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无论是失眠还是幻觉,都涉及到了人类的精神领域。

    而人的想法千丝万缕,就连李珉这样优秀的心理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定期为陆十一检查与开导,以及开一些相应的处方药。

    只是这收效甚微,其中或者也有陆十一不愿意按时吃药的缘故,他依旧是难以入眠,有时甚至直到天明也没有一丝睡意。

    几个月前无意间听着林肯公园入睡后,陆十一就保持了这个习惯,听着贝宁顿撕心裂肺的咆哮,即使只能轻微减缓了失眠的痛苦,但也聊胜于无了。

    而在陆十一难得的入眠后,床边出现一道白色的身影,被陆十一画了无数张素描的模特,照片里的那个女孩。

    陆十一知道女孩偶尔会出现在他身边,但他并不知道在自己睡着后,女孩也会出现。

    女孩此时就坐在床边,看着十一那张在睡着中也皱着眉的脸庞,她伸手想要去抚平皱眉,手却像空气一样穿透了过去。

    除了唯一的一次,无论如何都无法再触碰到他吗,她想。

    女孩知道,能够看见她的基本就只有阿一,比如那个偶尔会来的女生就看不见自己,并且如果她出了这个家门,自身的存在感就会被削弱,削弱到连阿一也难以看见她。

    世事都有特例,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奇怪的人或者说是些非人的存在也能够看见她,比如那晚的怪物以及......那群乌鸦。

    女孩有时候会陪着阿一去看病,看着后者与心理医生的交谈,否认她的存在。

    然而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幻想,而是作为其他存在的形式,这是神明回应了她的愿望而诞生的奇迹吗?

    只要能陪着阿一就已经足够了,女孩这么想着,但随着时间推移,她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逐渐衰弱,明显的力不从心。

    无论是医生的治疗开始起作用,还是阿一已经从那段痛苦中走出来,且有那个叫做阮琳的女生陪伴,他已经变得不那么寂寞了吧。

    而当阿一不再寂寞获得幸福的时候,也就是她使命结束的时候。

    这具因为痛苦、绝望而诞生的,虚假的身,虚假的心,以及虚假的人生,终究会不复存在。

    ............

    陆十一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他摘下耳机,从床上坐了起来。

    劣质的睡眠让陆十一感到头晕脑胀,他揉了揉太阳穴,吵醒他的是一条信息,一直久久未能确定下来的毕业典礼举行终于确定了日期。

    六月十号,还有四天。

    以往每届的毕业典礼通常都会提前放出公告,然而今年甚至在毕业答辩完成后,居然还没能确定举办时间,这显然是很不可思议的。

    在没有课的日子里,陆十一偶尔会去探望一下田田,定期与李珉医生进行认知治疗,再在网上接一些设计类的兼职,剩下的时间更多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干,甚至坐上一整天。

    今天若无意外,陆十一大概也会如此度过,然而在下午的时候,有人敲响了他的门。

    更令陆十一意外的是,上门的人是田子真,后者作为房东过的日子可谓是深居简出,除了探望女儿外几乎都见不到人影。

    并且昨天发生的那件事,恰巧是田子真去医院的时候,陆十一也没有告知房子主人田子真,此时面对对方,不由得有些局促。

    田子真对于陆十一的不自然看在眼里,倒也没说破,率先开口道,“你今天想不想去探望一下田田?”

    他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虽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但显然是很喜欢自己女儿的,不然也不会时常前去探望。

    陆十一有些意外,没有想到田子真是这个原因来找他,他回想一下,似乎在半个月前的车祸后,自己就没有去探望过田田了。

    毕竟他打从心里抗拒着医院。

    田子真误解了前者的迟疑,便继续道,“医院已经找到了配型田田的骨髓捐献者,对方在今天就会下飞机,在做完检查后,田田的手术就要开始了。”

    然后陆十一就明白田子真的意思了,骨髓匹配只能算是真正治疗白血病的开始,但以现在的医疗条件,仍要面临着失败的危险,更何况术后还要熬过漫长的康复期,环环相嵌,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失败了,田田就再也醒不来了。

    或许,这是最后的探望,他也应该给这个小姑娘鼓鼓劲,想到这里,陆十一并答应了下来。

    “田田见到你会很高兴的。”田子真站了起来,说道,“我在下面等你。”

    说罢,他也不等陆十一回应,便离开了。

    正想说一起下去的陆十一有些无语,在田子真下楼后也紧跟着下去了。

    监视着陆十一的警察已经轮休,现在则是另外一位,他正在一辆桑塔纳里盯梢,看到前者坐上田子真的奥迪后,向张警打了个电话,得到回复后便开车跟了上去。

    而这位警察打电话的时候,我们的刑警大队长张杰正在作战前动员。

    会议室内一片黑暗,唯一的光源只有投影在墙上的影像,张警站在投影旁边,手里的棍子指着影像里的模糊人影。

    倘若陆十一在场,他便会认得这段放映的影像内容正是罗马公寓312,他所住的地方。

    这段影像显示的时间是在晚上,画面被张警停留在陆十一门口,停留着一个穿着黄衣的壮硕身影。

    张警截取此人的影像,然后放大放大,最后显示出模糊的侧脸。

    虽然模糊,但能够隐约看出是个外国人。

    在场的警察都安静地坐着,等候着张警的后续,然后他们看见张警陆续调出了罗马公寓附近街道的监控录像,特别选出了出现了嫌疑犯的片段,影像停下截取放大,多张黄衣人的不同角度图片同时对比。

    原本模糊不清的肖像,逐渐得到大致的确认。

    一直未出声的张警此时终于开口了,声音里带着疲倦以及冷意,“经过这些天的线索整理,多亏了陆同学提供的关键线索,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确认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了。”

    台下的警察皆是眼神复杂,有羡艳、有嫉妒,比比皆是,但他们都只能安静地听着张警的论述。

    “这位嫌疑犯不仅心狠手辣,而且非常狡猾,所幸就通过网络身份验证,以及海关递交过来的外籍名单,我们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张警说着,然后调出一份详细的身份信息。

    “约翰尼·陶德,德国人,半年前以圣乔亚投资公司董事助理的身份来华,我们目前锁定了他最新的住址,虹桥古北的千禧大酒店。“

    墙上投影的是一张标准的欧洲白人模样,但是他的脸与寻常的白人有着显著的差异,更加的狭长,若是要形容的话,倒是与犬科动物的脸相似些。

    “留意到他的身份,在此我们的嫌疑人名单又增加了一位,”张警继续更换墙上投影的资料卡。

    新的白人肖像出现在墙上,不同于约翰尼的壮硕,这是一个极为消瘦的白人,蓄有山羊胡。

    “圣乔亚投资公司的董事,巴赫·塞西尔。”张警面色凝重,“上一宗女大学生连环失踪案的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