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是怎么回事?”罗伯特在疑惑的同时,方元也在疑惑。

    他正在自己的空岛上,寻找着落单的怪物。

    在昨天和前天两天的奋斗中,他终于是搞定了空岛上大部分的怪物,至少睡觉的时候,不会因为“周围仍有怪物在游荡”而无法入睡了。

    只可惜,这些事情也就仅仅止步于此,那些存在于各种区域的怪物们,依然在孜孜不倦的朝着他袭击而来。

    方元在各种地方都放置了数量巨大的铁傀儡,这才勉强止住了怪物进攻的趋势。

    但是两天的战斗造成的破坏也是巨大的,所有的建筑和场地都有了不小的破坏,没有办法,他只能一点一点的修缮出来,用刷石机的石头和来自远方的海晶石,将空岛整个的补满。

    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方元估摸着至少要那么一二三天的样子,所以准备先去约翰等人建设的那个空岛看一眼,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做了个什么出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是吓一跳,这里已经被变成了类似广场一般的区域,但是上面却是一根根的柱子,分隔的相当规范,还做了二层三层的标识。

    这些人根本就没准备造什么特殊的建筑,他们在把整个场地搭起来,然后造楼!

    “这……真不愧是资本国度的人,合理!”方元眼角直抽抽,不过给他们的自留地,资源也是他们自己搞的,不去管。

    他到这里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这里没什么洞,也没什么怪物出没,是最好的居住地。

    他之前的房子,一觉醒来,开门来了只苦力怕,把他都给吓傻了,还好没啥事,但是心里也吓得不轻,只好搬家。

    虽然这里简陋了一点,只有房子和箱子,可是这里一望无际,根本不渝怪物的出现,可以让他短暂的休息一下,还是挺好的。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个铜片就这样出现在他头上,让他有些奇怪的捡了起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MC里怎么会有圆的东西?”方元很疑惑的想着,寻找着这个东西的来历。

    ……

    另外一边,罗伯特三人终究还是在对方的押送下,来到了这个基地附近。

    面前是严肃的检测机器,两个光头的男人直接被扭送了进去,只剩下他一个人,要被带着去见本地的最高长官,也就是现任美洲政府收到——邓肯。

    在这种情况下,一群士兵就对这个看起来似乎有些奇特的传送门,起了一点歪心思。

    这道门看起来就很是独特,让这些本来因为生活没有指望而变得有些颓丧的士兵们,开始找起乐子来!

    这毕竟是个末日,这些人都是杀过不少人或者动物的,所以他们直接抄起了枪,对着这个门就是一发子弹横扫。

    但是子弹没入了门中不知去向,才让他们稍微对这个神秘的东西,有了几分敬畏。

    他们开始往后退去,只剩下刚刚驻守的斯坦恩,还站在旁边,他觉得这里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吧?

    然后这里就出问题了!

    一个人形的虚影,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让所有还在发呆的士兵们,一下子就被惊动了,连忙拿起枪,想要安慰一下自己。

    一些本来还在近处的士兵,也都纷纷向外走,还好这里没什么普通人,要不然尖角之类的声音,恐怕早就响起来了!

    “这是谁丢的东西?”方元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就这样看着面前的一众士兵,他们已经抬起了手中的枪,似乎一不留神就要群发。

    方元摊开了手掌,露出里面那一个个像是铜币一样的圆形,“你们知道,这是谁丢的东西吗?”

    “先生,这可能是我们发出的子弹!”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让众人的神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是啊,看着对面也就是个普通人,难道还能对他们怎么样不成?

    “子弹?”方元周围,居然有人对着自己的方向发射子弹,是自己平时对这些家伙,过于仁慈了吗?

    “你们的长官是谁?罗伯特呢?让他们来道歉,我可以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方元说道,表情逐渐冷淡了下来。

    “不用,我们就可以向你道歉!”士兵们一阵哄笑,似乎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方元神色变冷,他知道这个时候,得让他们知道一下自己的本事了,要不然未来,这里说不准会出多少事情呢,不如杀鸡儆猴!

    他猛地一抬手,传送门已经来到了他手边,下一个瞬间,他出现了几个人的头顶,“我希望只有你们,而不是其他所有人都是这般傲慢!”

    “这是对你们不尊重的惩罚!”方元倒下一桶水!

    这可能是无限水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亮相,本来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人、平平无奇的水流,在方元那仿佛有着魔力一般的力量的操纵下,就这样从几个士兵的头顶轰然降落!

    方元不知道无限水在这个世界的表现,但是看在其他的物质表现出色的份上,这个水自然也就不会差。

    “轰!”剧烈的震动甚至引起了还在交涉的、室内的两人的注意力,无论是罗伯特还是邓肯,都有些意外的往外边看。

    会议室的人心领神会,直接往外面走,“长官,博士,希望你们先躲避一下!”有士兵说道。

    “不用了,现在这种时候就算是差,又能差到哪里去?”邓肯拒绝,继续和罗伯特聊着,“你们去看看,罗伯特先生应该也不需要吧?”

    “客随主便!”罗伯特很是随意的耸了耸肩,继续问道,“邓肯先生,不知道您对我的提议,了解的怎么样了?”

    “您说的话太过离奇,就算是我愿意相信,我手底下的那些人也不愿意相信不是吗?”邓肯摇头,很多事情我都做不了主,“他们已经承受过这样的痛苦,我怕把他们带进深渊中。”

    “这个您不需要担心,那位阁下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只要你们不冒犯他们,想必他会帮你们……”罗伯特说着自己认为相当正确的话语,就看到守卫士兵有些焦急的跑了过来。

    “长官,外面那些士兵和一个很奇怪的人打起来了!”走出来的事情一句话,让两个人都站了起来!

    邓肯想的是,会不会有意外发生,而罗伯特直接就想到了方元,他心里能够预想的到的,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的人,恐怕只有这一位了!

    他们一起往外面去看,怪不得士兵会如此惊慌失措的跑过来,这样的场景,又怎么能不让人感觉到惊慌?

    那是怎么样一条恐怖的水柱啊!

    在他们的视野里,一条水柱从天而降,就好像一个水龙一般,把那一只小队整个的压在地上。恐怖的水流从他们身上经过,这就样匍匐在地!

    这些人没有窒息,水流从他们的头上流过并且分开,但是他们根本来不及想这些,只感觉深深的恐惧!

    他们就好像是恐惧中潮水里挣扎的怪物,拼命的伸出手来,想给自己留下一丁点的、喘息的空间!

    方元抬起头来,发现周围的枪口都对准了自己,虽然这里看起来不像是人气非常旺盛的模样,但是枪口确实是不少!

    罗伯特立刻走了出来,小跑到方元身边,“方,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人对我开枪了!”方元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他们已经彻底的陷入了恐惧之中,除此之外,他们连救赎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但是这句话,却仿佛敲打在罗伯特的心脏上,让他有些抽搐而不自知。

    他扭过头来,看着已经来到他身边的邓肯,“长官,要么你给他一个交代,要么我们给你们一个交代!”

    邓肯眼神有些疑惑,他看着从空中坠落的水流,猜到这个可能就是那能够治愈他们的人选,“我可以代表他们向您道歉,阁下!”

    方元摇头,“我没有毁灭你们,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荣幸,我不想下次碰到这样的事情!”

    “没有下一次了!”罗伯特坚定的说道,“这是我的失职,阁下,这些人,您可以随便处置!”

    “随便?”方元眼神突然玩味,“那就……”

    他没有收回水流,“在这水下活着吧,谁能活下来,我就宽恕谁的罪!”

    方元倒是没受伤,但是他不会让别人认为自己脾气好,在这样的末日世界里,仁慈是最没用的品质!

    但是在水流下活着的人,会带着一些MC的特性,他们的能力会比普通人强得多,但是他们将会带着对方元无与伦比的恐惧生活下去,他们将会是方元仁慈的最好证明!

    邓肯有一些不忍,这些士兵是他最好的战斗人员之一,他知道自己不说话,以后在这个营地里的威信会大降,但是他必须要给罗伯特一个面子。

    更何况他在这个营地里,真的有什么面子可言吗?

    而且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话,面前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人,他是某个冕下的人间行走,是圣子圣父圣灵的三位一体者,更是这片世界毁灭还是救赎的终极推手!

    方元走向邓肯,在周围依然没有放下的枪口中,闲庭信步的站着,“你是这里的最高长官?”

    “是的阁下,我是北美的最高长官,可能也是整个美洲的最高长官!”邓肯点头。

    “给所有你能联系到的人类组织发消息,就说你们已经解决了毒素的问题,让他们不要放弃,并且让他们把夜魔都保护起来,自杀的夜魔都可以先行收集起来,因为在未来,他们依然会是人类!”方元说道,这些话语说的邓肯是一头雾水。

    “您可以解除来自病毒的伤害?”不是邓肯不信,而是对方说的太过轻松写意,就好像一个骗子一样。

    方元皱着眉头看向罗伯特,“你没用那两个人跟他们证实?”

    罗伯特讪笑,“他们听说是夜魔转化人之后,就被抓去隔离了!”

    邓肯解释道,“阁下有所不知,我们这里有许多没有免疫力的平民,要是有KV病毒出现的话,这里会展现恐怖的病毒沾染,活下来的人就太少了!”

    方元点头,“那尽快展开行动吧,直接搬家,所有的人去纽约的游泳池里转一圈就好了,把毒解了,顺便就在纽约住下!”

    他说道,“没有感染的也不用担心,约翰已经把疫苗制作出来了,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去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他手一挥,本来还被许多人看着的这个传送门,就这样飞了过来,留在他们手边。

    “咳咳!”邓肯有些苍老的咳嗽了两下,似乎有点身形不稳,方元简单的给了罗伯特一个眼神。

    比较也是相知很久,罗伯特心领神会的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苹果,就这样递给邓肯。

    “邓肯先生,为了我们的合作,这个苹果就是礼物!”

    邓肯接过,这是什么奇怪的礼节,他有些好奇的看着罗伯特,难道三年中,纽约发展出了什么特殊的礼仪不成?

    这当然是不太可能的,不过罗伯特一脸不舍的目光中,却意味着这个苹果好像是一个好东西!

    他有些好奇的拿着卡看了看,结果一看就停不下来了。

    这哪里是什么苹果,诱人的香气和来自灵魂的欲望都在告诉他,把它吃了!

    邓肯下意识的啃了一口,他身边的秘书都疯了,直接把枪对着罗伯特,“你们对长官做了什么?他要是出事了,你们走不出这个基地!”

    “刷拉!”这是所有的枪一起打开保险的声音,似乎邓肯只要出事,一声令下两个人就会变成马蜂窝!

    “等等!”来自邓肯的声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抬起了手,本来需要搀扶才能站起来腰杆,一下子就挺直了!

    肉眼可见的,这位七十岁老人居然在逆向的生长,他的脸上老人斑开始消失,头上的白发也在逐渐的减少,本来不太清楚的眼神逐渐明亮,他居然恢复到了五十岁左右的样子!

    “神迹,这是神迹啊!”秘书突然说道,他扯下了自己的十字架,亲吻着跪倒在地,眼神狂热的望着罗伯特,“您是冕下对吗?”

    罗伯特转身离开,站在方元身后,“这位能让你们返老还童,也能让你们顷刻间被毁灭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冕下!”

    少年微笑,好像身后是无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