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张警在楼下不停徘徊着。

    手里紧握着对讲机,着急着踱着脚步,又不时抬头看向进攻的位置,而后又低下头盘算着这次行动的可能性。

    在这次突袭结果出来之前,张警只能耐心等待,但是,显然他现在没什么耐心。

    低头看了一下手表,预算的时间已经超出了许多,然而对讲频道里仍是一片死寂。

    直觉告诉张警,情况似乎在变得更糟,他握紧了手中的对讲机,正打算询问情况时,频道里终于有了动静。

    “啊啊——”

    “这是什么鬼东西!”

    “别过来——”

    嘈杂的声音瞬间挤满了原本死寂的频道,慌张的脚步声、凌乱的枪声,接连起伏的惨叫,以及隐隐传来野兽的嘶吼。

    “B队、B队,收到请回答!发生什么事了?!”张警抓着对讲机吼道。

    只是没有人回应他。

    频道里的声音逐渐低了下来,然后重新变得安静。

    张警从腰间抽出手枪,跟在他附近的警察打了个手势,便立即冲向楼梯,虽然现在不明什么情况,但至少要先抵达现场。

    没等他爬上一层楼,A队也发生了变故,频道里枪声与惨叫接连起伏。

    这栋楼一共有两个出口,A队就防守在另一个出口,。

    “A队、A队?”张警转身便向另一个楼道口奔去,“该死,能来个人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像是听到了张警的咆哮,频道里终于有了回应。

    “张警!目标已经突破A队封锁线,抢夺了一辆警车逃跑了!”慌张的喊叫声在频道里响着。

    “冷静下来,听我的命令,现在还能行动的警察,几名留下来照料伤员,其余人迅速追过去,务必把目标抓住!”张警快速说道,加快了下楼的速度。

    下了楼后,张警迅速指挥着封锁在出口的警察上车,驾着一辆警车随后也朝约翰尼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们的视线稍微挪回陆十一这边。

    这个时候,陆十一探望了田田后,就随着田子真前往虹桥机场,准备接机,因为田田的骨髓捐献者就要抵达了。

    由于没有堵车,他们来的有些早,现在只能在机场外等候着。

    “十一,”田子真突然出声,“谢谢了。”

    虽然前者的道谢有些突如其来,但陆十一明白前者所指的是什么,摇了摇头。

    田子真点点头,两人便不再说话。

    幸好他们没有维持这尴尬的沉默多久,骨髓捐献者很快就抵达了,令陆十一感到意外的是,前者与他同样的年纪,穿着一身红色运动服,背着双肩包,小陈是对方让陆十一两人这么称呼的。

    田子真与小陈互相寒暄一番,就上了车,陆十一主动让出副驾驶座换到了后面。

    这个点医院差不多要下班了,对于手术前的检查只能等到明天,田子真便驾着车往公寓方向开去。

    回来的路上并没有来时通畅,尤其是田子真紧跟着一辆建材货车开上了高速后,交通似乎堵了起来。

    在他们进入高速后,几辆警车紧接着抵达了,他们亮起警灯,在路面上迅速铺开路障以及阻车器,封锁了高速路口。

    一个武警握着对讲机说道,“路口封锁完毕,已经做好拦截准备。”

    对讲机里传来回复,“目标移动很快,这边无法拦截,已经进入高速,请派遣车辆迅速疏散高速上的车辆!”

    ————————————

    陆十一感觉有些奇怪,他发现在路上的车变得少了些,他们前面还有一些顺道的车辆,而后面却再没有同向行驶的车,逆向的车辆状况却是正常的。

    隐隐约约的警笛声开始由远到近。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小陈问道,他看见逆向道那边车辆似乎发生了骚乱。

    “好像是的。”田子真回复道,两条反方向的车道中间并没有隔离栏杆,可以直接看到逆向道的情况。

    这个时候警笛声也愈来愈近了,逆向道前方冒出一辆警车,那警车在路上横冲直撞,紧跟着车尾的则是接连的警车。

    骚乱便是起源于此。

    见到这像是警匪追击的现场,田子真为了安全起见,打着方向盘将车远离了逆向道一侧,只是还未等他开远,变故骤生。

    那辆被匪徒抢夺的警车突然往左猛打方向盘,向他们这边车道撞了过来,因为转向突然轮胎在路面上剧烈摩擦着,发出几欲刺穿耳膜的声音。

    同样因为这突然,与田子真同向的车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辆警车化作咆哮的钢铁猛兽,狠狠地撞在了前面的一辆大众上。

    那辆大众措不及防,被巨大的力量撞翻,在路面上翻滚出去,四轮朝上,冒着烟滑行撞上了栏杆。

    而在大众身后的尼桑同样没有来得及反应,来不及刹车,紧接着撞上了前者。

    事出突然,如同多古诺米牌效应一般,本田撞上了尼桑,随后的别克撞向本田,大众被宾利撞,宾利被福特撞,福特被马自达撞——

    嘭嘭嘭嘭!

    一时间,如同连环爆炸一样络绎不绝的追尾声接连响起,刺耳的声音震耳欲聋。

    连环相撞如同火势一般迅速蔓延,瞬间就到了田子真三人的奥迪前。

    田子真反应并不慢,迅速踩了刹车,轮胎发出尖锐的刺耳声,强行抵抗惯性摩擦带来急剧的热量,焦臭味随之而来。

    只是奥迪与前面的建材货车车距并不大,刹车也来不及,在路面上摩擦着,狠狠地撞上了货车尾部。

    货车本来已经撞上它前面的丰田,运载着的建材收到惯性四处相撞发出乒乒乓乓的撞击声,捆绑着它们的绳索勉强才承受住,但也绷如拉满月的弓弦。

    而田子真的奥迪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绳索再也承受不住,噼啪一声纷纷崩断了开来。

    而上面的建材便化作出笼猛兽四处飞撞,尤其是原本捆绑着的钢筋,如同离弦的箭,在空中飞舞着,向撞上货车的奥迪飞射而来。

    “趴下!”田子真喊道。

    陆十一下意识张大了眼睛,瞳孔里倒映着那如同箭雨一般的钢筋,铺天盖地占满了他所有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