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你们都很不错,但我只会录用一个人。”白总微笑着,谁也不知她在想着什么。

    看似轻松的一句话,然而它的份量对于阮琳来说却有些沉重的,之前在投简历的时候做了详细的调查,她对这份工作的期待可是最大的。

    这家公司是德国的老牌企业,实力足够跻身于全球五百强,前几年才在魔都建立分部以此开拓国内市场,无论待遇还是福利什么的都极为优渥,还经常有国外进修交流的机会,据说如果能力如果足够强的,便有机会升迁到总部。

    最后一个是阮琳在网上查到的,这家大公司会免费为员工植入一种叫做【健康监测控制仪】的皮下芯片,听闻是一个很厉害的东西,但具体的功能她没能查到详细。

    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说,这样的公司几乎是可遇不可求,但是......想到此,阮琳下意识看向身边的陆十一,即使她很看重这份工作,但在只能录取一人的前提下,她下意识竟有了些想退出的想法。

    却正是这份对工作的看重,也让她一时难以说出口。

    陆十一眉头有些皱,他有种不对劲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并且对于这份工作的欲望并不强,他知道身边的女孩一直想找份好的工作向家里证明自己,只是如果直接说出自己放弃,难免会让这个要强的女孩以为自己是为了她才退出的。

    这个白总看着两人神色各异,只是环抱着双臂,摆出一副看戏的模样。

    待到火候差不多的时候,她才缓缓说道,“不用急着给我结果,一周后你们也该毕业了,那个时候再过来,位置会一直为你们留着。”

    两人本来还在犹豫着、尤其是阮琳,原本好看的眉头都挤成一团了,就要做出抉择时,却被对方这么一句话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这时,久久未到的警察出现了,阮琳刚想对白总说的话又给被堵了回去,女孩带着婴儿肥的脸庞微微鼓了起来。

    警察们对于现场处理极为熟练,迅速拉起黄线封锁现场,然后开始侦查环境搜索相关证据,很客气地请在场三人退出办公室。

    说来凑巧,来的警察当中,领头的正是早先在医院遇见的那位男警察,对方对此也有些讶然,很客气地打了声招呼后。

    救护车随后也抵达了,救护人员将胖子的尸体运送到医院里,那里会有专门的法医进行死因检查。

    陆十一和阮琳作为现场首要发现者,如前者所说那样,警方了解情况后便要求他们暂时不能离开,需要去警局做个笔录口供。

    搭载两人回警局的是那个算是认识的男警察,或者是因为警车的缘故,这一路上没有塞车,他们很快就抵达了警局。

    可能是因为送两人来警局的原因,做笔录的也同样是这位警察,他亲自给陆十一两人倒了杯水,将一直戴着的警帽搁在桌上,“上次还没来得及介绍,我叫张杰,刑警大队长,最近出了点状况现在暂时负责文职,你们不用紧张,叫我张警就好。”

    陆十一捧着一次性水杯,视线停留在张杰的左手处,上次没有留意,眼前这位警察的左手居然只有四根手指。

    张杰察觉他的视线后倒也不恼,反而解释起来,“大概是四年前,抓捕一个连环杀人凶手时候留下的,当时有点大意了。”

    阮琳捧着水杯慢慢喝着,听到张杰如此平淡地叙述他断指的缘由,心里不由带上了一些敬意。

    “好了,还是继续流程吧,”张警拿起笔说道,“放松就好,两人一起,姓名?”

    “陆十一。”“阮琳。”

    接下来也是大致走一个笔录的流程,在这里就不详细描述了。

    在结束的时候,有个小警察走了过来在张警耳边低声说了一番话,说完话对张警的道谢也不理会便走了,显得很是冷淡。

    张警倒是对此习以为常,对两人说道,“好了,法医那边结果出来了,案子大致的来龙去脉已经清楚,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了。”

    陆十一和阮琳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好奇。

    张警看了看手表,站起身开始收拾东西,“现在已经是晚上了,稍等一下,我送你们回学校。“

    手里的文件整理好后,张警拿起钥匙示意两人跟着。

    “先走了。”张警对着隔壁桌的警察打招呼,那个警察只是抬眼看了一下便继续做他手里的事,同样很是冷淡。

    张警随后又对着自己路过的警察纷纷打了招呼,除了一两个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其余的皆是没有回应。

    陆十一将这一切收进眼底,心里不由生出疑惑,倘若这是一两次还算正常,因为任何人都不可能和所有人做朋友,但是像张警这样的状况就很奇怪了,就像是大部分的警察都在刻意排挤着张警。

    只是毕竟这属于别人的私事,陆十一没有理由去询问。

    来的时候张警开的是警车,现在换上了一辆大众,两人坐在后座上等候着张警发动汽车。

    张警握着方向盘,回首问道,“介意我抽烟吗?”

    陆十一倒是不介意,他转头望向阮琳,后者同样摇了摇头。

    得到想要的回答,张警露出了放松笑容,从口袋里的烟盒抽出一根点燃,叼在嘴里道,“有点小烟瘾,不好意思啊。”

    汽车启动,引擎发出低沉的轰鸣,张警松开离合正准备开车,电话又响了起来。

    张警看了一下手机显示,又看了两人一眼,表情更加不好意思了,“我能先接下电话吗?”

    两人点头。

    于是汽车重新熄了火,张警接通电话。

    看着张警正在通话,好一会没说话的阮琳轻轻捏了捏陆十一的手臂,悄悄说道,“刚才张警说这案子已经弄清楚了,你觉得那个李哥的死因会是什么?”

    陆十一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办公室的情形、那个胖子掐住咽喉痛苦的神情以及衣物上大量的饼干屑,然后他有些不确定地说,“食物中毒?”

    “我也是这么觉得,“被人说出了心声的阮琳有些小兴奋,拍着陆十一的手臂继续说道,”但你有没有往细里想一下,这个会不会是有人故意下毒?因为触动了凶手利益而被人毒杀?或者是情杀?“

    看着阮琳饶有兴趣的模样,陆十一有些无语,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前面的张警刚好挂断了电话。

    因为职业习惯,他在通话的时候也下意识在听两人的对话,阮琳的推测可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张警掐灭烟头,带着有些无奈的语气开口道,“小姑娘,现实和电视剧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个案子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啊?”阮琳有些意外,“那死者是怎么死的呢?”

    “因为他吃了一盒奥利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