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大概就是特拉布宗人在山里窝久了之后,已经不再有进取心了吧。

    “在汉人的文化里,有这么一句话。混一海宇,超三代而轶汉唐,际天极地,罔不臣妾!汉人渴望征服他们所看到的所有的可以耕种的土地,你知道吗?特拉布宗是黑海南岸少有的丰沃地区。”

    索菲亚的话给了迪奥多西一个新的思考回路。

    我来了,我看到了这块儿肥沃的土地,我就要征服它?

    她却不知道,这是每一个新兴民族必然拥有的开拓目光。曾经,她的祖先们也是怀着这样的想法征服地中海,开拓美索不达米亚。

    ......

    王昌和朱能的计划很简单。

    直接攻上特拉布宗的下层区,然后一波逆推,推平特拉布宗的上层区,然后派兵接管各地的堡垒要塞即可。

    这样的粗暴计划,显然是建立在两万燧发枪兵的强力基础上。

    在刺刀底座和三棱刺刀配备之后,新军已经取消了大部分的战斗兵种,全都选择了火枪兵上场。

    特拉布宗的烟火味有点浓烈。

    血洗了王宫之后,大卫·科穆宁同志在格鲁吉亚使者的帮助下在特拉布宗横行霸道。他先是带着投诚的里奥斯家族威逼其他家族出各种赎金充实国库;又派太监威胁特拉布宗的下层区,尤其是汉人商人交出巨额的赎身金,还要他们交出瓷器的制作方法。

    这样的疯狂行为显然引起了特拉布宗的动乱。短短的五天里,大卫·科穆宁发布了两次征兵令。他要求大部分的本都希腊人都要交出男丁组建新军防备奥斯曼人。

    而在许文达的金钱攻势下,特拉布宗各地想反叛的将军纷纷按捺下了跳动的心脏,等待天王大军的到来。

    而九月一日。这个简单的日子里,薄雾冥冥的特拉布宗等来了伟大的天王大军。

    特拉布宗上层区和下层区正在对峙。

    大卫·科穆宁的军队想要强行征税,但是被下层区的人民上下一心的赶了回来。然后大卫·科穆宁就在宫殿里听从格鲁吉亚使者教授各种坑蒙拐骗聚拢钱财的技巧。

    阉人们混乱了。海上的巨大船只在上层区就可以看到。模糊之间下层区传来的各种轰隆声音让他们混乱无比。

    “伟大的皇帝陛下!海上来了无数的巨舰!还有数不清的军队!”阉人报告。

    而大卫·科穆宁当然赶紧大喊:“快!快召唤格鲁吉亚使者乔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