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取消?”几个人脸上的神情都有些不好看,“你想让你的国民因为愚昧而死,我们可不想!”

    这些人分别来自剩下的四大国,似乎是都在北半球北方的缘故,他们的情况比起现在这一副半死不活的美国,明显要好上不少。

    “每个人都有知晓死亡的权利!”他们说道。

    “但是,如果我们找到了能够治疗他们的办法呢?”罗伯特的身影从暗处走了出来,“自我介绍一下,罗伯特·奈维尔,病毒学专家!”

    “啊,我认识你,”那个英国的代表说道,“那位末日前的救世主,都说纽约现在一个活人没有了,没想到你还活着?”

    “我活着,并且研究出了能够让夜魔重新转化为人类的疫苗!”罗伯特说道,“只要我们通力合作,就可以让那些病人重新转化回来!”

    “这……”几个发言人都惊疑不定,但是能让他们这么简单的就相信,想必也不可能,他们望着罗伯特,“你有时间来给我们展示你的理由!”

    至少大家都很闲,在没有找到病毒解决方法之前,左右不过是多试两次。

    别说罗伯特了,就算是现在一个疯子科学家跑过来告诉他们杀一个夜魔能换十个人,他们也会去试试。

    而且大家都不是瞎子,邓肯现在依然是被架空的状态,不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们也不想管这个。

    现在能管事的人,明显就是这些新来的人物,按照设想,说不定是哪一片的军阀,已经接管了这个草头班子的基地。

    但是在末日里,这样的情况再过正常不过了,你方唱罢我登台,也就只有这些半官方的组织和势力,能坚持到三年后的今天。

    “约翰!”罗伯特喊了一声,这个看起来相当威严的中年白人,就直接摘掉了他的帽子。

    一颗锃亮的光头,显露在所有人面前,“我们的士兵,都是曾经的夜魔!”

    剩下的士兵们都脱下了帽子,就这样把整个室内照射的是锃光瓦亮!

    一个人光头还能说是先天疾病,全是光头带来的号召力,当然是难以言喻的。

    罗伯特继续说道,“为了防止你们不相信,我们专门在这里布置了一个实验场!”

    “冕下,我……开始了!”一旁的女人有些紧张的盯着方元,见他点点头,这才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画面切到了室内,就看见一只夜魔被直接投入了牛奶池子中,随着“扑通”一声的奇怪声响,他再度浮上来时,身上就已经发生了特殊的反应。

    本来虚弱且干巴的身躯,很快就恢复了水润,看起来也比之前安稳许多。

    “疫苗!”另外一边,一个护士装的金发女人也很快的推上了针管,把一管药水就这样推进了对方的静脉,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罗伯特在疫苗方面还是有那么两下子的,这个疫苗很快就让本来还有些躁动的夜魔,陷入了成熟,肉眼可见的皮肤逐渐变白,呼吸也变得平稳,心率更是在急速下降!

    “这是关于夜魔转化为人类的操作方式!”罗伯特说道,没等他们消化完,直接开始下一个实验,“接下来,是关于中毒者恢复的方式!”

    另外抬出来的,是一个自愿的中毒者,或者说,是能够在知道可以解毒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坚持下来的勇士。

    方元看着他很是痛苦的面容,和依然在搀扶下自己走近的身躯,赞许的点了点头,直接掏出了一个牛奶瓶子。

    “喝吧!”这样的勇士,的确值得他嘉奖一番!

    望着方元的表情,约翰已经在琢磨着把这个人吸收到自己的队伍里来了,从拿一瓶牛奶能够看出,至少神子冕下对那人是有好感的。

    《独步成仙》

    这一点就够了!

    那人颤颤巍巍的喝下了一瓶牛奶,在所有人都有些惊诧的眼神中,从地上一跃而起!

    这个恢复速度,有些太快了啊!

    “我……好了?”就算是本人都没有想到,他惊诧万端,从地上站了起来,很是激动地朝着几个人鞠躬行礼、甚至是顶礼膜拜!

    几个人都让开了,只剩下方元一人站在原地,他们受不得这些礼,也就方元能接,这是敬神的礼仪。

    “冕下,接下来……”约翰的意思很明显,方元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上,面对着眼前的几个人,黄皮肤、白皮肤还有一个黑皮肤?哦,是法国的代表啊?那没事了!

    几个代表也有些惊讶,看着这个刚刚待在边缘的人,就这样坐上了主位。

    “我是方元,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创造者,为了防止你们的世界被异常的怪物毁灭,影响到我的世界存在,我来了!”他就这样,在所有人的面前,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一道传送门在他身边出现,一块石头也被他凭空取出,就这样放在他旁边,然后看着石头被拿走,刹那消失在原地。

    “我可以治疗病毒造成的影响,一切病毒!”

    “在原地等着我的使者到来,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拯救自己的人民的话!”

    “如果不愿意,并且期待着毁灭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们一把!”

    “以上……”

    方元就这样穿过传送门离开,他至少已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了。

    虽然拯救世界是他的希望,但是他不可能真的对这些人委曲求全,这是极其错误的一种做法。

    只有他把自己的姿态放的足够高,才更有希望让他们相信自己的来历,接下来,就是罗伯特他们的事情了!

    视频上的几个人各自愕然的看着他的消失,顺便看着传送门消失不见,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种面对着远超他们知识水平的奇怪现象,让他们的大脑稍微有些宕机。

    还是罗伯特反应了过来,“我会无偿提供疫苗的生产方式,你们可以安排手底下的人去生产,为了人类的未来,还希望你们努力!”

    “只有疫苗吗?那中毒者怎么办?”来自俄国的大汉明显很激动,他们国家在最北方,KV病毒感染者并不算特别离谱,但是在新的病毒到来之后,却感染了大部分的人!

    “中毒者并不是凡人能够解除的毒素,他来自一只巨大的怪物,就是两天前的晚上,和冕下对峙的那只巨大的怪物!”

    约翰说道,他在方元的指示下,对这些行为做出了解释。

    “大家应该都有印象,现在冕下已经驱逐了那只怪物,你们想解毒的话,等待冕下的来临吧!”

    来自东方华国的代表相当的务实,他们直接干脆的开始问时间,“我们欢迎一切朋友的到来和加入,只要能够接触病毒,我们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不需要代价,只需要你们接受我们的到来就行了!”约翰继续回复,“会有人乘着飞机到你们的区域来,传送门打开之后,冕下会亲自去帮你们制作可以解毒的牛奶池!”

    罗伯特闻言,对着外面一挥手,画面就已经转到了外边的营地,那里一个牛奶池子旁边,有着无数的病人,正在被轮番推进牛奶池子里。

    肉眼可见的,一些只剩下一口气病人在牛奶的滋润下,甚至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

    这种奇迹让本来还在犹豫的三家,一下子就清醒了!

    “我们也可以邀请冕下来做客!”他们迫不及待地说道,只要投足够的利益,别说是让他们认神了,直接下拜都行!

    “冕下只提供了两个传送门,所以华国一个欧洲一个!”约翰说道,“请尽快清空你们的机场,我们会安排人员降落!”

    “你们现在要做的,是把所有的病人都集中到机场附近,只要冕下一道,就可以把你们的病人全部都放进解毒剂中!”

    “这是冕下的恩赐,也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我们会集中人员,并且等待着你们的使者到来!”华国代表目光沉重,但是下定决心的速度却极快,“在我们完全失去希望的时刻,一切希望都是弥足珍贵的东西!”

    这其实也是实话,毕竟之前那个广播都发了,也就意味着他们全都束手无策,甚至已经有国家准备等待着这场恐怖灾难结束之后,依靠着残存的那几万人,重新展开人类的文明了。

    现在却出现了一个神神叨叨的人,说是要拯救世界,挽救人类,还被这群脑子不太清醒的美国人,称之为冕下?

    冕下这个称谓,就是专属于神灵的、或者说专属于神职人员的,这个家伙就算不是神,也得是个教皇。

    这一点的确是相当的不可思议,但是在看到夜魔和中毒的病人都被治好了之后,这件事就不重要了!

    你别说什么冕下了,对于他们而言,你只要把他们国民治好,之前条件都可以谈,都有的谈!

    现在剩下的几个国家都懊恼于华国的率先开口,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靠着自己那残存的组织力,把整个国家剩下的那群人给动员起来!

    而且,罗伯特还提供了足够的药剂资料,意味着夜魔这样一种本来应该是威胁的生物,有了能够重新转化为人类的可能!

    所有本来还觉得面前灰暗的人们,脸上一下子就有了光,这是希望的光辉!

    没过多久,广播就开始从各个基地向着整个地球播报:

    “这里是地球幸存者联合公告,这里是地球幸存者联合公告,请所有还活着的人,立刻前往你们附近最近的幸存者基地!”

    “来自纽约的罗伯特博士,找到了KV病毒的解药,找到了解毒的办法,所以一切能动的人,请行动起来,前往每个区域的中心!”

    “地球幸存者联合政府会用我们最大的力量,把你们运送到拯救者基地,进行救援!”

    “如果你是中毒者,这里是一份中毒者的生存指南!”

    “不要放弃求生的希望,毒素不会致命,只会让你虚弱,你还有机会活下来,只要你活着,我们就能找到你!”

    “请不要放弃你的亲人、朋友,甚至不要放弃地上的夜魔,只要他们还有一点希望,就请你们再等等我们!”

    “诸君,上帝保佑人类!”

    这个广播就好像火种一般,开始朝着周围进行传递,让整个本来死气沉沉的世界,就好像一下子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方元就这样看着面前的这片天空,似乎能够感觉到脚下的大地所透露出来的那一丝丝的喜悦,那是来自希望所散发的、特殊的喜悦。

    它看到了文明之理的复苏希望,自然也就看到了自身继续前进的机会。

    方元突然有所感悟,这样的喜悦来自于世界本身,似乎让他也有了一样的感觉,那些世界的欣喜进入了他的身体中,又悄然的消失不见。

    不,不是消失不见了,而是凝聚到了另外的一个地方,那是……他勐地翻开了《通讯录》,这本书发出了不正常的、有些紫黑色的光芒!

    第一页依然是和罗伯特的聊天记录,没有什么区别,第二页也依然是那些特殊的提示,似乎更加的简单,但是第三页的空白,已经被新的东西所取代,那是一段看起来很神奇的文字。

    方元看不太懂这一行文字,但是他自身的特性,却能让他看到这行文字所代表着的特殊信息,“来自时间不确定世界的一段视频通讯!”

    方元看了一眼周围,此时的营地,那些已经恢复了的人们,正在为自己的解毒而欢呼雀跃,一些从纽约赶来的人,则很是敬畏的站在他身边。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故事,实际上已经结束了,剩下的细枝末节其实也不用担心什么,他最多也就是关注一下这边的特殊情况,现在,可以把一些精力,投入到新的世界中去了!

    方元在这些人崇敬或者疑惑的目光中,来到了这片区域最高处的一栋房子顶上,那里住着一只美洲黑狼,但是在看到方元的一瞬间,就悄然熘走了。

    这就是自然的尊敬!

    方元微微一笑,这意味着他在这个世界,将不会有任何危险,一切自然的危机,都会离他远去,这就是自然的卷顾。

    现在,他可以旁若无人的,接听这个新的消息了!

    轻轻在这句话上一点,神秘的符文突然就幻化成了一片片的特殊印记,然后在方元的面前,一点点的重新展露出来,完整的画面上,有了新的东西!

    那是一个看起来相当阴暗的地下空间,一盏煤油灯正昏暗的亮着,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画面一转,露出了一个男人的沧桑面孔,是个黄种人。

    他就这样站在方元面前,有些好奇的看着他,“这个东西连电都没有通,为什么会有画面呢?”

    “喂喂喂。听得到我说话吗?喂喂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