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浅是被周慕一扶着出来的,两个女人的脸都红得像是丢进染缸里染过一样。乔深不能理解,就是做个彩超,怎么出来会是这幅神情。

    乔深从周慕一手里接过陆浅:“没事吧?”

    陆浅没回,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周慕一同事说的那句‘不是太短,就是太软’。眼神不受控制的瞥向乔深的腿,又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只瞄了一眼,就迅速抽回来。

    乔深被她看得莫名其妙,只好问周慕一:“结果怎么样?”

    “你先带她去办公室吧,我去拿其他结果。”乔深把陆浅扶到办公室,掩上房门,“到底做什么检查了?”

    “彩、彩超啊!”陆浅眼神游离。

    乔深浓眉淡锁:“那你怎么这幅表情?”

    陆浅摸自己的脸:“我什么表情?”

    乔深看着陆浅的坐姿,本来想说‘痔疮疼’的表情,可意识到这话太过直白,且具有挑逗意义,遂摇头:“没什么。”

    空气突然安静,房间里的中央空调呼呼往外冒着冷气。陆浅偷瞄了乔深数次,张了张嘴,又强迫自己闭上。

    “想说什么就说。”乔深起身接了一杯水,递给陆浅。

    房间冷气足,水是温热的,陆浅捧在手心里,很舒服。

    “我就是想问问,你那个、那个……你……算了,没什么。”陆浅鼓足了勇气,却还是临门一脚,怂了。

    乔深单手撑在桌面上,低头问她:“你到底想问什么?”

    陆浅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水,一个劲儿摇头:“没什么。”

    “陆浅……”

    “真没什么!我就是想谢谢你!”陆浅语速像连珠炮似的说,“谢谢你陪我来医院,谢谢你帮我预约周主任的门诊,谢谢你刚刚去帮我缴费,还在这里陪我等结果。”

    始料未及的感谢,倒是让乔深有些意外了,他怔了片刻,正在考虑要如何回应这话题。

    陆浅又说:“有你这种朋友,简直太靠谱了!”

    乔朋友:……不想说话。

    陆浅心虚,不敢再看乔深,一双黑曜石似的眼珠子,到处瞎转悠,不经意间瞥到墙上的吊钟……

    “操!”陆浅放下水杯,站起来,动作太猛,牵动了屁股,只能龇牙咧嘴的说,“我时间不够了,要回部队了!”

    乔深瞥了陆浅一眼:“你刚刚说什么?”

    “我时间不够了,得回部队了,一会儿我自己联系周医生吧!”

    陆浅随手抓了一张周慕一的名片,转身去开门,刚摸到门把手,乔深走到她背后,伸手按住了门板。

    陆浅被他困在怀里,只能无辜又迷茫的抬头看他,语气真诚:“深哥,我时间真的不够了。”

    乔深被那句‘深哥’叫得心头一颤,好不容易才稳住,继而表情严肃地警告:“以后不许说脏话。”

    “……”乔深真不愧是周主任的表妹,这兄妹俩都是师范大学毕业的吧,板起脸来教育人的时候,一个像小学老师,一个像教导主任……

    陆浅懵了半秒,连续点头敷衍:“好好好,不说不说。”

    “还有,手不能使劲,下个星期再过来拍片,记住了吗?”

    陆浅点点头,只是这语气,怎么这么像在哄闺女啊……

    乔深帮她拉开房门,顺手揉揉她的短发:“楼下有车等着,车牌尾号05F,快去吧。”

    他理解陆浅的工作性质,自然不希望她因为迟到受处分。所以楼下那辆车,早就安排好了。

    陆浅问:“那你呢?”

    “帮你拿了结果就走。”

    陆浅看着乔深,突然说不出话来,饶是再没心没肺的她,还是被乔深的细心体贴感动了。她实在想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公平,给了他常人无法企及的美貌,又非要给他安排一个生理缺陷。他这么好,这么体贴,怎么就又短又软呢?难道说,他是知道自己有生理缺陷,才想在其他地方弥补,所以变成得如此温柔体贴?他这前半生,过得该有多心酸呐?

    陆浅嘴一抿,同情的眼泪都快溢出眼眶了。她紧紧地抱住乔深,像慈爱的老母亲一样轻拍着他的后背:“深哥,你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