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咯哒——

    下一秒,陆十一的脑门像被棍子砸的西瓜一样爆开来......才怪。

    然而陆十一等了几秒,他仍还活着,睁开眼一看,那个白人握着枪也是僵在了这里,后者根本没预料到枪没了子弹。

    这就有点尴尬了。

    陆十一在捡起这只枪时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接着又给白人抢了过去,所以才发生了这戏剧性的一幕。

    这次他先反应了过来,陆十一趁着白人恍惚的瞬间,挥手一掌就往对方握枪的手打去。

    白人回过神来,见到陆十一的一掌打过来,他不进反退,手中的枪就径直往前者的脸上砸去。

    陆十一此时也是狠了心,避都不避,反而将这一掌握紧成拳,用尽全力一记左勾拳砸在了那白人的脸上,随后白人的枪砸破他的眉角,鲜血便流下落进了眼睛里,受到刺激的眼睛下意识闭了起来。

    那个白人被陆十一这一拳打得切实,加上原来的重伤,支撑不住身体就在地上滚出去了几圈。

    因为先前的教训,陆十一知道此时不能浪费机会,赶紧用袖子擦了擦眼睛的血,快速向那个白人跑去。

    白人何尝不明白这个,他也快速挣扎着爬起来,只是右手上的伤实在是严重,直至陆十一跑到了他的面前,他才勉强撑起身子。

    “为什么?”陆十一问,但是他没有期望对方会回答他,继续一拳往他的脸砸去。

    白人被他这一拳又砸在脸上,身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Son of bitch!”白人骂道,吐出一口血痰,脸上被人揍了两拳让他实在是窝火,看到陆十一又要一拳打过来的时候,还能用的那只手便一把抓住了前者的拳头。

    陆十一没想到这一拳会被白人接住,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剧痛就从手臂传来,白人干脆利落的一推一扯,他的手臂就给卸了下来。

    “啊——”陆十一吃痛叫出声来。

    嘎嘎——

    正在空中盘旋着的鸦群看到陆十一陷入了劣势,鸣叫着就往两人扑过来。

    疯狂的鸦群如同黑色的洪流冲向两个人,将两个人撞散开来。

    陆十一也因此挣脱了白人的束缚,便往后退开了安全距离。

    现在两人都只剩下一只手可以用了,陆十一看着重新被鸦群淹没的白人,嘲讽地想道。

    论打斗,即使现在对方一身伤陆十一也打不过,他看了一眼那支被扔在地上的枪,这或许是他唯一能赢的方法,但这枪已经没子弹了。

    嘎嘎——

    一只乌鸦突然冲着他叫了起来,直到陆十一的视线投到它身上,后者便扑腾着翅膀落到一个地方,那里也有一支的枪,是先前白人对他射击的那支。

    乌鸦双爪抓住了那支枪,就向陆十一飞来。

    嘎嘎——

    陆十一会意,伸出还能用的那只手接住乌鸦送过来的枪,而那边淹没了白人的鸦群适时将后者的脑袋给露了出来。

    【杀了他。】

    腾飞的鸦群在空中组成了这一句话。

    那个白人也看到了鸦群拼成的字,挣扎着呼喊,“Oh,no,no!”

    陆十一抓紧了手中的枪,向白人走了过去。

    这次陆十一认真确认了一下,手中的枪还有着不少子弹,然后他将枪口抵在了白人的额头上,原本聒噪至极的乌鸦纷纷停止了鸣叫,数不清的黑眼睛齐齐看着陆十一,似乎在等待他做出抉择。

    “Nooooooo!”白人还在拼命呼喊着、挣扎着。

    陆十一没有再说什么,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透露着冷漠,然后他扣下了扳机。

    一声枪响,带起飞溅的鲜血洒在了他的脸上。

    杀人犯法?去他的。

    [阿一,你知道吗,活着这件事情就是这么残忍,就是不断地抢夺、破坏、杀戮。]

    [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被毁掉……]

    嘎嘎——

    乌鸦的叫声再次响起,将他的回忆打断了。

    因为这个时候,仓库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好久不见,狼人约翰。

    陆十一把手中的枪攥得紧紧的,眼里冷意更甚了。

    他记得狼人强迫他签下合同,他记得狼人对他的一阵毒打,他记得狼人想要夺走他的阿笑。

    狼人可不像上次见面似的那样凶猛至极,现在他可谓是狼狈不堪,眼睛瞎了一只,脸上更是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锋利的爪子也断了几根。

    从狼人仓促慌张的动作来看,像是被什么人从后面追赶着。

    “啊啊啊啊——”

    陆十一现在可不管那些,他叫喊着,冲着狼人的身影疯狂开着枪。

    嘭嘭嘭嘭嘭嘭!

    直至他打光了枪里的子弹,陆十一还不解气,把手里的枪狠狠向那狼人砸去。

    狼人对于陆十一在这里并不意外,因为他收到了某人的信息,即使现在他还处于逃亡的境地,权衡之下约翰决定仍要奔着后者而来。

    陆十一的射击根本没有多少准头,狼人即使受了伤也能很轻松地躲开,最后扔过来的枪他甚至懒得躲避。

    狼人露出狰狞的笑容,那支枪砸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掉在了地上,紧接着他化作饿狼,迅速向陆十一扑去。

    那群仍然在空中盘旋着的乌鸦见状,发出刺耳的鸣叫,化作黑色洪流撞向那狼人。

    “你以为那个人可以一直庇护着你吗?”狼人喊道,双爪化作寒芒,毫不畏惧地撞进了鸦群中,“一群乌鸦也想阻拦我?”

    鸦群确实不是狼人的对手,原本所向披靡的它们遇到狼人的利爪,不少只乌鸦在一个照面就被撕成了两半。

    陆十一看到凶残的狼人在鸦群中杀出一条血道向他扑来,但此时的他已经被愤怒冲得有些丧失了理智,他不退反而咆哮着迎了上去,挥着拳头。

    “蠢材!”狼人见状发出嘲笑,“你以为你是谁?”

    紧接着他化作一道黑影,将冲过来的陆十一扑倒。

    陆十一被撞的摔在地上,顿时发出一声痛哼。

    “现在的你,拥有着根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而你根本不懂得如何去利用,”狼人骑在他的身上,锋利的爪子在陆十一的脸上轻轻拍着,只要他稍微用力,后者的脸就会如同豆腐一样被轻易切开。

    陆十一狠狠地盯着狼人,没有说话。

    后者对他的眼神不以为然,发出轻蔑的笑声。

    他继续说道,“或者吃了你,我就能继续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