切的陈超满眼都恐惧之色。

    这个场景,小说中也没提到过啊。

    不是说吃了变异兽的肉就能变强么?

    为什么我感觉我要死了。

    果然,小说中都是骗人的。

    我还是太单纯了。

    此刻,陈超的脑海中,无数思绪开始乱飞了起来。

    还没等陈超将口袋中的手机掏出来打急救电话,眼睛一闭,脑袋一歪就直接昏迷了过去。

    而也就是在这一刻。

    自陈超腹部开始,一股股庞大而又精纯的能量开始向着四周蔓延了过去。

    第二天中午。

    等到陈超苏醒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至高空,暖阳洒在陈超的脸上像是给陈超的脸覆盖上了一层金色透明薄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