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航九飞行乘组定选的那天,恰逢立秋。

    农谚道,“立秋雨淋淋,来年好收成”,就今年这个降雨量来看,来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窗外细雨绵绵,屋内人声鼎沸。

    岳老太太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催着老爷子,“你快出去看看,浅丫头到哪儿了。”

    老太太话音刚落,陆浅和周云澜就出现门口。

    陆浅抖落伞上的雨滴,顺手递给周姨,“开始了吗?”

    “还没。”林姿恰好端着果盘出来,说道,“下个节目就是。”

    下一个节目是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的新闻直播,也是航九载人航天飞行任务航天员与记者的见面会。

    明天下午六点航九就要发射了,然而陆浅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乔深这个替补队员到底有没有落选。因为之前那个原定航天员突发新型流行性感冒的原因,航天员大队这次保密措施做得比以往都要严密,即便是亲属都没能提前得到消息。

    直播终于开始了,率先亮相的是各路媒体,扛着“长枪短炮”对准了一块弧形状的防弹玻璃,玻璃内放了三张黑色的椅子,即将坐上这三张椅子的人,就是执行此次任务的航天员了。

    首先发言的,是航九载人飞行任务的新闻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副主任官方的感谢了各路新闻媒体,然后开始进入主题,“根据空间实验室飞行任务总指挥部决定,执行航天九号载人飞行任务的航天员乘组,由三名男航天员组成,他们分别是……”

    陆浅坐在沙发中间,怀里抱着一个抱枕。那抱枕是靳长风送她的,上面印着乔深帅气的脸,以用来缓解陆浅的相思之苦。陆浅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抱枕上的俊脸早被她的蛮力揉做了一团。

    手背忽然传来温暖的触感,陆浅侧目,发现周云澜轻轻地握住了自己的手。和周女士相处久了才发现,“周总”的强势,只针对她的工作和事业,她把所有的柔软和爱意,全给了家人。

    现如今,她也有幸成为了周女士的家人。

    陆浅放开抱枕,掌心向上,握住了周女士的手。另一只手揽住了林女士,聚精会神的看着直播。而后,电视里传来三个陌生的名字……

    三名航天员陆续亮相,陆浅瞪大了眼睛锁定着屏幕,却并没有看到她期待的身影。

    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的党委书记取代了副主任的位置,开始介绍航天员乘组的基本情况。

    陆浅手上卸了力道。

    老爷子取下老花镜,叹了一声,“还是落选咯!”

    岳老太太瞪了他一眼,愤愤道:“落选怎么了?落选就不优秀了?阿深他进队才多久?这么短时间内就入选飞行员乘组梯队了,这是史无前例的事儿!咱家阿深优秀得很!今年不上,明年也得上!”

    老爷子说了句大实话,“明年没有载人航天任务。”

    “那就后年,大后年,就咱家小子这条件,迟早得上去!”

    “是是是。”老爷子扭头跟女儿说,“你看你妈,都是我给惯的。”

    “死老头子又说我坏话呢?”岳老太太一回头,没见着陆浅,忙问周云澜,“浅丫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