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见人群越来越多,我来到一处酒楼,花了十个铜板,点了一壶青梅茶,在窗口从上而下观望整条街道,数百米的街道都毁了,如今只剩一些断垣残壁,地上还有几座大坑,有些房梁被整齐的切割,四处还散落一些暗器,无人敢上前拾捡。

    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宗门子弟上前欲拿暗器,却被毒死在地,留下师长在前痛哭流涕,唐门的共有三宝,一宝是毒,二宝是暗器,三宝是暗杀术。

    看了许久,有些乏味,茶水都喝了好几壶,我才缓缓离去。

    相传世上共有二十位宗师,都是武林泰斗,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民间流传有一种说法,一个宗师可顶千军万马,皇家都得敬让几分。

    “如果哪天我拥有这种实力,那该多好啊。”我感叹几声,看着路上枯败的柳树,略微落寞。

    “这些宗师都是半百老人,寿元将逝,以后这天下还是我们年轻一辈。”我说完此话,心中的雾霾散去许多。

    回到院子后,我立即开始练武,可能是宗师之战刺激到我了,我从中午练到晚上,都在练习龙爪手,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简单吃点烤地瓜应付一下,我又回到院子里练习,今日练习铁布衫,不知为何,练习铁布衫时格外顺畅,感觉身体强度都上了几个档次,练了一会儿后,我才发现,皮肤又开始变绿了,但感觉浑身力气如无边大海,似乎永远都使不完,我找了一块石头,用了三成力击打,石头瞬间化为粉末,拳头并没有一丝伤痕,我大喜过望,不断欣赏自己的身体。

    “我现在应该也算一流高手了吧,最起码也有二流高手的实力。”我喃喃自语,看着满地粉末,突然想到这种状态怎么解除,总不能以绿色怪人露面吧,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有机会找唐门那个大眼萌妹问清楚,估计他们二人的离去,和宗师之战有关。”

    看着水中倒影的自己,我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我决定,先掌握这门绿色变身术,待到掌握后就去找穆定春算账。

    过后几天,我都在琢磨皮肤如何变回原样,一开始以为这东西会伴随我一生,等差不多一个时辰后,皮肤就会变成原来肤色,只要不练习铁布衫,它就不会再出现。

    后来经过多日摸索,我发现了铁布衫的运气方法可以控制肤色变化,但我不太熟练,前前后后又花费多日,才勉强能控制住皮肤不变绿。

    难道这毒是专门为横炼所制?横炼共有两种练法,其一是运气,也叫硬气功,我所学的就是这种,其二是药物同练,但横炼的药方一般不外传,只有亲传弟子才有机会习得,而先祖在少林学的就是运气方法。

    运气方法比较伤身,除非内力够多,不然久练伤身,一般人练习横炼,没有正确修炼,会损坏身体,活不过半百。

    而药物同练就不一样了,能有效提高功力,并且不会留下暗疾。

    为了能够清晰认知自己目前的实力,我决定去找一下穆定春这个冤大头,穆定春手下有几个三流高手,正好当我的靶子,但我身份已经暴露,不能明着来,只能想想一些阴招。

    “穆定春啊穆定春啊,你小爷我最近没有钱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我玩弄手里的铁珠子,遮盖黑指道具并没有带上,我决定明杀,先摸清穆定春的行程,再布置详细的计划,我还不想为一个穆定春搭上自己的性命。

    对于现在的我,杀穆定春不难,难的是如何躲避衙门的追捕。

    夜色降临,灯火阑珊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有过路的武夫,有帮派子弟,有小贩四处吹嘘自家商品,最多的是那些地痞流氓,在富北城可以说无处不见。

    青鱼街尾边的一座酒楼里,这里是专门给一些脚夫马夫提供的酒楼,装修十分朴素,价格也便宜,我走上二楼,最后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坐下,点了一壶劣质果酒和些许下酒菜,以便观察下面的情况。

    这间茶楼是穆定春手下经常聚集之地,或许我可以在这里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楼下走了几个男子,声势浩大,痞气十足,为首的是个光头,穿着半露麻衣,满嘴肌肉都遮不住,手臂上还有一只蝎子刺青,我认得他,他是穆定春手下,是一名三流高手。

    店小二见来者,立马满脸谄媚,殷勤的问道:“二哥,你要点什么啊!”

    “老规矩。”二哥随便应付一句,就走到楼上的雅阁里,身后小弟四处观察,似乎在寻找什么,而后跟店小二窃窃私语几句,就跟随二哥上去了。

    约有几分钟后,另一帮派的人过来,气势汹汹,共有十人左右,个个面露狠色,身上也随处可见的疤痕,以及一些刺青。

    店小二见几人过来,便向他们挥手示意,应该是刚刚二哥的小弟说的,这十人也去了那间雅阁。

    这一举动吸引了众人回头一看,同时也吸引了我。

    不过他们进的是雅阁,我听不到他们讲话,只好作罢。

    中午时分,楼上食客络绎不绝,人来人往,有各色各样的人,弄得店里的伙计跑上跑下,忙的不可开交。

    “听说了吗,这场两大宗师之战,不少名门世家子弟都赶来我们这边了,最近不少人涌入富北城。”

    “我也听说了,听说宫里面都有人过来了,听说是一名临近宗师境界的人,专门过来看。”

    “宗师之战百年难遇,除非是乱世,不然怎么很少会有这种事。”

    “看来唐门与八面刀必定还有一场恶战!”

    食客们都在讨论宗师之战,各种说法都有,我听的津津有味,加上穆定春的手下进了包厢,我决定在这里等他们出来。

    这时,门口走来一个男子身后跟着不少奴仆,此人年纪轻轻就满头白发,样貌英俊潇洒,身材偏瘦,穿的是红色锦衣,走起路来步履如飞。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熟人,他是我多年好友,是富北城花铃商行的大少爷吴白花,我当初来富北城,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邀请我来。

    吴白花一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毕竟这位可是富北城有名的大少爷,家境雄厚,不是一般人可以媲美。

    “不对啊!他怎么会来这种地方?”我疑惑的看着他,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诞生。

    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呆呆的坐在原地,眼神不断闪躲,好在酒楼人比较多,他并没有发现我。

    吴白花径直来到二哥那个包厢门前,后面跟着的奴仆急忙上去开门,生怕怠慢了这位大少爷。

    “少爷,这种地方你以后还是少来,不适合你的身份。”身后的奴仆偷偷说了一句,吴白花听完,转过身狠狠瞪了奴仆一眼,吓得那个奴仆连连后退。

    而包厢里面坐的那些人,看到吴白花后,急忙起身欢迎,毕竟这小子可是个富二代,在富北城也算是手脚通天。

    可吴白花并没有给对方面子,走到主位置坐下,身后奴仆紧跟其后,那些帮派子弟也不敢多说什么。

    而门外站着三个壮硕大汉,就连店小二上菜都要拦住搜身,检查菜品是否有毒,我看到后,只是简单的说一句:“这个小白毛还是这么谨慎!”

    我不敢暴露身份,毕竟里面还坐着穆定春的人,我不知道吴白花是否还是我记忆中的吴白花,并且这件事不简单。

    吴白花这人,眼光非常高,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我家里要不是有点底蕴,估计他都不可能认识我,虽然我和他一起干了不少流氓事,但这些年的经历让我很难相信其他人。

    他们谈了很久,里面时不时还传出争吵声,但都是转瞬即逝,我听的出来,那个声音是吴白花的。

    过了一会儿,酒楼里的食客纷纷离去,剩下寥寥几人,我怕人少了,不好躲藏,那时吴白花必定会发现我,我只好先离开,在酒楼附近等着他们出来。

    天空繁星点点,时不时有一股凉风吹过,让人浑身清爽,此时的我却感到无尽的寒意,吴白花会不会也参与到林家灭门惨案一事,假如吴白花参与了,那此人一定是故意接近我,一想到这里我背后直发凉。

    时辰已晚,路上行人逐渐稀少,商贩叫卖声也渐渐没有,路上的店铺也关门了,只留寥寥几家还在营业。

    我见此情况,走到巷子深处,纵身一跃,轻轻松松的跳上房顶,我打算在房顶观察酒楼那边的情况,这样他们也不容易发现我。

    ………………

    ………………

    可是我等很久,被蚊子叮了一身,他们还是没有出来,我等着等着就睡了,再次醒来,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在屋檐上伸个懒腰,转头一看,那家酒楼居然围满了官府的人,吓得我赶紧跳下来。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昨晚我错过了什么东西。”我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的酒楼,迟迟反应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