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击破碎虚空,步入黑腔之中。

    湍流般涌动的狂暴灵力,化作一条坚固平稳的道路,洛德大致感知了一下方位,而后直接踏着瞬步赶过去。

    “等……等等我呀,老板!”

    小雨拽着她的扫帚,紧跟在洛德后面,屁颠屁颠的一路小跑。

    不多时,一道魁梧的身影,映入眼帘。

    见有人接近,在看清楚来人后,魁梧身影快步上前,稽首道:“吾等恭迎灵王……”

    “兵主部一兵卫,到底怎么回事?”

    洛德面色阴沉,直接开口问道。

    “在接到您的命令后,我就在穿界门外等候了。”兵主部一兵卫回道:“可左等右等,等到时间过了许多,还不见冕下出来,我就想着也许出了什么事,打算进来接应,但……”

    说到这里,他有些迟疑,顿了顿。

    “然后呢?”

    洛德催促道:“快点说!”

    “但等我想进去的时候,却发现整个黑腔,都被一股力量封锁了。”

    兵主部一兵卫挠着头,道:“我当时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于是马上下界,让浦原喜助想办法,打破封锁开启通道。”

    “可结果……并不行……”

    兵主部一兵卫神色颇为凝重,说道:“而且不止如此,我当时便想联络灵王大人,却发现通讯也被彻底阻断了。”

    “你的意思是……”

    洛德眸子骤然一缩,爆发出骇人的戾气。

    “思来想去,只有这种可能了。”

    兵主部一兵卫点了点头,沉声道:“有能耐阻断灵王的通讯,并且完全封锁黑腔,恐怕……也就只有她们可以做到了。”

    “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洛德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

    “浦原喜助还在检查,详细的情况……你可以问问他。”兵主部一兵卫指向身后。

    浦原喜助披着队长羽织,率领十二番队的几位成员,神色凝重的在黑腔内来回走动,阿近、涅茧利二人也在其中。

    洛德越过兵主部,径直走向他们:“找到线索了吗?”

    “参见灵王大人!”

    三人拱手参拜。

    “灵王大人,这里曾有大范围的能量爆发,根据残留的能量检测结果,显示是属于米迦勒冕下的力量。”

    浦原喜助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思绪,接着说道:“但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很奇怪。”

    “什么事?”

    洛德问道。

    浦原喜助看了看涅茧利,道:“还是让涅来说吧……这是他发现的。”

    随着洛德视线投来,涅茧利澹澹的道:“虽然有大范围能量爆发的痕迹,但奇怪的是仅有米迦勒冕下一人,并没有找到其他人的痕迹,也就是说……米迦勒冕下,似乎只是爆发了能量,却没有与任何人交手。”

    “这能说明什么?”洛德皱着眉,不太懂涅茧利的意思。

    “意思就是……”

    涅茧利深深地看着他,说道:“米迦勒冕下……有极大的可能性,是自愿跟随对方离开的,而不是战败后被强行带走的。”

    “不可能!”

    洛德怒斥道:“她怎么可能是自愿的?”

    “如果不是这样,我实在想不到,以米迦勒冕下的实力,是如何在没有爆发战斗的情况下,从黑腔中突然消失的。”

    涅茧利眯着眼睛,继续说道:“而且,根据我的推测,如果米迦勒冕下选择战斗,必然会引发黑腔大范围崩溃,灵王殿下不可能察觉不到,所以……只有这一种可能性,才能解释当下的这些问题。”

    闻言,洛德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确实如涅茧利所说的那样,米迦勒若是全力战斗,黑腔必然无法承受,坍塌崩碎时的波动,定然会引起他的注意。

    见气氛凝重,浦原喜助出来打圆场,说道:“或者,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性。”

    涅茧利接过话茬,说道:“当时的状况,也许是我们无法想象的诡异,让米迦勒冕下无法战斗,只能选择跟她们走。”

    “没错,这些可能性极大。”

    浦原喜助面带担忧,望着洛德,说道:“灵王殿下,目前米迦勒冕下失踪,她们的目标……很可能就是您!”

    “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

    洛德却是没有在意,那群家伙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未曾掩饰过,如今‘绑架’了米迦勒,无非又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只是……哈斯塔的预言,让他很是在意。

    他明明已经想要避开预言了,让米迦勒回到灵王宫避劫,却不曾想这一举动,恰恰促成了所谓的命运!

    这种感觉……很不好!

    就像是眼睁睁的看着,一步步踏入陷阱里面,无法挣扎的窒息感油然而生。

    “灵王殿下?”

    看到洛德在发呆,浦原喜助挠了挠头,又劝道:“我认为,您现在应该回到灵王宫,避免被她们抓住破绽。”

    “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

    洛德心底冷笑了一声,道:“既然她们费了这么大的劲,那我要是现在回去,岂不是让她们白费心思了?”

    “恕我直言,灵王殿下。”

    浦原喜助一步踏出,拱手沉声道:“米迦勒冕下已经失踪,您若是再出点什么事,三界都会因此而毁灭的!”

    这时,兵主部一兵卫也上前来,劝说道:“灵王,您乃三界稳定的楔子,安危至关重要,绝不能以身涉险,否则三界亿万万生灵,都将毁于一旦啊!”

    二人态度颇为强硬,坚决不同意洛德独行,期望他回到灵王宫。

    毕竟,灵王乃是三界的楔子。

    一旦作为楔子的灵王陨落,届时整个三界都会因此崩塌,彻底坠入那最初的「空洞」。

    而一旦三界崩塌,到时候被牵连而毁灭的,可不止是尸魂界和虚圈。

    要知道,尸魂界和虚圈,已经完全承担起了,漫威之中原本属于地狱的职责。

    甚至于……夺走了部分「死亡」的权柄!

    如果拥有部分「死亡」权柄的灵王陨落,到时候恐怕漫威宇宙……也会因为连带关系,出现大规模的毁灭。

    牵一发而动全身,便是如今的局势。

    “你们……是在威胁我?”

    洛德冷眸微眯,神色漠然的道:“和尚,你是打算把我也做成人柱,然后封印在灵王宫里面吗?”

    闻言,兵主部一兵卫面色骇然,童孔骤然勐缩,吓得直接跪下:“灵王大人,我……我从未如此想过啊!”

    眼和尚头皮紧贴地面,冷汗涔涔而下。

    虽然看不到,可那双注视着他的眼神,却犹如刮胡刀一般,激的他遍体汗毛耸立。

    “你呢?浦原喜助,最聪明的死神,一个不听话的灵王,你是不是要打算着,把我变成一个听话的灵王?”

    洛德轻描澹写的话语,却令浦原喜助遍体生寒。

    “不不不……灵王殿下,我不敢!”

    浦原喜助心里苦笑,他干嘛非要掺和进来,都怪这该死的胖和尚,忽悠他劝说灵王。

    一时间,黑腔内鸦雀无声。

    就连暴乱的虚空之力,也被一股浩大的威压镇服,整个时空都好似静止不动。

    浦原喜助和兵主部一兵卫跪在地上,二人瑟瑟发抖,冷汗都打湿了衣物,浸出一大片的水渍痕迹。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洛德冷冷的俯视着他们二人,道:“通知护庭十三队,自今日始……与七大地狱开战,屠灭一切胆敢阻拦者。”

    言罢,他转身消失。

    “遵灵王御令!”

    见灵王离去,和尚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擦了擦脑袋上的冷汗,暗道自己可算是过关了,刚刚差点就没命了。

    “和尚啊和尚,我可是被你害惨了……”

    浦原喜助满脸苦涩,道:“刚刚灵王大人……明显是认真了,咱俩差一点,就差那么一丁点,恐怕就要死了。”

    “诶……”

    眼和尚沉沉一叹,看着灵王离去的方向,神色极为复杂,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灵王啊灵王……请不要让我……再封印您一次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