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山水池四周有红木桌椅,佳宁公主坐下,道:“嗯,大漠王果然名不虚传,不但财富惊人,而且还很懂得享受,不亲眼见到此番景象,确实不敢相信。”

    大漠王脱帖道:“宗灵大陆的人只知道我金银无数,死士无数,生活穷奢极欲,却不知我已经穷途末路了。”

    佳宁公主没想到大漠王脱帖如此直接,笑道:“这个我在路上就已经猜到几分了,不然一向桀骜不驯的大漠王怎么会突然想见大乾宫的人呢?还对一个大乾宫里初行江湖的人如此客气。”

    脱帖道:“我这人喜欢快人快语,公主虽然年轻,却是个了不起的角色,所以也没啥需要隐瞒的,三十年前,大乾宫的领水先生曾经劝我归顺大乾宫,那时我年轻气盛根本接受不了他的建议,二十年前,万空大师曾游历到此,依然劝说我归顺大乾宫,我不但没听他的话,还与他动起手来,现在想想真不应该呀。”

    佳宁公主道:“这个可以理解,三十年前您正值青春年少,哪个青年不想有一番作为呢?二十年前,天下几乎没人敢惹大漠王,恐怕大乾宫也得给您三分面子,那就更不必归顺大乾宫了,可现在不一样了。”

    脱帖道:“是,我承认早已今非昔比了,最近情况糟糕更甚先前。”

    佳宁公主道:“现在灵飞帮成了气候,并且与一股来路不明的势力勾结在了一起,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摧毁大漠王了。”

    脱帖拍案而起,道:“痛快,公主一语道破天机,事实就是这样,我现在心甘情愿地归大乾宫领导,这样十方大陆也就真正地团结在一起了。”

    佳宁公主看了看了尘,侧过脸面对脱帖,道:“不知王爷能不能说一下与万空大师交战的经历呢?”

    脱帖不解地问道:“公主怎么会对这件事如此有兴趣呢?”

    佳宁公主道:“不瞒王爷说,现在大乾宫也是危机重重,就连万空大师在不长时间之前也被杀了,大乾宫失去了一位得力助手,由这件事可能会知道很多事情,破解开很多谜团。”

    脱帖站起身来,道:“万空大师是我见过除领水先生之外功法最高的人,也是一位得道高僧,他的招式很普通,可以随心所欲攻到对手的要害,所发出的玄力没有穷竭,我在接了三百招时就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那真是惊世骇俗!什么人能杀了他呢?”

    佳宁公主想了想,道:“谁下的毒手还不好说,依您说来,万空大师并没有伤在你的手下,他在息灵大陆还曾与别人交过手吗?”

    脱帖道:“应该没有,息灵大陆的高手之中,我敢保证绝对没人是他的对手,既便是交过手,也绝伤不了他。”

    佳宁公主似乎一直在想万空大师的事,突然问道:“据你所知,领水先生是否离开了此地?”

    脱帖一下子没从万空大师的事转到领水先生身上来,顿了顿说道:“江湖中传言领水先生已经死了,什么时候死的,死在了什么地方,如何死的,我一概不知,况且他那次走后就再也没来过,所以公主所问我不清楚。”

    佳宁公主道:“他的确死了,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死在了此地,死在了息灵大陆?”

    脱帖看着佳宁公主,道:“这个我依然不清楚,他是大乾宫三大护法之一,来无踪去无影的,但应该不会死在息灵大陆的,所谓落叶归根嘛。”

    佳宁公主似乎自言自语地说道:“也是,领水先生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的功法远在万空大师之上,王爷跟不住他也属正常,我还有一事不明白,想请教王爷。”

    脱帖笑道:“公主可是指我的属下用灵飞帮的手段将公主接到这里来吗?”

    佳宁公主道:“正是,用灵飞帮的绝技接我来这里已不用细说,只是你们何以能将灵飞帮的绝技应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呢?”

    脱帖笑了起来,笑声中似乎有无尽的嘲笑之意,不知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在嘲笑灵飞帮。

    脱帖边笑边走到朱万财身边,俯下身去,几乎与朱万财面贴面了,突然说道:“他,就是灵飞帮的左护法,到我这里来呢升为了总管,我这里的所有事情都有由他掌管调遣,这回公主可明白了?”

    朱万财正在微笑,笑得有些得意。俨然他才是这座城堡的主人,更是大漠的至高无上的领导者。

    佳宁公主点点头,道:“原来你对灵飞帮早有防备,朱护法的到来打乱了灵飞帮的计划,也为王爷赢得了喘息之机。”

    脱帖道:“正是,朱护法的到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他们不得不重新布置,我毕竟是大漠王嘛,不然佳宁公主恐怕早已经见不到大漠王喽。”

    佳宁公主看了看子风,那眼中有所示意。

    子风站起身来,向脱帖拱手道:“王爷,我是大乾宫子风使者,有几句话要说在面前。”

    脱帖打量了一下子风,道:“子风使者我有所耳闻,有话尽管说。”

    子风道:“佳宁公主本来不管大乾宫的事务,只因近来的许多事情有些蹊跷,不得不亲自走出大乾宫,即便如此她依然不管大乾宫的事务,所以有些事情需要我当王爷面问清,然后呈报给龙皇请他恩准,我要问的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王爷归大乾宫领导后,怎么样看待你与龙皇的关系。”

    脱帖道:“我将与藏灵大陆的雪山派、隐灵大陆的冥教等门派一样,代大乾宫管理息灵大陆各帮各派,然后向龙皇呈报这里的一切,我与龙皇的关系,自然是下与上的关系,不知子风使者意下如何?”

    子风道:“我无权决定,我得向龙皇呈报,待龙皇审批后方可答复王爷。”

    佳宁公主当机立断道:“不必了,那样会耽误时间的,我代龙皇答复王爷,就这么定了,我帮王爷统一息灵大陆各帮派,然后王爷代表息灵大陆各帮派,统一归大乾宫调遣管理。”

    子风道:“公主,这恐怕会惹龙皇不高兴的。”

    佳宁公主道:“没关系,如果我父皇不高兴自有我当面上报于他,我想值此危急之时他不会不答应的,况且我是未来大乾宫的继承者,他会认同我的决策的。”

    脱帖非常高兴,高声道:“公主年纪虽小,但却有大家风度,不愧是大乾宫传人呐,这种风度与领水先生、万空大师又很不一样,绝对是女子中所少有的。”

    佳宁公主道:“哪里,哪里,王爷如此爽快,大乾宫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否则耽误了大事岂不让对手耻笑?但愿王爷此时与大乾宫精诚合作,共度难关,他日更能融洽相处,不再有争端。”

    脱帖道:“一定,一定,来人呐,送佳宁公主、子风使者先去休息,一会儿我要宴请佳宁公主及子风使者,还有这位高僧。”

    佳宁公主笑道:“王爷,这位高僧年纪虽小,却是万空大师的入室弟子,了尘法师。”

    大漠王笑道:“原来是故人高徒,看来我无忧了,请!”

    一个皮质使女走了过来,道:“公主这面请!”

    佳宁公主见使女没有走向帐外,而是走到沙帐的一角,伸出毛茸茸的手一扣动墙上的机关,地面无声自动地分开,露出了地下通道,并有流水声传出来。山水池子也发生了变化,它的东北角发生响动,有一小块石子掉入了水中,普通一声。

    佳宁公主笑道:“看来王爷的城堡也是神鬼莫测呀!”

    脱帖道:“这也是拜领水先生所赐,他当年就看到了我今日的危机,幸好当年我接受了他的一点建议,修造了此处机关暗道,这就是我的应急逃生之道,不到万不得已时是不能用的。”

    佳宁公主道:“可现在还没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哇?”

    脱帖笑道:“公主现在还没想明白吗?佳宁公主第一次入我的城堡,我又久不归大乾宫领导,万一出现丁点差错,我怎么向大乾宫交代呢?不见这室内又套了一层纱帐吗?”

    佳宁公主道:“我明白,这虽然是纱帐,可也是挡住突袭者的一道屏障。”

    佳宁公主微笑着看了看朱万财,又朝脱帖微微点头,随着使女走入了地下通道。她明白了,大漠王身边恐怕也有灵飞帮的眼线,受到了监视。

    走到了地下通道,原来是一处暗河。暗河里早有一艘精致的帆船等在了那里。帆船通体洁白,只有帆上的一串灯笼红如焰火,使得地下显得神秘寂静。若不是有河水流过,这里真是死气沉沉。

    进入船内,一切如黄金车里一样,舒适豪华,气派非凡。

    使女道:“公主请便!”

    佳宁公主上船,进入船仓,放下玲珑狼,坐在如雪一样洁白的垫子上,疲劳袭上来,不觉间有些睡意,二目微微地闭上了。

    了尘走上船头,看着地下河水潺潺流过,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可眼前除了河水、水草外什么也没有。子风碰了了尘一下,道:“什么也没有,瞎看什么?进去吧!”

    了尘笑了笑,与子风一同走进了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