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职场上以男人为主导的的时代已经过去很久了,女性陆续走入职场,其中不乏能力超越大部分男人的存在,或许她们无论长相性格各不相同,却都拥有一样的头衔,女强人。

    只是难免地、女性在职场上总会受到一些歧视,男人升职加薪掌声一片,而女人破格晋升却饱受非议,在背后付出的多少,变味成不知“多——”到什么为止。

    社会总是这么不公平的。

    且言归正传,十一眼前的这位白总显然就是一位女强人,对方并没有做些什么,仅是几句话,却让在场的人感受到了她散发出的强势气场。

    然而这位白总看上去才三十有余的模样,一身职业套裙浑身透露着干练的气息,眉目间透露着淡淡的高贵。

    “我们是今天过来面试的准毕业生。”阮琳见陆十一发怔,便开口回答了。

    白总沉吟一会,转头看向有些战战兢兢的小前台,问道,“负责面试的是老李吧?”

    “是...李哥大概在一个小时前到了,现在应该在办公室。”美女前台快速答道。

    “E313室,你们去吧。”白总回过头来。

    两人连忙应道,道过谢后便离开了。

    白总看着陆十一走进电梯的身影,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陆十一,这可是第一次见面。”

    一旁还在坐立不安的前台没听清楚这句话,向前者投去疑惑的眼神,然后就听到了白总那没有感情的声音:“把嘴擦干净,然后去找人事。”

    ......

    陆十一自然不知道走后发生的事情,他和阮琳现在就站在E313的门前,踌躇着该不该进去。

    因为在一分钟之前,他已经敲过门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再上一次则是两分钟前。

    阮琳同样也有些疑惑,她用有些不确定的口气向陆十一说,“或许面试官不在里面?”

    但刚才前台说过面试官已经到了,陆十一对阮琳摇了摇头,伸手再次敲了敲门。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陆十一想了一下,伸手握住了门把,慢慢将门推开。

    “打扰了,我们是来面试的——”阮琳连忙在一旁说道,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办公室内的一幕,顿时怔住了。

    陆十一推开门后还保持着抓着扶手的动作,同样有些发怔。

    阳光打开的窗户照射进来,让整间办公室显得极为亮敞,窗外有一群鸟在树上吱吱喳喳乱叫,一个发福严重的中年人仰躺在真皮办公椅上,双目圆瞪,五官凝固着扭曲。

    他双手扼住咽喉,肥大的肚子撑起的衣服上洒满了饼干屑,办公桌上像是经历过暴风雨肆虐,所有的东西都被粗暴地推倒掀翻,撒满一地。

    有一个烟灰缸在办公桌边缘摇摇欲坠。

    陆十一松开了还在握住的门把,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嘭地一声,那个烟灰缸终于支撑不住,砸落在地摔成粉碎,烟头灰烬四处飞溅。

    这声响便像是打开了开关,阮琳一声高昂的尖叫紧接着响起,惊得窗外无数胆小鸟儿吱喳乱窜。

    陆十一这才醒悟过来,拿出手机正准备报警,然而心里却忽地泛起一些情绪,只是这情绪来得似乎有些无厘头,他怔了一下,继续拨通了电话。

    显然是这一声叫喊引起了动静,办公室很快就有人赶了过来,人都有从众心理,尤其是国人,天生喜欢凑热闹,一传十十传百,在陆十一报警的这么一个工夫,这个办公室就挤满了人。

    来人都被躺在真皮椅上的尸体吓到了,与陆十一两人先前一样面面相觑,有些茫然、疑惑以及惊慌,随后没有刻意压低的议论声开始四处升起。

    他们都是一个公司的人,彼此都面熟,此刻陆十一两个陌生人身上便开始聚集起目光,其中或有疑惑或审视或戒备...等等复杂到不能叙明的意味。

    这些不加遮掩的目光投射到两人身上,陆十一不为所动,阮琳却显得极为难受,自出生以来,她从未被这么多赤裸裸的视线注视过。

    阮琳涨红了脸,又快又急地说道,“我...我们是来面试的学生,刚开门就看见他这样了,不是我们!”

    没有人理会她,两个人都被无形地隔离了。

    陆十一站在隔壁没有作声,他并不怵这些目光,以前也不少被这种有色的视线注视着,他瞥到身边窘迫的阮琳,伸出手握住了后者的手,轻轻捏了捏。

    不要担心,他在心里说。

    这个举动确实让阮琳稍微放松了下来,脸上的红晕一时间仍未散去,或许已经不是因为先前的窘迫。

    或许是听到阮琳这么说,原本在他俩身上停留的视线开始减少。

    陆十一看着拉着阮琳退后几步,与人群拉开了距离,他看到不少人拿出了手机,对着办公室一阵狂拍,偶尔有忘记关掉闪光灯的,随后便是低下头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点着。

    平庸烦杂的日常中难得出了这么一件大事,怎么不能好好发个朋友圈吸一下眼球,赚多几个赞呢?

    “十一。”阮琳的声音细若蚊鸣。

    陆十一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握着琳子的手,连忙松开。

    “你们都在做什么?”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虽小,却蕴含着压迫力。

    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人潮涌动让开堵住的门口,高跟鞋敲击着地面,那位白总从容不迫地走了进来。

    她看了一眼之前被她叫做老李的尸体,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淡定自如。

    “现在是什么时候,”这位白总扫视着所有人,眼角微弯,“不想上班了是吗?”

    话音刚落,原本还在挤着的人潮顿时化作鸟兽四散。

    最后,这间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

    还没等陆十一两人发声,白总继续开口道,“你们是第一个抵达现场?”

    看到两人点头又道,“既然报了警,警方很快就会赶来了,你们作为最先的目击者会被警察询问,所以就在这里等着吧。”

    两人相看一眼,继续点头。

    “现在干等也不是办法,”白总看了一眼尸体,“既然你们是来面试的,现在面试官死了,我就直接看你们的简历吧。”

    陆十一闻言忍不住皱了皱眉,现在这情形下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阮琳显然没有他想的这么多,抽走他的简历一起递了过去。

    但是他们都没想到,这位白总只是随便扫了几眼就不再看了。

    白总瞥了两人一眼,视线似乎在陆十一的身上得更久一点,然后她出声了。

    “你们都很不错,但是我只录用一个人。”

    她第一次露出笑容,只是笑得似乎有些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