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方元发现,自己那震撼地球的水流冲击,带来的影响力,还没有罗伯特的一个苹果大。

    对于长生或者说生命的追求,几乎是这个世界最为上层的特殊需求,也是每个人最为本质的需求,所以罗伯特的举动,让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

    即便他把方元推到了前台,并且向所有人说明,他的一切都借了方元的力量。

    只可惜依然没有效果,那些人似乎有些过于热情,直接把他们给围住了。

    “你是联系人,未来和我接触的最多的人,也依然还是你,这种情况很正常!”方元说道。

    此时他们正在这个基地的会客室里,等待着来自邓肯的决定。

    罗伯特有些好奇的问问方元,“方,纽约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想知道,自己去看咯!”方元说道,罗伯特自己估计也没有想到,他刚离开时的小猫两三只,现在已经是个数万人的强大集团了。

    在约翰的铁腕统治和疫苗工厂的共同作用下,那些夜魔正在以比往常更快的速度,往牛奶池子里跳。

    他身边的传送门幽暗并且深邃,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光,但是这道门,可能就是这个世界,最为深层的希望!

    很快门就打开了,伴随着邓肯走出来的,是一票看起来就很正式的官员和军官。

    方元看着他们的衣装,也是相当的神奇,在这个人道崩坏的世界里,能够凑齐这么多的前政府人员,并且把他们都集中在这里,还能依靠自己的威信把他们聚集起来发展科学生产。

    这个邓肯,一定是个相当优秀的高等人才!

    只可惜除了政府人员之外,剩下的那些人就属于歪瓜裂枣了,基本都是穿着军装的胖子,看起来似乎就不怎么合身。

    但是这些人来的气势汹汹,似乎是想表现一下自己,“方元先生是吧,您说自己能够解除病毒,并且让我们重新回归人类社会,有证据吗?”

    方元眼神一凝,他察觉到了杀气,“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们不信,那未来就别信了!”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边依靠的什么和其他国度进行的联系,如果这些人不信,那不过就是美国人他不救了,去隔壁的大陆,找找其他幸存者,难道有什么区别?

    纽约现在有近万人,去周围的军事基地清理一下,联系各国真的需要花费很久吗?

    方元连最后的威胁都去除了,要不是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些打算,他现在不来这里,说不定都不会有事。

    说到底,还是自身的责任作祟,但是这些家伙要真的得寸进尺的话……

    “您别生气,我们代表的是整个大陆的幸存者,总归是要小心一些的!”其中一人打着官腔,似乎还想和两人招呼两句,但是方元已经不准备和他们再磨叽下去了。

    这些人打着不怀好意的手势,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方元神色阴郁,“既然你们不想谈,那就等着未来付出代价,再谈吧!”

    他带着罗伯特,转身走出了基地大门。

    外面正在流动的无限水悄然消失,被他收进了桶里,只剩下五个还在流动着的“尸体”,有些无力的躺倒在地上,今天的事情,将会成为他们最大的恐惧!

    只可惜,方元和罗伯特还没有走多远,就看到一堆人来到他们面前,把他们拦下了。

    为首的是个白人男子,“两位先生要去哪里?我们的长官想找你们谈谈!”

    他说着是谈谈,手里的枪却已经举了起来,然后让一众士兵把方元围拢了起来。

    他们主要就是怕方元动手,这个神秘的东方“巫师”,可以召唤水流,他们不想让他有这个机会。

    “我还以为这个世界都是聪明人呢!”方元一笑,“看来蠢货才是这个世界的基调!”

    一个末日基地里,有这样的人才正常,要不然为什么明明还有那么多人,广播里却如此绝望?

    群众里有坏人啊!

    他们不想治愈其他人,他们只想在这个末日世界里爽一爽,造成了如此纠结的局面!

    “邓肯和我说过这个问题,很多事情他决定不了,掌握权力的,大多数还是这里的军官!”罗伯特小声的说道。

    他有些紧张,生怕这些人把方元惹毛了。

    他倒是不担心方元的安危,还是那句话,这些人全死了也不能把方元怎么样,他担心的是方元生气了,把人全噶了,那可就太有意思了!

    方元眼神微微眯了起来,他能够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在不怀好意的窥视自己,恐怕就是那些想要苹果的人,这个基地有很多受害者,但是也有不少既得利益者,既然这样的话……

    他取出了自己的弩,掏出烟花火箭,根本不管身边的那些枪,对着远处就是一道烟花!

    在这个世界里,他的感知能力可谓是成几何式的飞涨,能够轻易的感知到远方的恶意,所以动起手来也毫不犹豫!

    “咻!”烟花飞舞,所有人都看的到,这是方元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攻击!

    好像这个世界有灵性一般,那支烟花在空中飞舞了片刻,就这样直接扎在那一片正在车上观望的某位军官身上。

    “找到那个家伙忙活的苹果,我们都有永生的希望!”他正在朝着手底下的人许诺,然后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远处,能看到一朵蘑菇云,和正在震颤的地面,以及一众眼神呆滞的人。

    他们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形,带着极度吃惊的目光,看着方元和罗伯特轻松的从他们身边离开,却没有人敢开枪。

    大哥你刚刚射出去的不是一支箭吗?里面装的是反物质吗?这么大的蘑菇云和震感,你是随身带着核弹是吧?

    他们要是真的开枪,下一个瞬间,会不会也变成蘑菇云的烟尘?

    他们刚刚从远处过来,知道在这样恐怖的威力下,那些人连一丁点幸存的机会都不会有。

    方元鱼也钓到了,自然没有继续和他们玩的机会,这群人玩的不够清醒,明明都末日了,还在玩战前那种平和和利益均分的戏码。

    他不太想玩这个,他没时间和这些人来弯弯绕绕,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人,正在承受着痛苦呢!

    除了那个邓肯之外,他没看出有多少人真的在乎那些人的死亡!

    还是因为末日的世界,所有人的亲友都死的差不多了。大家都是孤家寡人,人心冷漠的可怕,才会有这样的情况!

    方元从基地走出来的时候就决定了,如果他们想要体面,那就给他们体面!

    既然他们不想要体面,他就帮他们体面!

    两个人消失在传送门中,只剩下邓肯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在画面中消失,暗自出神。

    他的身边是那些还在渴望着长生的军人,他在末日危机中获取的权利,在欲望的支撑下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现在他反而想看着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彻底的掀翻这个基地了,只要把这些手握权力的家伙们清理掉了,说不定,他们人类还有机会呢?

    这个名为“方”的少年,和他带来的神奇力量,总不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差劲了吧?

    “保护好那两个夜魔转化人,那可能是谈条件的机会!”他说道,至少这个时间里,他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如果你们能拯救人类,我就是献上忠诚,又如何?”他这么想着,接通了来自其他区域的电话。

    ……

    方元没有在空岛停留,也没给罗伯特看空岛一片疮痍的机会,而是直接的,来到了疫苗厂外围的区域,这里是防御的外围,也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地方,方元在这里,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是约翰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就在他人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岗哨就已经亮了起来!

    “是神子冕下吗?”来自巡逻者的询问让他们知晓,这里已经是这个组织的监视区了!

    方元笑着说道,“约翰和安娜在吗?让他们来见我!”

    “冕下请稍等,长官马上就到!”比起那边的无理,果然是这里让方元舒服很多。

    可能是这里的人本身就是被方元救回来的缘故,骨子里带有的并不是傲慢,而是对于神秘力量的谦逊,可能还有对神灵的崇敬。

    这让他们在面对方元的时候,能够做到尊重和敬畏。

    在《圣经》里面,至少摩西升天之后,他的信徒们都还是好好的。

    罗伯特有些惊讶的看着这里的一切,一眼就看到了旁边那如同山岳一般大小的熊,“这里是疫苗工厂我知道,但是这个熊……”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如同小山一样的熊,已经把脑袋探了过来,就这样盯着方元,大大的眼睛里好像全是委屈。

    方元似乎能听到它在说:“呜呜,饿饿!”

    他只好宽慰的拍了拍这个大家伙脑袋,“好了好了,给你带吃的了!”

    他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条鱼,在这个空岛里,也就只有鱼算是自由的食物了,毕竟守卫者农场在那里,每天都有数量巨大的鱼产出。

    这条鱼在罗伯特有些惊诧的目光中,直接变成了一座小山,就这样躺在地上,任由帕克大快朵颐。

    方元拍着它的脚,“吃吧吃吧,吃饱了陪我打架去!”

    “嗯嗯!”帕克兴奋的点着头,这只熊这两天在这里好像憋坏了,高兴的跳了一下,引起了周围的震动。

    这个震动让本来藏在车里或者楼上的一些岗哨探出头来,望着帕克,还很开心的和它挥了挥手,然后又钻了进去。

    看起来,这群人和帕克之间的关系,处的很不错嘛!

    方元这么想着,就看到疫苗厂大门已经打开,约翰和安娜跑了出来,很是激动地朝着方元行礼。

    “我在两天就知道,您一直在守护着我们的世界,冕下!”约翰大声说道,前两天在看到那个巨大的方块人之后,他立刻就和方元联系到了一起,信仰更是虔诚。

    安娜反而是在行礼完了之后,把目光投向了一旁,那个已经离去快半个月的男人,罗伯特。

    “耐弗,你……回来了?那个人类的幸存者基地……”

    她来找罗伯特的信念之一,就是那个传说中存在于北方的人类幸存者基地,现在虽然已经在纽约安身立足了,但是这个念头却并没有因此而隐去,反而更加的强烈。

    至少她得知道,自己的执念是否有价值,是否有意义。

    罗伯特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他带着全村的希望过去了那个基地,收获的却并不是认同和感激,而是审查和排斥。

    没想到就算是末日了,人类依然热衷于窝里斗,而不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奋斗!

    看着他的眼神,约翰和安娜都脸色有些不好,“难道……没了吗?”

    “不,人类的希望还在,但是我倒是希望它不在!”罗伯特说道,“汉克他们还被扣在基地呢,那些家伙对我们的敌视很重!”

    “难道他们要和我们敌对吗?”约翰摸着下巴,这个白人男子似乎有了其他的念头,“他们的长官对我们很仇视?”

    “不!邓肯先生是个很好的人,但是他掌握不了那里的局面。”罗伯特否认道。

    “不只是敌视,而且他们还在内部纷争!”方元说道,“我不喜欢!”

    约翰一下子就明白了,目光一下子肃然,“这是您的意志?”

    罗伯特也醒悟了过来,看着两人说道,“方,你的确是个神奇的人,但是咱们的力量……够吗?”

    “你对我们的认知,还停留在半个月前,罗伯特!”约翰轻轻一笑,“现在,我们会让你大吃一惊!”

    安娜微微摇头,“耐弗,看来你还不太了解我们的情况,我带你去吧!”

    她拉着罗伯特就要走,就看方元微微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带我一起去看看?”

    “当然,冕下!”

    三个人带着方元,就这样进入了厂区,这里和方元最开始来的时候就已经全然不一样了,无论是植物还是怪物,在这里都已经见不到了,那些废弃的厂房都被做成了训练设施或者生活区域。

    这片巨大的厂房已经变成了一片泾渭分明的生活区,还能看到一些女性光头或者小光头在厂区里若隐若现,这就是罗伯特可能三年都没有体会到的、生活的气息。

    他有些痴迷的望着这里,就感觉这三年的苦楚与疲惫都已经消退不见了,只剩下深深的欣慰。

    这还只是生活区,那些拿枪的大兵们正站在相当遥远的位置放哨,他们才是这里最为强势的一股力量,也是大家能如此生活的根源所在。

    他们没有看多久,避开了生活区和军事区,能够走的地方,实际上也就只有疫苗厂和最后的基地区域。

    约翰这才面向方元,“冕下,您需要我们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