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此刻。

    听着从手机中再次传出来的封铭声音。

    封小小和封母皆是眼睛睁的老大。

    是了,这次听的清楚了,的确是封铭的声音,而且这声音感觉也比以前洪亮了不少。

    紧随着封铭的话音刚落,封小小就连忙对着手机兴奋的喊了起来:“哥,哥我在这,妈也在旁边。”

    “哥,你的病怎么样了,还要紧不,实在不行就……就回来吧。”说到这,封小小就有些忍不住了,半年前,自己哥哥在被查出也患有癌症后,为了不给家里增添负担,就独自一个人一声不吭的出走了……

    瞬间。

    封小小的眼眶中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夺眶而出,这次她是为自己哥哥那凄苦的命而痛苦。

    旁边,刚准备继续问话的封母在封小小的带头下,刹那间也是开始有着凶猛的眼泪从眼眶中跟着涌了出来,使得原本都到嘴边的话又是活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紧接着。

    封母就直接对着封小小踹了一脚低吼道:“你给我死外边去。”

    本来她都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准备说话了,这就又被封小小那突如其来的痛哭声给带的又再次的哽咽了起来。

    被自己老妈踹了一脚又吼了一句之后,封小小顿时哭的更厉害了,而后猛地站起身子就往门外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妈,你们没事吧。”听着电话那头一阵又一阵的悲惨哭泣声,封铭心里也是有些难受。

    不用想也知道她们现在正在为自己的事情伤心。

    所以,此时封铭也不想等她们的哭泣声停下来后再认真的和她们讲解自己的情况了,直接就对着手机那头,还在低声抽泣的封母道:“妈,我没病了。”

    “嗯嗯嗯???”此刻,正准备收拾好心情准备把自己儿子安慰回来的封母在听了封铭的话后,顿时就惊住了。

    感觉自己的儿子就像是开玩笑一样。

    不明白自己儿子在那说些什么胡话,这肝癌晚期还能说好就好?

    这不胡扯么?

    电话那头,仿佛是已经猜到自己母亲的心理一般,紧接着就说道;“是医生拿错单子了,打了我半年电话到今天才打通,然后告诉我的。”

    轰隆——

    此刻。

    封铭的这番话就如同一道天雷般在她的脑海中炸响开来。

    之前。

    若自家儿子以病情自己康复来安慰她的话,她肯定是认为自家儿子这是单纯的不想让自己难过。

    他或许是想通了正在进行着药物治疗,应该还能撑上年把二年。

    只是。

    这撑上一两年也只能是撑上一两年,等癌细胞彻底的在体内扩散开去,也是自己儿子身体彻底开始走直线下降的开始。

    这些,都是封铭父亲和封铭爷爷所经历过的事。

    历历在目。

    不管是怎么治疗,总归在一两年内逃不过一个死字。

    所以。

    当这一刻的封铭说他的没病,只是半年前医院诊断出了错后,封母顿时就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