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矮人们给摩根的契约是临时拟定的。

    比尔博的契约是因为甘道夫一开始就有说过,所以已经提前拟定好了。

    不过因为摩根的加入,给比尔博的佣金作了一定修改。

    原本承诺给比尔博的佣金是总收益的十四份之一,被临时改成了十五份之一。

    而摩根的佣金,因为矮人们临时拿不出更多的钱。

    所以和比尔博一样,变成了总收益的十五份之一。

    至于为什么这次队伍所有人加在一起明明是十六人,但却只有十五人参与收益分成。

    摩根不知道,也没有多问。

    当索林橡木盾将临时拟定的契约郑重交到摩根手上时。

    摩根迅速看完一遍后,很干脆的在最后落款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比尔博则相反,看完契约上所有条款后。

    在最后签字关头犹豫了下来。

    对他一个从出生就没离开过霍比屯太远的霍比特人来说。

    离开自己温暖的家,离开美味的早餐,午餐,晚餐,还有悠闲舒适的袋底洞。

    去贸然参加危险、辛苦、肮脏的冒险,确实需要莫大的勇气。

    最后,比尔博摇头说着需要考虑便回到了自己房间。

    这时,不仅是摩根看出比尔博没有了参与冒险的心思。

    甘道夫同样看出来了。

    所以,比尔博前脚刚走,甘道夫后脚就跟了上去。

    此时夜色已深。

    闹腾了一天的矮人们也开始打起了哈欠。

    明天可是一早就要起来赶路。

    比尔博的袋底洞太小,可没有多余的床。

    矮人们只有打地铺或是自己想办法睡。

    好在此时还属于夏天,天气炎热,睡地上也没有关系。

    摩根就坐在长椅上,趴着餐桌就这么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

    摩根醒过来,就看见一行矮人准备上路了。

    简单洗漱完毕,摩根牵着矮人们为此行特意准备耐力更强、载重更强矮种马。

    他昨天和甘道夫俩人的马已经处理掉了。

    摩根牵着马走到正在叼着烟杆看朝阳的甘道夫身旁,问道:“比尔博不走吗?”

    “怎么,你也觉得比尔博不愿意走?”

    甘道夫转过头,看着摩根问道。

    “嗯...那倒不是。”

    “我只是觉得,让一个普通人抛下他现在的一切,跟我们一起冒险需要极大的勇气。”

    ”当然,我更相信你,甘道夫!”

    看着甘道夫开始思考的眼神,摩根拍了拍甘道夫肩膀笑道。

    比尔博还没起床。

    索林.橡木盾却不准备继续等下去了。

    矮人们将昨天在袋底洞内搞砸的一切全部收拾干净完毕。

    一行人就骑着矮种马,离开了比尔博的家。

    当然,那张昨天给的契约留了下来。

    只要比尔博愿意,只要比尔博醒的不至于太晚,他就能追上众人。

    夏末的阳光并不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