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1月21号,除夕。

    明城土菜馆的门外已经挂上了一个写着“暂停营业”的四字小牌。

    “妞妞,别给你那盆爬山虎小藤浇水了,快把哥哥糊好的对联拿过来。”这时,站在门口凳子上的任岚对着门内那今天早上第八次拿着花洒跑墙角浇水的妞妞道。

    “知道了麻麻!”妞妞一边回着任岚的话,一边将花洒内的水往花盆里倾倒下去,这才连忙将坐在轮椅上的封铭糊好的红色对联双手捧着,小心翼翼的快跑至任岚的跟前。

    封铭是昨晚因为服用了吕伟带过去的能量药剂醒过来的,只是即便如此,他也是只能勉强的坐起身,还不能下地行走。

    从这也看出封铭伤势的严重。

    不过纵使如此,封铭还是让人把他放上轮椅一大清早的就给送到了任岚这里。

    毕竟,年前答应过的要在她这过年。

    而且那段时间和任岚闹的那么僵,也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缓和关系的好时机,封铭当然不可能错过。

    事实证明这次封铭来的没错,任岚在看见封铭如此模样之后,也一改往日的冷淡,彻底的恢复了以往对待封铭时的模样。

    “呼!”十几分钟后,等任岚将二楼上的门给贴上对联后,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大功告成。”

    “第三个年头了!”从矮凳上下来后,任岚一边拎着矮凳,一边看着门上的对联,“时间过的可真快啊,我都来明城三年了,妞妞也不用我时时刻刻抱着了。”

    回想起刚来明城时的辛酸,任岚也是不由得唏嘘起来。

    第一年的时候,还是推着三轮车在这条街卖早餐,旁边的婴儿车上放着正在学走路的妞妞。

    自己每隔十几分钟就要把快爬出婴儿车的妞妞给重新按回去。

    然后在一阵“哇哇”大叫中再转身去给人做早餐。

    每天都是凌晨两点起床熬汤准备食材,一直忙活到四点多,之后将东西都搬上车,然后把正在熟睡的妞妞放车上趁着夜色再往这边赶来。

    等她把东西都准备好后,天色也就刚好大亮了。

    自己开这个饭馆的钱也是那个时候积攒下来的。

    这时再回想起以往的辛劳,除了有些感慨外倒也没有什么情绪了,反而还有点骄傲。

    至少,她凭着自己的本事把孩子给养大了,还自己一个人开起了这间饭馆。

    这就是最值得她骄傲的地方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几年,虽然艰辛,但不可否认,她也是成功的。

    而那些辛酸往事也成为了她的见证,所以说,每每回想起当初的自己,她也都感觉非常骄傲。

    习惯性的将以往的事拿出来回忆了一番后,任岚就将手中的小矮凳放进了卧室内,然后就在里面换了一身昨天买的衣服。

    “麻麻,快点,要迟到了。”还没待任岚楼梯走到一半,妞妞催促的声音就在下面响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任岚一边回应妞妞,一边从楼上小跑了下来。

    今天旁边超市老板一家和他们约好了要一起去城南看爬山虎。

    现在那城南的爬山虎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已经快速成长成为了明城的一张对外名片,整整一面墙壁都是被爬山虎覆盖的严严实实。

    要知道明城残存的这面老城墙可是有着八米高,四里多长。

    整整一面的绿色。

    而且还是在冬日里,和这个季节的萧瑟枯黄景象形成了鲜明对照,迅速就让明城的这面城墙在网上爆火。

    也不乏有驱车数千里地跑到明城就为了在那拍张照合影留念。

    ……

    “哎哎哎,来让封兄弟坐前面。”就在任岚搀扶着封铭进入这辆七座的suv后座时时,王彪赶忙从驾驶室下来,然后连对着副驾驶上的女人喊道,“笑笑,你到后座陪你任岚姐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