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就在陆浅跌出栏杆的那一瞬,乔深半个身子探出去,就在千钧一发时,抓住了陆浅的手臂……

    陆浅虽然不胖,但身上的肌肉却是实打实的,乔深的手臂没办法长时间承受她的重量,好在陆浅左边有一根管道,左脚刚好够到,她踩在管道上,找到了一只脚的落脚点。

    “抓紧!”乔深皱着眉头,扣紧了陆浅的手臂。可是她的皮肤太滑了,乔深使不上力气。

    陆浅反手扣住乔深的手腕,努力维持着平衡。陈奇飞速跑过来,抓住了陆浅的另一只手。

    “抱紧我!!”乔深咬牙吩咐酒店经理。一旁的民警也终于反应过来,纷纷上前稳住乔深。

    “抓紧我!”乔深看着陆浅,深邃的眸子因为用力过度而泛起了红血丝。

    他侧眸看了一眼陈奇,听陈奇数着一二三一起用力。数到三的时候,陆浅左脚落脚点用力蹬了一脚,乔深和陈奇等人合力,把陆浅抓了上来。

    爬过栏杆时,乔深抱住了陆浅的腰。他右手就在刚刚抓住陆浅的那一刻受了伤,此时使不上力气,手臂一软,抱着陆浅一起摔倒在地上。

    陆浅扑在他身上,柔软的唇贴上了他的胸。仿佛能感受到他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陆浅死里逃生,心脏也小鹿乱撞得厉害。男人的胸前有股独特的味道,像是山茶花的香气混着薄荷味道,没有夏日炎炎的汗味,倒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

    陆浅心跳越来越快,比刚翻下栏杆的那一刻还要跳得剧烈。

    她抬起头,唇瓣从他的胸前撤离。

    正想起身时,却被身下的男人突然扣住了腰……

    陆浅懵了一两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