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浅跑到门边一看,只见斜对面的套房门口,一个高大的男人拦腰抱起了一名花季少女。少女双手撑在门框上,大半个身子已经进了套房,而男子就站在门口,正抱着少女把人往屋内推。

    少女一边哭一边喊,一看就不是心甘情愿的。

    陆浅眉头一皱,刚要上前,却不小心看到了男子的侧脸。这不看不打紧,一看……等等,不正是天台上的浴巾哥吗?

    乔深?!

    陆浅顿住脚步,那女的又是谁?好像不是下午为了他跳楼的苏安琪啊!

    正在陆浅发呆时,只听乔深语气不善的吼了少女一句:“闭嘴!”

    “求求你了,你放开我吧……”

    少女无助祈求的声音传入陆浅的耳朵里,让她瞬间想起今天下午被渣男把自己拉进套房强吻的事儿。她头脑一热,撸起袖子就朝前冲。冲了两步,又冷静下来,她唇角一勾,脑海里有了计策。

    两秒后,陆浅拨通了报警电话:“喂,110吗?我要报警,我在星城大酒店22楼目击有个男的想性.侵一位女同志,对,我亲眼看到的,你们赶紧过来吧……”

    陆浅把酒店套房的详细地址报给了片警,警察局距离星城大酒店也就两分钟路程。片警出警速度奇快,很快就找到了目击证人陆浅。

    陆浅二话不说就领着一胖一瘦两个警察朝乔深跑去,她指着还在继续纠缠的二人:“警察同志,我亲眼目睹这位男同志强迫这姑娘和他开.房!!”

    这男的高大英俊,一脸冷漠。姑娘却眼眶湿润,一脸委屈。两人又抱在一起,举止暧昧,看起来还真像陆浅说的那么回事儿……

    “开-房?”乔深松开怀里的姑娘,突然笑了。

    姑娘猝不及防被摔在地上,砸了个四脚朝天。

    “是你?”乔深眸子一抬,看向陆浅。

    陆浅从小就胆大,可是这男人戏谑的眼神却让她觉得脊梁骨都生出一股凉意来。

    胖警察把陆浅护到身后,瘦警察语气严肃的抬头看着乔深:“同志,我们接到热心市民报警,举报你意图对这位姑娘实施性.侵,能说说你们这拉拉扯扯的是在干什么吗?”

    乔深愣了片刻,然后竟然轻轻地笑了起来,他回头看着陆浅:“热心市民?”

    陆浅没理他,而是弯腰扶起了摔倒在地的花季少女,哪知少女突然推开她,上前挽住乔深的手臂,含情脉脉道:“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他没有强迫我,我是她女朋友。”

    “姑娘,你说实话,别怕,警察同志会还你一个公道的!”陆浅以为姑娘是迫于乔深的yín威才这么说,可是这姑娘的眼神盯着她就像看着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病友一样。

    陆浅被她的眼神看得不自在,逐渐意识到……今晚的事儿很有可能真的是个误会……

    虽然乔深够渣,但外形条件确实惊为天人啊!合身的浅蓝色衬衣包裹着他完美的体型,将禁欲系那股衣冠禽兽的范儿凸显得淋漓尽致。就连她这个身经百战的颜控都难以抵抗,更何况这涉世未深的花季少女……

    意识到自己可能闹了一个大乌龙,陆浅心虚的看向两位警察同志。

    胖警察看清这其中的门路之后,站出来打圆场:“这既然是女朋友……”

    “她不是我女朋友。”乔深掰开少女的手,平静的朝旁边挪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