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塑料盒装着的显然是一截小孩的断掌,截断口还黏留着半段红色手环,就像是被人极其残忍地斩断所致。

    扶着墙壁吐了好一会,直到胃里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吐之后,陆十一才感觉好受了点。

    “谢谢......”陆十一轻声说着,因为在他呕吐着的时候,女孩一直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部,即使这样做只是徒然。

    女孩摇了摇头,然后又比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陆十一才反应过来,急忙掏出了手机报警。

    说来也奇怪,一般人一年半载都不见得遇到报警一次,而陆十一在这一天之内已经是第二次报警。

    然而实际上,应该是第三次报警。

    只等了一会,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原本是一位女警的声音,但在陆十一阐述情况后,就换成了熟悉的声音,张警。

    再次确认情况后,张警仔细叮嘱了陆十一一番注意事项,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从警局赶来陆十一的住址需要一定的时间,陆十一把一直开着的门关上,因为挥之不去的腐臭味飘散着,那些大开的窗户他也就暂时任由它了。

    卧室、卫生间以及阳台,陆十一开始了仔细检查,因为张警的叮嘱他没有去触碰或者移动物品,但是直到检查完每一个角落,他都没有发现异常。

    那么这份“美团外卖”是怎么出现在他的门关处的,他早上出门的时候不可能不注意到鞋柜上多出......等等,出门的时候是几点来着?

    陆十一坐在沙发上,用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阻隔着记忆,让他如同雾里看花一般,难以回想起当时的细节。

    而能够回想起与这份东西有关联的,就是昨晚送错外卖上门的美团员工,而放在鞋柜上的东西同样是美团的包装袋。

    问题是陆十一模糊的印象里,那名外卖员在弄清楚送错地方后很快就离去了,而且并没有进到住房间里。

    记忆应该是不会骗人的吧?他想。

    福尔摩斯在《四个签名》中曾言,“但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性只剩下一个时,无论多么不可能,那都是真相。”

    正如上文所言,想不出头绪的陆十一排除了其他可能性,最后只能暂且认定这份东西的来源与那名美团的外卖员脱离不了关系。

    某种意义上将,遗忘了真相的陆十一反倒是通过推测得出来接近真相的结论。

    外卖盒里那截血腥的断掌的主人,陆十一其实心里也有些猜测,白日里与阮琳搭乘公交所看到的那则新闻。

    心情一时间有些沉重,陆十一眉头皱成了一团,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女孩一直在坐在陆十一旁边,静静地看着陆十一苦思冥想的动作,看到后者有些倦意地合上眼,她便轻轻挪了下位置,贴着十一的手臂,螓首搭在他的肩膀上,同样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虽然只能这样彼此依偎着,但她相信,所要表达的心情,一定能够传达到的。

    张警到来的时间比陆十一想象的还要早,并且带了几名队友,熟练地封锁现场,然后就开始排查房间内可能遗留的线索。

    陆十一站的远远的观察着来来去去忙碌着的警察,在这种时候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他发现跟随着张警一起来的人,显然不少就是在警局里漠视张警的警察。

    他们虽然表现了对张警的疏远,但是在张警办案分配任务时候没有一点怠慢的意思,这倒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那份“美团外卖”被张警小心翼翼地进行了分开处理,上面被血稠黏连的红色手环被他用镊子取下来额外保存起来。

    他们倒是不忌讳在陆十一的存在,一边进行工作一边讨论着案件,从他们的口中得知,陆十一家中的发现是一个很重要的破案线索。

    但是,也因为这份线索,意味着绑架案升级为凶杀案,而受害者极大可能性已经遇害。

    而受害者的身份,正如陆十一先前的猜测一致。

    警察来来往往,却没有人能够看到他身边的白裙女孩,女孩也似乎很怕生,有些害怕地躲在陆十一的身后,却又忍不住好奇心,探出小脑袋悄悄观察着来来往往的警察。

    或许是感觉把陆十一晾在一边太久也不好,张警在处理完证物后,就特地找上了他。

    鉴于这件事牵涉的相关事宜,张警在心里对陆十一的关注可谓是提高了好几倍,先且不言这件连环女童绑架案,白日里的猝死案对方也在现场。

    虽然猝死案已经明明白白地显示与陆十一毫无关联,后者出现在案发现场的缘由也十分合理,但是十几年破案经验带来的直觉,仍然他开始留意这个有些孤僻的大学生。

    于是张警试着与对方交谈,话题从一开始围绕着这份证物的发现过程逐渐延伸到个人的日常生活,陆十一显得很拘谨,有时候对于他的提问有些迟疑,但张警也不追问,只要是对方露出犹豫的神色,他就立即转换话题。

    然而直到谈话结束的时候,陆十一的表现让张警有些失望,并不是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而是对方无论从哪方面而言,都只是一名除了有些孤僻外其他都很普通的大学生。

    这件案子真的和他无关?张警皱起了眉头,问题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张杰,发现一些精神类药品。”一个警察走过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陆十一这时候下意识便松了口气,这样频繁的话题转移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不小的压力,虽然张警的语气神情都很缓和,但是警察特有的威严还是本能地透露出来了。

    那个警察发现的是李珉开给他的辅助治疗的药品,虽然有些不情愿,陆十一还是说出了自己在接受心理治疗的情况。

    张警这边立即要求他提供治疗方的联系方式,然后进行联系确认。

    作为陆十一的主治医生,李珉在电话里详细地回答了张警的询问,当然了,这通电话张警没有直接当着陆十一的面拨打。

    挂断电话后,张警对陆十一的关注度在心里再次提高了几分。

    近十年的精神病史,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