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还好吧?”

    陆十一回过神来,发现阮琳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

    “我没事,琳子。”陆十一连忙回道。

    由于今天约好了面试官,所以现在他们正在搭乘公交前往面试地点。

    至于陆十一是否真的没事,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现在感觉浑身隐隐作痛,就好像昨晚被人毒打了一顿。

    然而他也有些想不起来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貌似送走琳子之后自己想通了要从过去走出来,接着遇到一个美团的外国人送错了外卖,再然后好像——自己就睡觉了?

    再细想下去,陆十一也没有什么头绪,所以他只好就这个念头抛到了脑后。

    因为是早上出来,恰巧遇上了上班高峰,陆十一两人从上车开始就被公交车的人潮挤着走,最后被逼在了在了公交车电视下的角落。

    “公交好多人啊,早知道就坐地铁了。”阮琳发出抱怨。

    陆十一有些宛然,“还好坐的是公交,这个时间段坐地铁你才感觉到什么是绝望。”

    闻言阮琳有些婴儿肥的脸颊稍微鼓了起来,“上海就是这样子,太多人了啊。”

    “嗯——”陆十一才刚开口,公交车突然一阵颠簸,阮琳一时间没站稳,被身后的人带着惯性撞了一下,然后她就直接扑进陆十一怀中。

    两人的脸贴着脸,都能直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声,阮琳轻微的呼吸吐气在陆十一脖子上,让他感觉脖子有些痒痒。

    气氛霎时间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阮琳红润的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光星路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往后门走,提前做好准备下车……”

    公交到站的声音突然响起,将两人的暧昧气氛打断了。

    阮琳反应过来后连忙离开陆十一的怀里,低着头重新站好,只是陆十一能看到她白皙的耳尖变得微红。

    因为今天要面试的缘故,阮琳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婴儿肥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粉色,柔顺的长发被束成长长的马尾,还穿了一身小西装,即使穿上了高跟鞋脑袋也只是到了陆十一下巴的位置,整个人显得极为俏皮可爱。

    再看下去陆十一也忍不住要心动了,他抿住了嘴唇,连忙扭开头看向上方的公交车电视,没人知道他这时候在想些什么。

    而电视里的早间新闻正在播放着一则新闻。

    【接下来是一则有关走失儿童的报道】

    【根据记者调查得知,在前日晚上九点松江区,刘女士在与七岁的女儿丽丽回家的途上被遭到陌生人袭击,丽丽被陌生人强行拐走,警察事后加入了调查,但目前没有任何关于丽丽的消息……】

    【根据刘女士提供的信息,匪徒佩戴一顶鸭舌帽,身材高大,但是由于她没有看清歹徒的模样,所以难以找到嫌疑人,而丽丽被抢走时身穿红色长裙以及小红鞋,右手佩戴粉色的亚克力手环,上面写有LiLy 的英文……】

    【如果你有在身边发现相关的可能线索,请即刻拨打110报警电话或者联系我们……】

    【……】

    陆十一就这么看着新闻里那位对着镜头痛哭流涕的刘女士,思绪翻涌。

    “真想知道有妈妈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人贩子真是可恶……啊,你刚才说了什么?”阮琳也在看着这则新闻,正在为那位刘女士愤愤不平,也就没有听清陆十一的突然低语。

    “没什么,希望那位母亲早点找到她的女儿吧。”陆十一不愿在这个方面细谈,将话题转回了新闻上。

    “是啊,希望丽丽平平安安。”阮琳认真说道。

    继续等待了近乎半个小时,两个人终于到站了。

    两人走进面试公司的大门,前台接待的美女正在吃着一盒奥利奥,见到两人下意识就想把饼干收起来,但发觉两人是学生后也就继续吃了起来。

    “你们是——?”美女前台拿着一块奥利奥问道,嘴角还粘着饼干屑。

    两人连忙说明了来意后,美女前台点点头,快速将手上的奥利奥吃完,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得到明确的答复后便挂了电话。

    “二楼转左203办公室,你们是第一批面试的,面试官已经等了一会,祝你们好运。”

    两人道了声谢便前往办公室。

    站在办公室门口,两人都有些紧张。

    “十一你先进去吧,我得准备一下。”阮琳小脸上满是紧张。

    “嗯。”陆十一倒是无所谓,然后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

    叩叩叩——

    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动静传出来。

    陆十一顿了顿,手上力气稍微稍微加重了点,“您好,我是之前预约今天面试的上艺应届毕业生。”

    办公室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传出来,陆十一和阮琳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间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再试一次?”阮琳试着说。

    陆十一点点头,再次敲了敲门,同时稍微提高了音量,“您好,我是松江大学城上艺的学生,今天是来面试的。”

    然而还是一片安静。

    就在两个人想着该不该尝试开门进去,但又怕给面试官留下不礼貌的印象时,这时一个拿着文件的中年女人刚好路过,看到他俩站在办公室门口,便减慢了一下脚步。

    “老李今天来得很早,估计还在吃早餐,门应该没锁,你们可以直接进去,他人比较好不会怪你们的。”说完,她继续加快速度走了。

    两人又向她的背影道了声谢。

    “那一起进去?”阮琳说。

    “嗯。”陆十一知道琳子有些不放心那女人的话,两人进去如果受到面试官的不满,她也能分担一些。

    知道她的意思陆十一也没有拒绝,再次敲了敲门复述了一遍问候后,便抓住门把慢慢推开了门。

    办公室里光线很明亮,窗外有一群鸟在树上吱吱喳喳叫着,一个有些微胖的中年人正坐在办公桌前,双眼圆睁着一动不动,右手还拿着咬了一半的奥利奥。

    办公桌上像是被粗暴推了一把,原本在上面的文件胡乱撒在了地面上。

    “您好?”陆十一看着没有动静的面试官,试探性问了一句,但没有得到回复。

    他转头看向阮琳,对方眼里同样充满了疑惑。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反应后,陆十一鼓起勇气走到面试官面前,伸开手掌在后者眼前挥舞了一下,对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而且面试官这副瞪眼的模样也不像在睡觉。

    “难道……”陆十一突然想到某种可能,用电影里的方法将手指放在面试官鼻底,没有感受到气息。

    身后传来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陆十一闻声回过头,就看到阮琳有些苍白的脸色。

    然后是她一声高昂的尖叫,惊飞了窗外树上喳喳叫的胆小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