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醒了?”乔深顺手递了一条毛巾过去,“擦擦脸。”

    陆浅乖乖接过毛巾擦脸,一张小脸擦得白白净净,终于露出那双黑漆漆的眸子。

    “下午在灾区,手机没电了,刚回来。”

    他的解释让人听得很安心,可是一听到他去了灾区,陆浅心又吊了起来:“这几天你一直在灾区吗?”

    乔深抬眸看了她一眼,随即扬起唇,笑了。陆浅一开始就是被他这皮囊诱惑的,自然受不了他这样温暖的笑容,就像十二月的天气里,升起了一轮温暖的太阳,照得她浑身暖洋洋的,也有可能……是这被子太暖和了。

    深灰色的床单,很眼熟。房间的布局和上次陆浅住过的次卧不一样。这是乔深的房间,她睡在他睡过的床上。床单被罩应该是新换的,只有洗衣液的香气扑鼻,可是这房间里的每一处,都有他独特的气息。

    “我自己来吧。”乔深帮她上药的动作很轻柔,酥酥痒痒的,像蚂蚁在爬,陆浅不太习惯。

    乔深按住她跃跃欲试的手:“别动。”

    “我一会儿还要洗澡的。”陆浅小声说,“擦药浪费了。”

    乔深手上的动停下来,一瞬不眨地望着她。红血丝缠上他的眼球,像复杂的蜘蛛网。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一会儿还要回家洗澡。”她越解释,越凌乱,急得坐了起来。

    “好了。”乔深合上医药箱,语气很稳地说,“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我去洗个澡。”

    乔深打开衣柜,拎了一件睡袍去浴室。

    陆浅坐在床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浴室传来的水声越来越清晰,玻璃门上晕染了一层热气,浴室里的景致若隐若现,隐隐约约还能看清乔深的体型轮廓。

    陆浅脸上热气腾腾,体温也逐渐升高。

    她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就来到了这儿。她前前后后一共来过两次,一次是坐着消防车,一次是和乔深一起。可门卫把她认熟了,寒暄了两句就把她放了进来。

    她在别墅门口站了很久,一直没有敲门。

    她不知道见到乔深的时候该说什么……

    是投进他的怀抱大声的说‘我也喜欢你’,还是告诉他‘对不起,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陆浅的心态变了,从前的她总想躲着乔深,因为害怕自己会爱上他。现在的她想推开乔深,是因为害怕失去他。

    这样的情绪,在江尔易的意外发生后更甚,而这在萧泊舟身上却是从未有过的,所以她惶恐不安,甚至连门都不敢敲。

    后来发现别墅里没开灯,她就蹲在地上睡着了。

    说来奇怪,他这后现代的装修风格,看起来明明阴冷得很,可她就是觉得温暖,像他的被子,更像他的体温。她依赖乔深带给她的安全感,就是水滴渗透棉花一样,越陷越深。

    乔深出来了,洗了澡,刮了胡子。蜕去颓废的外壳,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他出来的时候,陆浅已经走到门边了,看样子打算不告而别。

    他一条浴巾扔过去,刚好盖住陆浅的脑袋。哪晓得那丫头这么傻,明明被遮住了视线还硬要往前走,一脑袋撞在门框上,哐当一声响。

    陆浅捂住头,‘哎哟’了一声,扯下浴巾。

    乔深正好捧住她的脑袋,问:“没事吧?”

    “你说呢?”陆浅拍着门板,“实木的吧?”

    “知道实木的还往上撞,碰瓷么?”乔深笑着撩起她额前的碎发,检查她的伤势。

    距离一下子就被他拉近了,近得陆浅一抬头都能看清他扎进眼皮里的睫毛根。

    陆浅想,如果乔深不做飞行员,去娱乐圈凭颜值应该也能打下一片天地。她还不习惯和他这样近距离对视,所以逃避的转向了别处。目光所及之处,正好是几排展架,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飞机模型。陆浅想,乔深应该很爱他的职业。

    突然就想起邱伯华说过的话——像他这样的人才,实在不该被埋没了。

    “好看吗?”乔深的声音打断陆浅越飞越远的思绪。

    陆浅下意识点点头:“好看。

    他问:“比我还好看?”

    陆浅一回过头来,就看到他线条凌厉的侧脸。

    谁能有他好看呢?漂亮的小鲜肉没有他的硬朗,硬朗的男人又不像他一样,长着一张男女通杀的脸。

    陆浅好奇,乔深的父母得好看成什么样,才能生出像他这样好看的孩子。可是乔深家里干干净净的,哪怕是卧室,都找不到一张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