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夜晚,天秀的店铺内。

    八神天秀送走雏田后,草草地解决了自己的晚饭,对系统说道:“系统快到出来,算上雏田,刚好五个人,我也要开盲盒。”

    “知道了,请稍等。”

    话音刚落,一个黑色的盒子就凭空落在天秀的手上。

    八神天秀一边扯着包装,一边嘴里念念有词:玉帝、王母、如来佛祖、耶稣、观音、太上老君,保佑我一发入魂,抽到个好东西……

    【恭喜宿主抽到奖励,卡普的武装色霸气】

    【武装色霸气,《海贼王》中的一种能力。霸气的三种分类之一。

    是能够提升自身防御力和攻击力的霸气,并且能够捕捉到自然系流动的身体。

    武装色霸气在和之国被称为“流樱”。

    武装色霸气能够提升个人的防御力,作用犹如看不见的盔甲;更可演化为攻击力,进而与恶魔果实能力者抗衡,甚至可以触碰到“自然系”果实能力者的实体。

    但武装色霸气只能碰到能力者实体,无法像海楼石一样让能力者发动不了能力,也无法左右能力者发动能力。武装色霸气除了作用于自己身体,也可以附在物体上。】

    【卡普,全名蒙奇·D卡普,《海贼王》世界中的海军本部中将,海军中的传奇人物,也被世间称为“铁拳卡普”。

    在38年前因为独自一人在神之谷挡下了谁都无法阻止的洛克斯海贼团的进击,并和罗杰联手将整个海贼团毁灭,因而被誉为“海军英雄”。相传卡普数次将海贼王罗杰逼入绝境,顶上战争后担任海军新兵教练。】

    【其武装色霸气已是世界顶级的存在,本次能力附带招式:爱之铁拳、拳骨陨石、拳骨流星群、特大铁球】

    “卧艹,这次发了,居然抽中了卡普老爷子的武装色霸气……那我要是再学个八门遁甲,岂不是六道以下我无敌,六道以上一换一。”

    随着光团和天秀逐渐融合,八神天秀也走马观花地体验了卡普老爷子的一生;从青年加入海军刻苦训练,到打败洛克斯成为海军英雄,从为了对付青椒的尖锥而夷平八座大山,到顶上战争被孙子一拳打飞……

    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海军,也是一个值得爱戴的爷爷。

    “硬化”

    八神天秀握了握拳头,黑色瞬间爬满了整只手臂,看上去充满了金属的质感。

    随后,天秀向一个孩童一样,将武装色霸气的剩下三种进阶能力不停演示了一遍。

    “缠绕!”

    “外放!”

    “流樱!”

    “硬化!”

    ……

    就在八神天秀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此时系统的警报却突然响起。

    ……

    木叶,三代火影办公室。

    “也就是说,你和你的三个学生都从那家店里获得了神奇的能力或东西吗?”

    “是的,我觉得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要和您汇报。”

    卡卡西罕见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还将一沓资料递给了猿飞日斩。

    “這是小樱抽到的那只被我击毙的生物,据木叶实验室研究发现,忍界目前完全不存在这种生物,经过解剖,这种生物的蛋白质营养成分超出了其他忍兽好几十倍,其背后还生长着我们从来没见过的果实,实验室正在化验中。”

    “哦?”

    猿飞日斩使劲嗦了一口焊烟,卡卡西可不像信口开河的人,再加上物证此刻就被他捏在手中。

    半晌,

    猿飞日斩放下焊烟,对卡卡西说道:“那鸣人佐助都抽到了什么东西?还有卡卡西你的奖励可以给我看看吗?”

    “佐助,他好像抽中了一种不用结印的雷电能力,样子和我的雷切有些相似。”(佐助只在他面前演示过破道之四·白雷)

    “鸣人的话,他是第一个抽的,我暂时不清楚,我自己得到的是这个东西。”

    说完,卡卡西便将MP3放在了猿飞日斩的面前。

    “这是一种有声读物,但是只有我才能使用它,其他人即使得到也无法使用。”

    卡卡西解释道。

    猿飞日斩听后便把东西还给了卡卡西,叹道:“按照你说的话,这家店的不确定性就太大了!”

    这家店能够给予普通人强大的力量,拥有让人梦寐以求的机遇。

    但危险也十分阴显。

    光是一个春野樱,就召唤出来一只,让卡卡西只能动用雷切才能解决的巨兽。

    万一下次再召唤出来一只破坏力不在尾兽之下的怪物,那可如何是好。

    又或是,一些强大的能力被某些野心家得到,那该怎么办?

    最主要的是,有了这家店铺,那些平民忍者就有了对大族忍者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这会对整个木叶的统治阶级造成巨大的冲击,绝不是猿飞日斩这个出身豪族的火影希望看到的。

    猿飞日斩想了想,从办公桌下取出了一个水晶球。

    ……

    【警告!系统检测到有人正在窥视店铺,人员已确定,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天秀嘴角微微扬起。

    精神能量迸发,迅速向窥视查克拉的源头吞噬而去。

    此刻,正在施展望远镜之术的猿飞日斩的状态很不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掉落在办公桌上,浸湿了上面的文件。

    饶是猿飞日斩再怎么努力,水晶球上始终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就在这时。

    一股强大的力量随着水晶球反噬过来。

    猿飞日斩连忙起身,切断了连接,但还是吐出一大口鲜血,染红了面前的文件,也染红了卡卡西的视线。

    “火影大人,您没事吧?”卡卡西连忙扶住了猿飞日斩。

    猿飞日斩不顾虚弱的身体,紧紧攥着卡卡西的手吩咐道:“此,此人……深,深不可测,竟,竟能隔空震伤我,没,没有我,我的火影令,不……许任何暗部,对,对其出手,尤,尤其,是根——”

    交代完毕后,便晕厥了过去。

    ……

    店内。

    “便宜你了!”。

    八神天秀冷笑一声,猿飞日斩的那招望远镜之术,平时偷看偷看温泉里的小姑娘也就罢了,还敢窥视他,真是不知火舞的弟弟——不知死活。

    此时,店外,一个身着红白服饰,头戴木叶忍者护额的女子,提着一篮子精致的鲜花,向天秀的小店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