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华灯初上,苏美人与洛憨憨顺利会师。

    她们俩雄纠纠气昂昂,誓要拿下心仪的物品。

    来这场拍卖会的人不多,到场的都是安城顶级豪门的一小圈人,几乎都是败家二人组眼熟的面孔。

    二人坐定后便开始研究拍品,这个好、那个也好,都很不错!

    她们俩兴致盎然,根本没注意到距离她们不远处坐下了一男一女。

    「这个粉水晶看起来真的好好看,沐沐你要不要?」

    「我不太喜欢水晶,你要的话就买吧。」

    「好!」

    洛凝口中的粉水晶是第一件拍品,也是在开始竞价的时候,她才注意到在她们不远处举牌的陈黎。

    洛凝皱起眉头,盯着陈黎,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

    苏沐见她不举牌了,侧头看去,便瞧见洛凝几欲喷火的眼神。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苏沐的眼底也升腾起怒火。

    还真是冤家路窄!

    -

    杨氏。

    杨浅翻看着几件样衣,满脸困惑:「我看着和设计图差不多啊,略有差别,但在接受范围内。」

    沈梵音毫不掩饰嫌弃的睨着样衣和杨浅:「你快算了吧,这根本就是两个东西。」

    杨浅仍旧没觉出有什么不对劲儿的,茫然的看着沈梵音,意思很明显:那你给我说说有哪儿不一样。

    沈梵音当然知道,流水线生产出来的衣服与手工制作的根本不可能一样,但差距着实过大。

    她先问了一句:「你们工厂的设备更新换代还算及时吗?」

    「当然。」杨浅点头,「翎羽的服装生产厂是三年前换的一批机器,绝对没问题。」

    「那就是人的问题?」

    制作样衣有差距很正常,不管是什么衣服,都不可能是一次打版就能顺利成功的。

    沈梵音琢磨了一会儿,见杨浅已经快要有再给李玉兰套麻袋踹一顿的冲动了,她赶紧说:「明天你没事的话咱们一起去工厂看看吧,直接沟通比较方便。」

    「行。」杨浅一口应下,拽着她低声问,「你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放心,随时。」

    沈梵音轻扬着唇角,把一堆样衣收起来说道:「我拿回去再看看,直接找问题改起来也方便。」

    杨浅有些担忧:「万一他们做不好,两边的货有差别的话……」

    「放心,不会的。」沈梵音自信满满,「明儿你就知道了。」

    「行吧。」

    杨浅拿起包,朝她扬了扬下巴:「我要下班了,你去哪儿?我送你。」

    「就不劳烦你送了,我有人……」

    沈梵音的话还没说完,苏沐的电话便打来了。

    她接通后应了几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挂断电话,沈梵音说:「别回家了,走吧。」

    「嗯?」

    「那俩祖宗上头了。」

    败家二人组当真不辜负花钱不过脑子的美名,陈黎随便抬了几次价格,就把粉水晶的最终成交价抬高到正常市值的两倍。

    万幸她们俩只是败家,不是真傻。

    一时冲动后也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陈黎给坑了,告状的速度比举牌还快。

    拍卖会外,杨浅和沈梵音靠着车站着,夏日的晚风微凉,吹在身上很舒服。

    杨浅低声问:「陈黎突然针对你,到底是因为什么?」

    沈梵音眨巴着大眼睛,不明就里:「这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嫉妒我年轻又貌美吧。」

    杨浅:「我信你个鬼。」

    顿了顿,她又说:「陈家最近几年跳得挺快的,之前他家搬回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些风声,说是陈家董事会觉得产业单一,要扩张转型。」

    近年来,地产市场低迷,陈家想扩张业务倒在情理之中。

    沈梵音了然点头:「难怪,苏星慕也与我提过陈家,可能也是因为这事儿吧。」

    「真别说,陈家想进军影视业优势当真不小,」杨浅客观分析道,「有平乐娱乐的底蕴在,他们只要肯砸钱,苏星慕不是对手。」

    沈梵音仰头看向黑漆漆的夜空,声音有些轻飘飘的:「那你说,李玉兰在这儿折腾,是不是也有陈家的影子在?」

    「可能吧。」杨浅有些烦闷。

    「被动挨打的感觉真烦人。」沈梵音眯起眼睛,「沐沐都快气炸了。」

    「她哪受过这份气。」杨浅轻笑,「你打算怎么办?」

    「唔,暂时保密。」

    「德行。」

    她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等了小半个钟头,拍卖会里渐渐有人出来。

    出来的人大多面带笑意,显然今天的戏看得他们十分满足。

    但演戏的人显然很不开心。

    苏美人和洛憨憨的脸色沉得都快滴下墨汁来了。

    沈梵音瞥了眼落在她们身后十来步的陈黎,果然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讥讽。

    沈梵音的视线轻飘飘的从她身上掠过,落回到苏沐的身上。

    她刻意压低了声音,问:「东西买到了吗?」

    洛凝刚想抱怨,就听苏沐说:「买到了,但是价格……」

    「没事儿,买到了就行。」沈梵音唇角微扬,竟然是一副占了便宜的表情,「先带东西走,钱无所谓。」

    让苏沐和洛凝都觉得贵了的价格,沈梵音却轻飘飘的说了句「无所谓」。

    可能……也与花的不是她的钱有些关系吧。

    沈梵音的表情淡淡的,也没给洛凝使眼色,一手搭在她的肩头,回身便把她塞进了车里。

    背过身去,沈梵音才用极低的声音对洛凝说:「东西给我,你先回家,等会儿让王叔派人送你家去。」

    洛凝不知道沈梵音这是什么意思,但也没多问,乖乖的把装着粉水晶的盒子给她递了出去。

    沈梵音接过盒子后便紧紧地抱在怀里,目送洛凝离开后,她微微偏头对杨浅说:「陪我等一下,自己拿着它还怪慌的。」

    杨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奥斯卡欠沈梵音一座小金人啊。

    沈梵音正专心等待时,陈黎来到了她身边。

    「沈小姐,好巧。」陈黎唇角含笑,刚看到沈梵音似的,「这个水晶是你要的?」

    沈梵音「唔」了一声,点头:「是啊,我要的。」

    「那你怎么不自己进去呢?」陈黎闲话家常似的,随意问道。

    沈梵音笑得单纯无害:「有工作啊,挪不开身,只能让朋友帮忙了。」

    说到此处,陈黎抱歉的看向苏沐:「真不好意思,我刚才没看到你和阿凝,害你们多花了不少钱。」

    苏沐:「呵呵。」

    沈梵音立即压下脸上的喜色,抿了抿唇后说:「没事,都是小事。」

    陈黎目睹了她变脸的全过程,却全当没看出来,只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这样吧,明天我让人再找一批粉水晶来送给你们,就当是赔礼了。」

    「不用了,也不是所有的水晶都能……咳咳,没事,真的不用了。」

    陈黎看着沈梵音状似无害的笑,忽然觉得这块水晶对她们来说根本不是玩物。

    难

    不成……

    她直视着沈梵音的眼睛,似乎想从她的眼神变化里找到答案。

    可她还没品出什么,景泽珩的车便停在了路边。

    副驾的车窗降下,景泽珩的声音从车内传出:「梵音,回家了。」

    「哎,来啦。」

    沈梵音脆生生的应下,朝陈黎敷衍一笑:「陈小姐再见,我先走了。」

    说罢,她又朝苏沐杨浅一挥手:「走了,明天再说。」

    杨浅朝她抬了下手,又贱笑着补充一句:「家里没大人也别玩太浪,明天别迟到。」

    沈梵音的脚步僵住,差点儿表演一个平地摔。

    她就知道,苏沐都知道了的八卦,杨浅怎么可能不知道!

    回身瞪了杨浅一眼,沈梵音拉开副驾车门便把盒子递向景泽珩:「哥,你要的东西我让……」

    车门关闭,车窗升起,没人知道她未说完的话是什么。

    陈黎静静地看着远去的车子,视线落在了身旁的苏沐身上。

    苏沐被她看得一激灵,立即转身挽住杨浅的胳膊:「走走,浅浅咱们也回家吧,你送我。」

    「行。」

    散场的速度永远比聚集更快,陈黎还在思考问题,对面的人已经散了个干净。

    秦宇在她身边低声说:「小姐,我之前检查过,那就是一块普通的粉水晶,成色不错,但不可能有其他作用。」

    陈黎轻笑出声:「我知道她八成是在唬我,但是……宇哥,你明天让工厂那边的人过来见我一下。」

    「好。」

    车上,景泽珩低笑着听完沈梵音的讲述,说道:「陈黎不可能相信的。」

    「哥,你还是不了解女人。」沈梵音抿着唇,笑得像只小狐狸,「如果是沐沐,这事儿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相信的。但是她嘛,她就算明知道这是个坑,也照样会继续查。」

    最近几天,沈梵音从侧面全方位的了解了陈黎的性格。

    陈黎做事谨慎惯了,哪怕沈梵音明摆着告诉她,眼前这就是一个坑,她也会怀疑沈梵音在和自己玩空城计,必然不会放任不管。

    对此,沈梵音相当有信心。

    可景泽珩只是揉捏着她的手,声音低缓撩人:「我了解你就够了。」

    沈梵音:「……?」

    她在说正事儿,他却还有心情撩她?

    沈梵音低咳两声,红着脸从包里拿出那个一万八的木偶:「哥,你看看这个,可爱吗?」

    景泽珩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把木偶拿过来,打量了一会儿后实在没找出夸赞的点,只能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挺可爱的。」

    「你喜欢就好,」沈梵音的眼底闪烁着狡黠的光,「我特意给你挑的,放你办公桌上怎么样?」

    景泽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