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有一种生物,众人耳熟能详。

    但谁也没有真正见过,怀疑者怀疑,坚信者坚信。

    而现在出现在陆十一眼前的狰狞怪物,他就想起了那个名字。

    狼人。

    约翰或者乔治,怎么称呼都可以,在他眼前的怪物依稀还能看到原来外国人的痕迹,体型相比之前几乎是涨了一倍,那身美团外卖制服被撑得撕裂开来,露出下面铁块般的肌肉以及那像钢针一样的毛发。

    那张脸现在就跟狼脸一模一样,瞳孔里散发着寒意,锋利的铁爪随着他的手指张合反射着寒芒。

    在陆十一震惊的视线下,狼人一挥爪子,挡在他面前的书桌就发出一声哀嚎,断成了两截,桌子上的本子纸张纷纷扬扬,洒落一地。

    那些都是陆十一在痛苦的时候,一笔一画累积的回忆。

    突然地,他就红了眼。

    那个狼人同样看到了洒满一地的素描,数百以计画着的同一个人,他一脚将几张画踩在脚下,长长的舌头舔舐着犬牙,“真是令人感到恶心。”

    陆十一低垂着头,攒紧了双拳,指关节因过于用力而泛起了骨白色。

    “签还是不签?”狼人举起铁爪,一步一步走进来。

    愤怒、不甘,但是又能怎样?陆十一咬紧了牙往后退去。

    “不、签!”嘴里坚决地吐出两个字。

    虽然并不明白那份所谓的契约是什么东西,但是他至少明白了,如果在上面签下名字,【阿笑】就再也不会出现了,即使是所谓的幻觉。

    这么做、就等于如同十年前一般,再度因懦弱选择了逃离,将她一个人抛弃在那里,陆十一痛恨那时候的自己,直至现在也无法原谅。

    “我不会再逃跑了。”陆十一低声说着,就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嗯?”狼人没有听清楚陆十一的话,然后就看见后者咆哮着,挥舞着拳头向他跑来,不由发出一声嗤笑,“可笑。”

    然后他右手上的爪子缩回了手掌,五指握拳,猛地挥出,狠狠地撞在了正要出拳的陆十一肚子上!

    伴随着一声痛哼,陆十一比来时还要快上一倍的速度倒飞了出去,撞在墙上,而后跌坐在地上。

    “太弱了。”狼人不屑道。

    痛!

    战五渣陆十一本身没有斗殴的经历,这第一次打架就给重重的一拳砸在肚子上,身子下意识弯成了一团,脸色憋得通红,肚子传来的痛楚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看到那狼人正在向自己走来,陆十一捂着肚子想要继续往后退,只是他背后就是墙,哪里还有什么地方可退的。

    于是他咬紧牙忍着痛,再次站起来,握紧拳头向狼人的脸上砸去。

    嘭!

    一声闷响,陆十一给狼人一脚踹了回去。

    “真是脆弱的生物。”

    这次他没给陆十一反抗的机会,走上前来,抬起脚,用力踹了过去,在狼人看来,对方这种反抗是对他的挑衅,脚下的力道可没减少什么。

    一脚、两脚、三脚......每一脚都重重踢在陆十一的身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陆十一弓着身子双手抱头缩在地上,狼人的每一脚都让他痛到骨髓里,但是他只是咬紧牙,只有实在忍不住了才发出一声痛哼。

    我不能屈服,他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着。

    使劲踹了几分钟,狼人发现在自己脚下的那个小子竟然能坚持了下来,虽然因为顾忌没有下重手,但对方这样的反抗,显然让他感到了羞辱。

    于是他没有再留手,脚向后扬起,然后急速踢出,带着轻微破空声砸在了陆十一的脊背上,后者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化作一个轱辘滚飞出去。

    滚了几圈的陆十一大字型瘫在地上,汗水打湿的头发胡乱地贴在额头上,鼻翼快速一张一翕,胸腔像个破烂的风箱剧烈起伏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咬牙用着最后的力气握紧拳头,指甲刺进肌肉里带出了点点血迹,而这个举动带来的痛楚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然而还没等陆十一再做什么,一只宽大的手掌覆盖了他的视野,陆十一以为对方要杀了自己,此时也没什么力气反抗,只能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

    然而那狼人并没有下毒手,而是伸出手掌只是抓住了陆十一的脑袋,然后轻轻一提就将他拽了起来,拖着他转身向客厅走去,半路顺便捡起了那份契约。

    “还是这样简单多了。”狼人也不知是不是在对陆十一说,“我还真是犯了蠢,还要老实守着规矩,只要【那位】不知道,规矩就是个屁!”

    狼人将死狗一般的陆十一扔在茶几旁,粗暴地扳开后者的右手塞进一支笔,扯着他就准备在那份契约上签字。

    只要是本人亲自签下契约,契约就会生效,至于怎么“亲自”法,谁说的清呢?

    “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就先忍下这口气,得到这份契约成功后谁强谁弱还说不定呢。”陷入幻想的狼人发出难听的笑声。

    陆十一此时还不明白狼人要做什么就是白痴了,但是现在被狼人压得死死的,无力挣脱那只铁钳般控制住自己右手的手掌,只能屈辱地看着前者抓着自己的手在契约上写下他的姓氏。

    同时他无比又痛恨自己,痛恨自己如此的弱小。

    手机的振动声突兀响起,狼人下意识便止住了强迫陆十一签字举动,拿出手机一看,不由骂了一句法克。

    这是一条匿名的信息。

    【我拖不住了,[那位]的使魔已经出现,无论事成与否,迅速撤离!】

    手机瞬间被狼人捏成了铁麻花,他血红的眼睛里的寒意迅速被愤怒覆盖、其中还有屈辱以及...畏惧。

    快、快些!狼人咬紧牙关,拽着陆十一的手想要继续先前的行为,然而一只纤细的手突然伸出来,在他骤然睁大的眼睛里,它将正在签了一半字的契约夺走了。

    这动作出其不意且迅速,狼人甚至没反应过来,他沉着脸,看见在契约被笔划留了一道长长的黑迹,意味着这份契约已经不能再使用了。

    扑通一声,陆十一失去支撑摔倒在地,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了那道熟悉的白色身影。

    如同寒冬一样的杀意从狼人身上迸发出来,锋利的铁爪再次弹出双手,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咆哮,“你...你竟敢!”

    而这个女人,面对狼人凌厉的杀气没有任何惊慌,她拿着那份契约,另一只手指了指阳台。

    狼人下意识转头望去,就看见难以计数的乌鸦如同黑色的洪流喷涌进来,脸色一片惨白。

    “不、不!我不怕你,老子是杀不死的!”狼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

    千鸟齐鸣,倾盘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