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番外九瑞王府当初的那些人沈锦没有想到,再一次听到沈梓消息的时候,竟然是她要死的时候,沈梓比她略大一些,真算起来如今也不过二十六,看着跪在地上的丫环,沈锦开口道,“我知道了。”

        那丫环沈锦看着眼生,年纪也不大,想来是沈梓这几年刚放在身边的,想一想沈锦竟觉得记不清沈梓的样子了,那时候替楚修远选后的时候,沈锦倒是见过沈梓,只是那时候的沈梓让沈锦感觉太陌生了,她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一身红衣的漂亮姑娘。

        沈锦是不喜欢沈梓的,自然不会因为沈梓的事情感觉到悲伤或者难受,反而觉得有些怅然,看着小丫环惶恐的样子,沈锦也不愿意为难这么个孩子,说道,“安平带着她下去吃点果子。”

        小丫环咬着唇,跪在地上磕头说道,“夫人您去看看我家夫人吧,就当……就当让我家夫人走的舒服些。”

        说完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沈锦看了安平一眼,安平上前扶起那个小丫环说道,“不要哭了,我带你下去梳洗下用些果子。”

        等小丫环下去了,赵嬷嬷才低声问道,“夫人,你准备插手吗?”

        沈锦开口道,“让人把那个丫环送到母妃面前,问问母妃吧。”

        听那小丫环的意思,怕是沈梓在郑家过的并不好,如今怕是要不行了却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按着沈锦的地位是不怕得罪郑家的,所以管或者不管都是无碍的,只是沈梓说到底也是瑞王府的姑娘,虽然瑞王说不认她,也不让她进瑞王府,出身却是不变的,若真和小丫环说的一样,连最后的体面也没有了,瑞王府也是要管上一管的,并非管沈梓的死活,而是瑞王府的面子。

        果然没多久,瑞王妃身边的大丫环就过来了,不仅带了王府新作的一些糕点、瑞王妃庄子上新送来的野味等东西,还带来了瑞王妃的意思,这件事瑞王府不出面了,麻烦沈锦和沈琦去一趟,随他们处置了。

        其实这件事确实不适合瑞王府出面,先不说瑞王能力,就是沈梓和沈锦之间的纠葛,轻了不好重了不好,还不如直接让沈琦和沈锦出面,其中以沈锦的意见为主,全看沈锦想要怎么处置了他们。

        这点两个人都清楚,沈锦觉得事情拖着反而不好,就和沈梓约了时间,把那个小丫环暂时住在沈梓那里,楚修明知道这件事后,只是问清了时间后,就没再多说什么,不过倒是专门安排了侍卫和丫环,免得沈锦去了郑府被冲撞了。

        郑府也是世家,只是子孙无能,到了如今不过是勉强维持着世家的面子,可是偏偏郑府还事事讲究,哪一个嫁进郑府的姑娘不是十里红妆,可是如今那些嫁妆又能剩下多少。

        沈锦和沈琦的马车停在郑府的大门口,沈锦抬头看了看郑府的牌匾,如今郑府的光鲜多少是靠着沈梓的嫁妆撑起来的,可是沈梓又落得什么下场?

        沈梓就算有千般不好万般不是,对郑家却没有丝毫的不妥,就算再多的恩怨也是她们姐妹之间的,和郑府有什么关系,沈梓落得如此下场,沈琦心中难免有些说不出的怅然。

        倒是沈锦没什么想法,这条路是沈梓自己选的,当初瑞王妃给了沈梓别的选择,可惜沈梓以为瑞王妃害她,执意选了郑家这门亲事,却不知以沈梓的性子,嫁到这般人家才是受罪。

        看着门口的郑老夫人等人,沈锦扭头看了沈琦一眼,沈琦也收拾了情绪,面上没有丝毫的情绪。

        沈琦和沈锦身上都是有诰命的,郑家众人都需跪迎,沈锦看了郑老夫人一眼,就和沈琦带着人走了进去,等众人进去,随行的丫环才让众人起来,郑老夫人年岁已经不小了,被贴身丫环扶着这才站稳当了,“婆婆你看……”立于郑老夫人身边的大儿媳低声问道。

        郑老夫人脸色苍白,闻言只是看了大儿媳一眼微微摇了摇头,据她所知那沈梓早就和瑞王府断了关系,又和沈琦、沈锦等姐妹关系极差,若非如此她们也不敢如此作践那沈梓,可是如今沈琦和沈锦突然到访,一来就弄了个下马威,看来不好善了,不过若是真追究起来,大不了就把那个贱人交给瑞王府处置。

        沈琦和沈锦根本没有和郑家人说话的意思,被沈梓派去求救的小丫环带着众人往沈梓所在的院落走去。

        郑府毕竟辉煌过,此时还没全完败落,宅子倒是挺大,可惜有些地方因为年久失修倒是显得荒凉。

        而沈梓住的院落就格外偏僻,别说假山流水花草石玩了,简直杂草丛生,沈琦哪里见过这般的景象,眉头紧皱着,其实也是她们两人来的突然,若是提前送了拜帖,想来郑家就会给沈梓换个地方居住了,毕不会让沈锦她们看到这般的情景。

        沈琦瞪了身后的郑家人一眼,冷笑道,“郑家……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沈琦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没有丝毫的火气在里面,“我可记得沈梓并没除名。”

        不管瑞王府是个什么态度,只要沈梓一天没有除名,那么沈梓就是瑞王府的郡主。

        这话一出,郑老夫人出了一身冷汗,郑府众人更是面色惨白。

        沈琦说了一句后,就不再多言,只跟着沈锦一并进了院落,小丫环已经落泪了,她并不知道沈梓和沈琦她们之间的纠纷,在她看来都是瑞王府的郡主,可是沈梓过的实在凄苦了一些。

        郑老夫人等人刚想进院,就被侍卫拦在了门口,那些人并没解释的意思,只是眼神冷漠地看着郑家众人,郑家的人面面相觑,心中更加不安。

        沈锦和沈琦刚进屋就闻到一股异味,就连沈锦都忍不住蹙眉,这边屋子有些潮湿,因为沈梓的病,倒是没有开窗户,还有一个婆子在屋中伺候,只是并不用心,猛地看到这么许多人,整个人都乱了起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本就是郑府一个粗使婆子,若是有些后台也不至于被放在这边。

        沈琦的丫环拦住了那个婆子,也不用她来动手,几个人就开始收拾了起来,沈琦看着病床上面色灰白的沈梓,叹了口气说道,“把陈大夫请来。”

        她们既然已经知道沈梓病重,这次自然是带了大夫来,不过等在外面并没有进来。

        “是。”

        丫环很快就把陈大夫给领了进来,陈大夫行礼后并不多言,直接为沈梓诊断。

        此番动静,沈梓才勉强睁开了眼,喘着粗气看向了沈锦,“哈……”她的声音嘶哑难听。

        小丫环赶紧倒了水,伺候着沈梓喝下说道,“夫人。”

        沈梓听见声音,眼睛动了动看向了小丫环,她从云端跌落谷底,最终愿意留在她身边的仅此一人,微微垂眸低头喝了几口水,此番总是要为这个丫环谋个前程的,她并非什么善心之人,可能要死了,所以才会动了恻隐之心吧。

        沈锦一直没有说话,等陈大夫诊断完了,就看向了他,陈大夫低声说道,“在下才疏学浅……”言下之意是沈梓没得救了,如今不过是在等日子罢了。

        “先开药吧。”

        沈锦开口道。

        “是。”

        陈大夫先让人熬了参汤,然后下去抓药熬药了。

        沈梓是没力气多说,沈锦和沈琦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屋中都沉默了下来,丫环很快就把屋子重新收拾了,冷水换成了热茶,那些破败的茶具也都换成了自带的,屋中点起了灯,也亮堂了起来。

        很快就有人端了人参汤过来,小丫环一直不敢吭声,此时赶紧接过喂了沈梓喝下,也不知道休息了许久还是人参的作用,沈梓的气色倒是好了许多,其实沈梓会成现在这样,纯粹是因为被拖累的,若是早些时候能好好养着绝不至于如此。

        沈梓被丫环扶着坐了起来,沈锦注意到沈梓身上的衣物还是出嫁前在瑞王府的,如今不仅不再光鲜,就连边都毛躁了,头发半百仅用布带系着,身上更没有了一件首饰,“落到今日我不甘心。”

        沈锦开口道,“你想我们帮你做什么?”

        沈梓咬牙说道,“我要让郑家家破人亡,百倍还我。”

        沈琦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沈梓看向沈锦说道,“借我几个人。”

        “恩。”

        沈锦应了下来,心中隐隐明白沈梓想要做的。

        沈梓面色扭曲直接说道,“来人,把梅姨娘……”连着说了几个人名,有妾室有小厮有管事有丫环,“全部杖毙。”

        丫环看向了沈锦,等沈锦点头了,就直接去外面传话,没多久就听见外面哭闹求饶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哀嚎,丫环恭声问道,“夫人可要堵嘴?”

        沈锦看向了沈梓,沈梓咧嘴一笑说道,“我要听着他们去死。”

        沈琦微微皱眉,也知道沈梓是恨极,她性子本就是瑕疵必报的,此时知道大限将至,更是无所顾忌,不过郑家的所作所为,这些个下人都敢作践王府之女,死有余辜了。

        浓重的血腥味从屋外传来,哀嚎声足足响了半个时辰,才把沈梓说的人全部打死,尸体就堆放在一旁。

        沈梓带着一种不正常的兴奋,等再无声音了,咳了血出来,小丫环被吓得够呛,倒了水给沈梓漱口,沈梓咳嗽了几声说道,“把我的嫁妆搬走,我死也不死在郑家,我要休了他。”

        “自当如此。”

        沈琦开口说道。

        沈梓看向沈琦,“我要带着这个小丫环……和这个婆子。”

        那个婆子笨手笨脚的,可是照顾她很用心,为了她没少被人欺负,郑家是死定了,沈梓也不想看着她们受罪。

        沈琦点头说道,“好。”

        沈梓微微垂眸,手按在了小丫环的手上,“我不回瑞王府,给我找个庄子就好。”

        沈琦还想再劝,就听沈锦说道,“好。”

        沈梓风风光光的出嫁,按照她的骄傲怎么肯这般凄凄惨惨的回去。

        “谢了。”

        可能真的要死了,沈梓忽然通明了许多,想到以往的那些恩恩怨怨,觉得可悲可笑,谢字说出口,沈梓就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

        沈琦叹了口气,掏出瑞王妃早先派人送来的嫁妆单子直接交给了一个嬷嬷,又吩咐人弄了马车来,安排人抬着沈梓上了马车,根本没有见郑家人的意思,只是留了侍卫等来帮着嬷嬷收齐嫁妆,限郑家三日之内把嫁妆归还。

        有瑞王府的面子在,虽然不合常理,可是依旧办理了这起休夫事件,郑家早就把嫁妆花得干净,有些早已送人,能要回来的都要回来,要不回来的直接换成了银子,为此郑家更是把祭田祖产都给变卖了,才堪堪补上。

        沈梓的死悄无声息的,在第二天早上小丫环去伺候沈梓的时候,才发现沈梓已经死了,不过小丫环和那个婆子的后路已经安排妥当。

        对旁人来说,沈梓是千般不好万般不是,可是对小丫环来说,沈梓却是再好不过,看着嗷嚎大哭悲痛欲绝的小丫环,沈琦心中惆怅,“总归有一个人真心因她的死流泪。”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