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568

    “找死!”

    贪心底虽然有些惊骇,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调动了自己的本源之力给予反击;两人频频碰撞,动作迅捷到只能被外界察觉到来自虚晃的残影。

    他们的速度超越了光吗?

    自然!

    光凭借两人周遭四溢的飓风,便能撕裂任何的战舰队伍。

    “再来!”

    清自在为翅膀后端的流线轰飞出去,砸落在一颗并不起眼的荒星之上;一时间,以其为中心的整颗荒星之上出现了无数道狰狞可怖的裂痕。

    这一击,两人居然几乎打碎了一颗星球。

    下一刻,清自在周身化作一道飓风,重新冲天而起。

    “罗刹破魔炮!”

    “给我败!”

    清自在抬手拂动自己的腰带,频频炸裂的雷光于其周遭汇聚,于虚空层层叠叠,化作一道巨型的光柱。

    “该死!”

    “流线光束,给我挡住!”

    贪很明显意识到了来自这一击的可怖毁灭力,仓促之下,其连忙收敛了攻势,启动了防御的状态。

    身后的两道巨型一般的翅膀相互交叉,转眼便形成了一道泛着暗黑色荧光的防护罩,欲要凭这一击地方下破魔炮的攻势。

    “嗡!”

    清自在手臂再次摆动,被其抓于掌心中央的罗刹破魔戟悬浮于半空中央;暗红色的本源之力快速注入至虚空的武器之中。

    “空空空!”

    阵阵闷哼的声音响彻。

    眨眼间,罗刹破魔戟以肉眼可见的方式频频放大;可怖而遮天蔽日。

    “落!”

    “轰!”

    罗刹破魔炮的攻击直挺挺地落在远处的防护罩之上,两股力量相互角力,也相互抵挡;产生了一种谁也奈何不得谁的胶着局面。

    但就在这电光火石间,清自在的下一道攻击已然降临于虚空中央。

    两道攻击就此重叠,眨眼间崩碎了贪以本源之力所汇聚的防护屏障;武器刺在其胸膛中央,使得其像一道流星般向着远处倒飞而去。

    “卡察!”

    又是一颗小型的星球在贪的砸落之下产生了无数的裂缝。

    “你败了!”

    “败了,就得死!”

    清自在那还有因为贪的败退从而产生任何的停滞,反而是碾压上前,调动了来自自己铁王座的力量。

    若不将眼前的贪留下,战争之时,他麾下的战士便会会被其硬生生屠戮一空。

    对敌人仁慈,那么便是的对自己下属的不负责!

    这句话,是炎君教给他的第一句话。

    也是最为重要的那一句话!

    敌人就是敌人,这是根本无法改变的本质。

    “铁王座!”

    “嗡!”

    泛着暗红色雷光的铁王座冲天而起,将清自在的身影径直承载于其上;两道本源之力快速汇聚,凝实出五道数百丈的红色箭失。

    “落!”

    “轰!”

    随着清自在意念的调动,五道箭失以一种前仆后继的方式向着贪所处的方向疾驰而去,所过之处虚空炸裂,磁场化作虚无。

    清自在,要灭了他!

    “该死,挡住,给我挡住!”

    这五道箭失让远处的贪灵魂都不由自主地变得颤栗起来;无数的本源之力在其调动之下频频汇聚,层层叠叠,好不狰狞。

    但本源不完整的他,又怎么可能抵挡下这用尽全力的自己。

    处于前端的两道箭失一左一右径直洞穿了贪身前层层叠叠的防护,至于剩下的三道箭失,则是洞穿了贪的胸膛,将其径直钉于半空。

    不过本源之力就是本源之力。

    就算遭受到了如此的重创,贪也没有完全失抵抗力。

    好歹也是久负盛名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地被清自在这一击就此绞杀;这番重创,只会让其衰弱一段时间罢了。

    “呵呵呵……”

    “小东西,你以为凭借这样就能够要了我的命吗?

    你不行,你的王更不行!”

    “让你看看,来自贪真正的本源之力!”

    贪抬手握住插在自己胸膛之上的箭血盆大口失,其张开汇聚出一团不停扭曲旋转的可怖光团。

    “轰!”

    张口喷出,清自在径直被这道不停旋转的光团淹没于其中,暂时掩去了踪迹。

    这一击并不是为了杀伤清自在,而是要限制住他的攻势。

    等清自在有所反应之时,无数的黑芒演化出成千上万只泛着黑芒的鸽子残影。

    鸽子幻化为两道黑色的龙卷风,将其直挺挺地“束缚”在半空。

    至于为什么是鸽子,因为鸽子就是贪的化身;两道龙卷频频绞杀,杀机凛冽。

    不过这也只是表象而已。

    随着第一只鸽子残影的碰撞,清自在脑海之中不由自主地闪过一阵没由来的刺痛。

    接下来便是分外诡异地一幕。

    他的脑海之中居然出现了自己被库忿斯等人绞杀的场景。

    下一刻,这幅场景就像是轮流滚动的幻影一样,不停释放,似是一柄柄刻刀模样烙印在其脑海之中。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居然面对那一幕失去了反抗力。

    “嗡……”

    就在其逐渐迷失之时,悬浮于半空中央的王座发出一阵轰鸣,将其硬生生自那副无力而虚晃的状态中硬生生拖拽了出来。

    “原来……这就是你名字的由来;应用这份力量塑造出一副不真实的记忆,从而方便你逃离。”

    “不错,是一种不错的手段。”

    “太虚影象!”

    “牵引!”

    “束缚!”

    “镇压!”

    清自在勐地睁开了眼睛,冷冷撇了一眼两道暗黑色的龙卷之后,催动太虚影象将那两道龙卷牵引至其中。

    转头看去,只见贪已然将两道箭失从自己身体之上生拉硬拽了起来,就在其伸手抓向第三道箭失之时,远处的清自在催动了自己的全力一击。

    “轰!”

    暗红色模样的巨型箭失在清自在连同铁王座的操纵之下从天而降,眼见就要洞穿贪的胸膛。

    “放肆!”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阵黑色的残影闪烁,暗影大帝的身影快速降临,抬手将那一道从天而降的箭失覆灭殆尽。

    “暗黑雷爆!”

    右手摆动,无数的雷爆之力炸裂而出,掀起数千丈的气浪。

    气浪重重倾泻在清自在身上,任凭其如何防御连同抗拒,都无济于事。

    一击,铠甲受损,甚至连带着本源之力都出现了不小的损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