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祭天古城上空,一座虚空祭坛图腾若隐若现。

    其中,一道道的道痕呈现出了繁复的光晕,光晕盈盈闪闪,明灭不定。

    接着,一抹抹道韵形成如一簇簇的仙魂本源,极速的涌向了老妪天姥以及苏鸿钧。

    两人的气息顿时变得更加的深不可测了起来。

    同时,两人浑身的那种强大气息,直接引起了天地间的规则的异变。

    这是境界和能力达到了这一方世界的上限,引起了天地规则的制衡状况出现。

    而这般情况发生之后,这种制衡的过程立刻变得无比激烈了起来。

    很快,这种制衡引得整片天地仿佛开启了狂暴的模式,虚空都阴暗冰冷了起来。

    虚空之中的法则与道痕,开始扭曲,整个世界,如同随时都会被未知的力量挤压粉碎。

    在这种强大的规则挤压下,苏鸿钧和天姥的能力更进一步成长,如立刻就达到了一种全新的极限。

    这样的蜕变,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过程固然激烈,可苏离却也全部的看在了眼中。

    他可以在抬手之间制止,却选择了冷眼旁观。

    一直到这种变化终于完成,苏离才带着一抹嘲讽,道:“又是这种手段。”

    “这样的手段,在一段时间之内,的确是近乎完全无解的。”

    “可惜。”

    “可惜今时不同往昔。”

    被苏离居高临下的盯着,哪怕是已经经过了天道制衡级规则累积战力和境界,苏鸿钧和天姥都有着一种很是难以言喻的压力。

    原本,在类似于‘实时更新’的手段下,他们两人的境界和战力达到了这一方世界的绝对极限,绝对的巅峰,近乎只差毫厘就可以踏足圣人之境。

    可即便如此,他们发现,在面对眼前这个青年男子‘苏忘尘’的时候,也依然无比的惊悚,毫无对战之心。

    不是没有勇气,而是完全感应不到任何的希望!

    天姥此时被苏离的冷冽目光盯着,脸色也是一阵青一阵白,十分的精彩。

    苏离那一番话,那一种如同审判般的语气,对于她而言,不啻于是最大的羞辱。

    可如今她非常清楚,她只能忍着。

    内心深处,天姥的心都沉寂了几分,那其中隐含着无比凶残而深邃的肃杀杀机,同时,她的眼眸深处,一抹幽冷的光芒一闪即逝。

    苏离一直盯着天姥,此时其这般表现,又如何能脱离他的谛听能力?

    是以,对方的心思,自然被苏离直接堪破了。

    也是如此,苏离的眉头不由一皱。

    天姥这时候一个激灵,忽然便察觉到大脑一片迷糊,随后又立刻变得正常了几分。

    这和她之前想要入侵对方的手段,有极多相似的地方。

    那一刻,天姥立刻明白了什么,脸色狂变。

    “轰——”

    下一刻,她陡然出手,手中的拐杖再次猛的刺出。

    这一击,仿佛天地间炸开的金光,一击便直接打破了这片天地的规则限制,以至于恐怖的压制力疯狂爆发,无限压低天姥的战力。

    可即便是有天地规则压制,她这一击依然是跨越了这个世界的巅峰级战力的。

    之前一击落空,她的确无比忌惮。

    可此时,她忽然意识到,或许对方只有拥有类似于神秘的虚空仙术之类的手段,可以化有形为无形,所以才可以不被击中。

    但是这样的手段,也不可能多次使用!

    “嗤嗤——”

    蕴含金光的拐杖直接变得铺天盖地一般大小,金光破灭了虚空,冲击力如能直接将整个祭天古城掀翻。

    这一击,如金光天岳,自银河九天而下,所向披靡!

    苏离眼神平静的看着这一幕,这一次,他没有继续承受攻击,而是同样出手了。

    他心念一动,身后顿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天地法相。

    天地法相,恍若真正的盘古巨神,其出现的刹那,便忽然由返璞归真的状态,直接衍化为无敌古神、天道圣人一般的无敌存在。

    下一刻,一柄恐怖的战斧出现在巨大古神盘古法相的手中。

    巨斧横空,劈天一击对应着天姥那一根金光巨无霸拐杖劈了过去。

    而施展出金光拐杖的天姥见状,如金光铜铃般闪烁璀璨杀机凶光的双眼,眼瞳猛然收缩,心中骇然而又再次惊悚不已。

    一种无法形容的大恐怖油然而生,冲击她的心神乃至于仙魂。

    以至于,她如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感,浑身瞬间凉透。

    一股更恐怖的寒意直透脊背,让她心神狂震,心绪不宁,六神无主!

    “这怎么会……”

    “不可能,他的战力……完全跨越了极致的上限,却还没有天地规则的碾压级压制……”

    天姥心中惊骇,眼瞳之中显出的信息,更是如她想要嘶吼出来的不甘。

    原本她以为,跨越这一方世界的规则上限级的战力,哪怕是强大到破限一点点,那都是鸿沟上的逾越,那对于‘苏忘尘’的出手,绝对是碾压级的。

    可现实完全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更可怕的是,这一幕战斗既然开启,于万分之一刹那,便已经定下了结局。

    就如时间轴上一个点一旦被定义,由这个点散发的时间法则和对应的秩序奥义,就可以定义出对应的时间轴。

    “噗——”

    天地法相手中的盘古斧,一斧头劈出,顿时就劈飞了那巨大的拐杖金光,并余威不减。

    “啊——”

    天姥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整个人仿佛遭遇到了降维打击一般。

    明明天地法相手中的盘古斧劈中的是巨大的金光拐杖,可是结果,却是天姥的身体立刻四分五裂,并根本无法阻止的喷血。

    天姥的身体狠狠砸在了祭天古城的城墙上,整个城墙都剧烈的震荡了起来,却并没有倒塌。

    而被这一击击中的天姥,则是如一滩肉泥,从祭天古城最上方的城墙,随着墙壁‘汩汩’流淌而下。

    “比战力?哪怕是你真正的拥有这样层次的战力,也依然是同样的结果。”

    苏离淡淡开口。

    接着,他衍化的盘古法相,直接抬手朝着虚空一抓,一道无比恐怖的制衡战力的天道法则被他抓在了手中。

    “嗡——”

    他抬手一捏,这天道法则顿时汇聚如实质,化作一道恐怖的紫色闪电。

    “轰——”

    紫色闪电光芒炽烈,扭曲挣扎如打神鞭,化作光影,狠狠劈中了那一滩血肉之中的各种金色光点。

    “啊——”

    天姥再次惨叫。

    但是这一次的惨叫声只持续了刹那,便戛然而止。

    这名为‘天姥’,号称‘帝姥’,谐音‘帝墓’的存在,就这样的在这里终结了因果。

    上层因果被苏离一击击溃,灭杀,死穿。

    是以,她的所有果位如被天机削命,彻底的削断了。

    没有了对应的果位,这一片区域的所有因果将会崩塌,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样。

    一座高楼,若是从中间某个重要的横梁崩塌甚至是缺失了,那么上层就绝对站不住,直接就要垮塌。

    因果衔接的手段,层层套中套、魂中魂乃至于无限分身本体的手段,固然可以不朽不灭,可若是被斩断了脊梁,那就直接崩了。

    苏离运用的手段类似于时间轴的手段,直接定义规则、削断因果,斩灭本源。

    一套手段下来,无论对方如何挣扎,都是绝境,都没有翻盘的机会!

    这就是苏离为什么说苏忘尘直接当机立断断臂求生,或许不至于损失惨重。

    可他既然不肯放手,那接下来就是更进一步的被收割了。

    苏离一招杀穿天姥,几乎算是横扫了一般的帝墓因果。

    以至于,原本属于‘胡辰’该躺赢的诸多因果本源,全部无形的落入了苏离之手。

    但这些,苏离自己同样也没有吸收,反而全部任由系统吸纳储存。

    这一方世界,显然不是自己强大了就可以的,关键还是要系统强大在前,然后配合自身强大,这才可以时刻立于不败之地。

    这一幕发生,让苏鸿钧顿时吓破了胆。

    倒不是他怕死,而是这种死法,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修行到这一步,他又岂会没有‘死’过,但是所谓的死,和普通人睡一觉没什么区别,所以他是不畏惧的。

    可天姥的死,让他被完全的吓住了。

    他的脸色一片苍白,身影也在不动声色的变得虚幻了几分。

    显然,这是想要施展特殊的手段衍化真虚,然后脱离此地。

    只是,在他心中万分警惕,并让自己的变化非常的微不可查的时候,苏离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苏鸿钧毫不犹豫,浑身玄光绽放,刹那变得极为刺眼。

    下一刻,他便准备衍化光芒粒子消失。

    可是,苏离却只是冷哼一声,收了天地法相和天道法则紫电,亲自一步踏出。

    “轰——”

    苏离浑身绽放出了璀璨的仙光。

    人皇的绝对正统皇道威凛与气势,还有那种恐怖的生命底蕴高度,让苏鸿钧一双幽深而充满惊恐的眸子急剧收缩,本就无比惊恐的眼神顿时变得极为激烈、直白,骇然。

    “你……”

    苏鸿钧这时候,如在临死之前的回光返照,见到了真正的上清之上的圣人!

    就仿佛他是凡人,而苏离才是真正的‘鸿钧’一样。

    那种冲击感,让他不仅觉得自身渺小与卑微,还与对方有着真正的天壤之别。

    这种冲击,已经不仅仅是惊骇欲绝,更多的是彻彻底底的绝望。

    因为,就这样的一种皇道上位者气势威凛,就足以粉碎他的仙魂,寂灭他的道统,抹除他的一切。

    在对方的面前,他甚至感觉自身连蝼蚁都算不上。

    对方杀他,真的就像是斩草一般轻松!

    苏离深深的凝视着苏盘古,刹那之间,谛听能力发动。

    谛听,是一种类似于天机魂鉴术的能力,但是却更强大。

    这是天机神算的早期版本,拥有的是类似于窥心的能力。

    苏离此时动用这种能力,就是通过这时候被破开了所有因果道韵、圣道加持的苏鸿钧,来窥视苏鸿钧背后的深层因果信息。

    这就如同搜魂一样,直接蚕食‘记忆禁区’。

    这是最简单却也最有效的方式。

    哪怕,苏鸿钧的经历未必能看出什么。

    但是只要苏鸿钧吸收了之前‘系统卖血’的‘血’,那就必定沾染上属于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苏忘尘的因果。

    只要有一丝因果沾染上,那对于系统而言,对于苏离而言,要顺藤摸瓜,就容易得多。

    不仅如此,苏鸿钧的身份更不可能只是苏鸿钧这么简单。

    这个存在,甚至极有可能是苏忘尘的‘分身’之一。

    所以,这绝对算是一条大鱼。

    苏鸿钧的记忆禁区被侵蚀的刹那,整个人浑身一震,身上立刻无风自燃了起来。

    一股股白烟从他乌黑的头顶冒出,从盘着的道士头、玉簪四周逸散出袅袅烟气。

    这些烟气汇聚之后,化作了青色。

    是的,青色。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青。

    青烟冒出之后,其中出现了大量的灰雾粒子。

    青烟冒出,蕴含着‘祖坟冒青烟’的某些特征。

    而灰雾粒子汇聚之后,化作的灰雾又隐约和邪灵、恐怖的不死不灭特征契合。

    苏离盯着看了片刻之后,忽然一指头点出。

    一道御雷神炎自他的指尖射出,化作一缕赤电,当场刺中了处于异常状态的苏鸿钧。

    “嗡——”

    苏鸿钧眉心出现了一道如鬼婴般的邪恶黑气小人儿,只是这小人儿还没有能显化出凶残、狰狞的面容,便被赤电击中,发出了一声无声的惨叫。

    虚空中,顿时弥漫出一股股令人烦闷欲吐的恶劣腐尸般的臭气。

    而赤电灭杀鬼婴之后,余威不减,直接穿透了苏鸿钧的眉心。

    随后,苏鸿钧的魂海深处,一道七芒星般的红点,如灯笼一般飞了出来。

    每一盏红灯笼,其中都如蕴含着一颗特殊的神秘人头,十分诡异。

    但苏离却浑不在意,抬手一抓。

    “咻咻咻——”

    七盏灯笼顿时全部飞落向了苏离的手掌之中,并渐渐缩小。

    最后,七盏灯笼落在苏离手心之后,化作了一颗颗只有绿豆大小的血色水滴。

    苏离的手心里,顿时浮现出一缕浅蓝色的辉光。

    一只无形的、浅蓝色的小精灵迷迷糊糊的辉光之中飞了出来,然后像是蜻蜓点水一样,吸收掉了这七滴鲜血。

    这鲜血。

    正是系统之血。

    正是曾经卖出去的系统之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