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回到酒店,乔深洗了个澡,多少恢复了一些元气。短信铃声突兀一响,又打断了他的思绪。又是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发来的骚扰短信,乔深瞥了一眼,烦躁的把那号码拉入了黑名单里。

    刚躺在床上,邵然就打来电话:“老乔,你到酒店了没?周漾在天上居组了个局,全是大长腿的小姐姐,来浪一圈不?”

    大长腿……

    乔深脑子里轰然划过陆浅那双腿,身子一僵。

    “喂,老乔?吱一声啊,浪不?”

    “不。”惜字如金的乔深去阳台上,点了支烟,吹了吹冷风,果然镇定了不少。

    “胸大,颜正,大长腿,确定不出来?”

    啪嗒一声,乔深把电话挂了。

    邵然是个坚持不懈的男人,他又发了微信过来,乔深无奈点开——“刚刚有个练家子的小姑娘,看上去忒不好惹,喝了两杯就非要拉着周漾过招。老周也是性情中人啊,直接把人拉去开房了,贼刺激,我说你不来别后悔啊?”

    练家子、忒不好惹、喝了两杯、开房……

    这一个个词语,着实扎心。乔深这嘴里的烟,瞬间有点辣喉咙。

    捻灭烟头,他抓了件浅蓝色衬衣换上,取了车钥匙就往外走。

    不夜城里。

    五六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把陆浅围了起来,刚被她踹了一脚的桃花眼,又耀武扬威的回来了,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警告她:“你要是跪下来叫我三声好老公,老子今天就饶了你!”

    “好……”醉了个七八分的陆浅,突然乖乖鼓起掌来。

    桃花眼一看有戏,笑意立刻爬上那张猥琐的脸,咸猪手朝着陆浅的脸蛋伸过去,只不过还没碰到,就被陆浅一巴掌拍开:“好个屁好!”

    她揪着男人的衣领:“你们五六个大男人,合伙欺负一个小姑娘,九年义务教育就这么教你们做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