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半个月前,我报名了预备航天员选拔,昨天刚接到通知,过了初选。”乔深平稳地开口。

    周云澜脸色立马变了,放下筷子皱着眉,“你怎么回事?跟家里人商量了吗?”

    和周云澜态度截然不同的,就是陆浅。她挽着乔深胳膊说:“真的过了呀?”

    为了这事儿,陆浅特地问过邱伯华,听说航天员初选仅是航空医学鉴定的大项目就有100多个,还有其他智力、注意力、分配能力、手脚协调能力、耐力和爆发力等心理素质初级测试。

    他竟然默默地参加了选拔,陆浅激动地望着他,“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过的!”

    还以为他已经忘了这事儿,还以为她说的话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殊不知早已造成了深远影响。殊不知她的寥寥数语,让他做了此生最艰难也是最容易的一个决定。

    乔深揉揉她的脑袋,回头跟周云澜说:“妈……”

    “到书房说!”周云澜筷子一扔,就要往楼上走。

    陆浅突然站起来,拉住周云澜,“伯母,我能跟您说两句话吗?”

    乔深把陆浅拉回来,“乖乖吃饭。”

    陆浅把人往楼上推,“你先去书房,我有几句话想跟伯母说。”

    陆浅像只活泼的小猴子,拉着周云澜就去后院了,临走前凑在南曲耳边说了一句:“帮我拦着乔深,别穿帮了。”

    南曲已经猜到陆浅要做什么了,她把人抓住,“你考虑清楚,别犯浑!”

    陆浅眼神笃定,闪着耀眼的光芒,轻轻推开她的手,拉着周云澜走了。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周云澜和陆浅才手挽手的回来。

    今夜,除了南曲以外,没有人知道陆浅跟周云澜说了什么。

    书房里,乔深不管怎么问,周云澜都咬死了不开口。她问乔深:“你是真考虑清楚了?开飞船和开飞机不一样。不管是风险还是……”

    “妈,我考虑清楚了。”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现在更清楚,而让他看清自己内心的人,是陆浅。

    周云澜几度欲言又止,乔深一直在等待暴风雨的来临,却没想到最后周云澜只是冲他摆摆手,说:“你考虑清楚了就好。”

    她故意含蓄地说:“航天事业不是一朝一夕,只要一头栽进去,有可能就是十年八年。你也看到其他宇航员了,从入选到踏上载人航天器,要经历多少艰难险阻。公司你妈还撑得住几年,但浅浅她未必等得起。”

    陆浅是他最大的牵挂,也是他脆弱的那根软肋。偏偏是这个柔软得像脆骨一样的家伙,有时候却坚强得仿佛能把他都扛起来。

    她是唯一一个不问缘由就支持她到底的人。回裕陈北的路上,她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还有心情调侃他,“乔同志你不错呀,以前你征服了蓝天,以后还要去征服宇宙。为中国的航天事业做贡献,我替你感到无比荣幸哦!”

    乔深神情看起来并不轻松,周云澜的那番话在他心中或多或少的留下了一些影响。他把陆浅的手指揣进自己兜里,拥着她慢慢往家门口走。

    “航天训练很辛苦。”他说。

    陆浅皱着眉问,“你怕吗?”

    乔深在她心中,分明就不是一个怕苦怕累的人,可听到他这么说,她还是心窝子一疼。

    乔深摇摇头,“我不怕苦,也不怕累。只是怕你等我的过程会很辛苦,很漫长。”

    航天驾驶员的训练内容会根据航天任务要求、以及受训者的特点和身体素质以及训练设备等因素决定。包括一般性训练、航天环境训练和模拟飞行训练3个方面。通常来说,培养一个航天驾驶员,少则也要3-4年的训练时间。

    陆浅笑得春风灿烂,转身投入他的怀抱,轻声说:“我可以等,只要是你,多久都可以。爱情也许会败给时间和距离,但是我爱你不会。是因为我爱你比时间更久远,远过这一生。”

    陆浅的告白,像一颗定海神针,扎在乔深的心上,无比的稳当。

    他打横抱着陆浅进了屋,把人压在沙发上从头到尾,虔诚的亲了一遍。眼看着就要擦枪走火,陆浅赶紧推推他的胸膛,闷声说:“我大姨妈来了……”

    乔深喉结艰难的蠕动了两下,最后抱着她的腰说:“别动。”

    陆浅乖乖的望着他。

    一个巴掌袭过来,盖在她的眼睑上,隔离了她的视线。

    “别这么看着我,上火。”

    乔深闷了会儿,冷静下来之后,才起身进屋。

    陆浅摸着小肚肚叹气,“闺女啊,就姑且先叫你闺女吧!你妈就先对不起你了,因为你妈真的太自私了。等你出生了我再跟你道歉哦!”

    陆浅发现自己也有点厚黑学的体质,竟然敢拿肚子里的小豆丁跟周伯母提条件了,说什么“您还年轻,要不再坚持两年,等崽崽生下来了,咱从小就好好培养她当继承人”,还说什么“您看深哥一看就不是做生意的料,他是要为我国航天事业做贡献的人啊,我们要支持他”,还有什么“乔叔叔要是在世,应该也会支持深哥追求自己的梦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