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江尔易僵住了,直到电梯门合拢都没回过神来,眼前那一幕的冲击性实在是太大了。

    电梯里,乔深意犹未尽的咬了陆浅的下嘴唇,说不出有多缠绵,反倒像是惩罚性质的撕咬。

    趁陆浅动手前,乔深把人松开了。

    陆浅还在神游,她和乔深接吻了,乔深主动吻的她。他嘴唇很热,很软,是自己熟悉的香气。他很比江尔易还强势,好像早知道门外站着的人是她,把她拉进去就抵在了墙上,半秒反应的时间都没给她,就弯腰覆上来了。

    她想伸出手背擦擦自己的嘴唇,又怕这动作会让乔深误会自己嫌弃他。其实……他吻技不太好,陆浅确实有点嫌弃。可是心脏的跳动正在告诉陆浅,就算他吻技再烂,他还是赢得了她的心,前半生匆匆忙忙近三十年,陆浅的小心脏就没这么活跃过。

    “这、这么巧啊?”电梯里空气太闷了,陆浅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说出口又后悔了,这话题实在太傻了!

    乔深站在前面,背对着陆浅,头也没回的说:“我下楼来接你的。”

    这言下之意是,不巧,我故意的。

    陆浅透过反光的电梯门偷瞧乔深的脸,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刚刚……”

    “我没有坏你的好事吧?”乔深回头,居高临下的望着陆浅。

    “没。”陆浅又偷看他一眼,“你都看到了?”

    “陆浅,我江尔易,喜欢你!”乔深学着江尔易的语气,重复了一遍他在机场的告白。

    陆浅:“……”好吧,他都看到了。

    乔深问:“会拒绝吗?”

    陆浅挠了挠头:“会、会的吧!”

    只是还没想好要怎么拒绝他才能不伤害他,毕竟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兄弟了。

    正在陆浅头疼时,乔深说:“拒绝的时候干脆点,就是对他最好的尊重。”

    陆浅震惊的看着眼前人,这人怕是有读心术。

    电梯门开了,江尔易已经站在了门口。他是跑楼梯上来的,这会儿还喘着粗气。汗水顺着睫毛往下淌,一双眼睛猩红的盯着乔深。深刻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他把乔深从电梯里拽出去,揪着乔深的衣领。忽然,一只手强势地扯开他的手臂……

    陆浅抓住江尔易:“我有话跟你说。”

    江尔易被陆浅拉进了屋,

    乔深摸出钥匙把门打开,一阵烦躁倏地涌上心头。‘哐当’一声,门又被他摔上了。摸出烟盒点了一支烟,乔深就斜倚在走廊栏杆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陆浅的房门。

    没盯多久,江尔易出来了,一双眼睛红通通的,倒不像是哭过,不过乔深敢肯定的是,江尔易被拒绝了。

    虽然这么想有点不太仁义,但说实话乔深挺爽。他冲着江尔易笑了笑,换来对方一记冷眼。那小白眼翻得,乔深都有些心疼了,毕竟这小子才23岁,还没经过社会的洗礼,倒是在爱情里栽了个大跟头。

    乔深的眼神越是温和,江尔易就越是火大。陆浅拒绝的话犹言在耳,她说:“二姨,咱们俩不合适。你比我小了快五岁,这些都是客观条件。但主观上来说,我实在不喜欢年纪比我小的。”

    江尔易想过很多被陆浅拒绝的理由,比如‘你家条件太好了,咱俩不合适’,那他可以说‘复员后我可以白手起家,靠自己的能力养你’,再比如更直接的‘我不喜欢你’,那他可以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改’,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拿年纪来说事儿,出生年月日这种事情,是生来就注定的,他也无力回天啊!

    偏偏乔深这个年纪比陆浅大那么一丁点的人,还用那种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江尔易强忍住揍他的冲动,走了。电梯半天不来,身后的眼神如芒在背,江尔易回头瞪了他一眼,冲安全楼道口走了。

    陆浅出来时,乔深就在门外站着,手里那支烟,燃了一大半。

    终归是尴尬的,陆浅不太敢看他:“还没进屋呢?”

    她笑着说:“天气好像转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