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云漾眉头一皱,感觉又不是什么好事。

  “启禀王上,斥候小队沿着河流往上探索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土著部落,对方很不友好,现在那边已经打起来了。”士兵急忙说到。

  “快,通知各大营,除了留守的必要防卫力量,一起跟我去增援。”

  说完云漾快步朝演武场走去。

  “云大,集结士兵,准备作战。”

  云大听到有仗打,顿时两眼放光,跃跃欲试。

  “是,王上!”云大迅速集齐军士。

  一行人浩浩荡荡沿着河流,朝上游急行军。

  走了约摸个把时辰,路线也不是直线,河流蜿蜒曲折,得一路寻着。

  前方一阵喊杀声传来。

  定睛看去,只见斥候队的一行几十人被数百土著包围,双方剑拔弩张。

  云漾不再跟随大部队,提起灵力,纵身一跃,跨过几十米的距离从天而降。

  落在被包围的一众斥候身旁,激起地上阵阵尘土。

  一堆群情激奋的土著在大声喊叫着什么,由于语言不通,斥候队只是冷眼相向。

  估计要不是对方人多势众,恐怕士兵们早已动手。

  见到云漾前来,士兵们松了口气。

  “王上,这群土著言语不通,建议彻底铲除。”带队的云三十九拱手说道。

  土著的语言,他们听不懂,云漾却听得懂,系统赠送的通晓语言是融入灵魂的。

  云漾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你们,什么意思?”

  “他们听不懂,族长,一看就是外来人士。”

  “族长,他们的衣服好好看。”

  “我觉得请他们吃饭吧?”

  “你傻啊,他们想打我们。”

  云漾听着对面土著围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不由得嘴角扯了扯。

  嘴里随即也冒出一串土著语言。

  “你们族长是谁?”

  由于对面土著长得都差不多,在太阳的爆嗮下,显得黑不溜秋的,穿戴也是原始人的敞篷套装。

  云漾实在区分不清对面族长到底是谁。

  土著们一惊,一时间静寂一片,无人言语。

  “我是”

  一名身材接近两米,面相彪悍,脸上仿佛被某种猛兽啃咬过留下一块凹痕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他身高接近两米,体型壮硕,浑身肌肉虬扎,居高临下看着云漾,声音洪亮,“我是妈妈胡部族的首领,马德发。”

  云漾笑道,“我是诛仙城城主云漾,很高兴见到马族长。”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桃花谷处处透漏着古怪,云漾并未因为对方是土著,看起来跟原始人一样就会轻视他们。

  “你们的来意?”马德发语言简短,但直指问题核心。

  “我们在前面驻扎。”云漾指指河流前方,“来这里是为了探查。”

  马德发面色一变,有些恼怒,“你骗我。”说完就要翻脸。

  云漾连忙制止,“马族长,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那边有山岭巨人守护,你怎么能进来?你就是个骗子。”马德发愤怒,朝云漾一拳打来。

  拳头带着劲风,力度不小。

  云漾伸手,一把掐住马德发手腕。

  “马族长,别激动,巨人们被植物杀了。”云漾淡淡道。

  马德发一惊,不顾被云漾紧紧抓住的手腕,不敢置信道,“植物怎么杀掉它们?”

  云漾摇摇头,“先不谈这个。”说完,突然出手,反手拧住马德发粗壮的臂膀,另一只手从空间戒子内瞬间握住霜之哀伤,架在马德发脖子上。

  “先谈谈你对我出手这事?”云漾淡淡笑道。

  族长就这实力,实在没必要跟他们虚与委蛇。

  一众土著刚要动手,便看到族长都被人一招降服,顿时都没敢有多少动作。

  马德发却没管脖颈的剑锋已经割破皮肤,渗出血丝,再次急切道,“植物怎么会杀巨人?我不信。”

  “现在不谈这个问题,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好吗?”云漾一推,将马德发推倒刚刚赶来的云大身边。

  云大一把揪住马德发双臂,让随行的士兵将他捆绑起来。

  数百诛仙城士兵,已经将土著反过来团团围住。

  “王上?”云大投来询问的眼神。

  云漾点点头,“找两个营跟我去他们老窝探探,这些人,鲁大师不是还差人挖矿吗?”

  “是”云大拱手,安排士卒将土著押送回诛仙城。

  奇怪的是,自从他们族长被云漾治住后,这些看起来身材魁梧有力的土著竟然不做反抗了,任由诛仙城士兵捆绑,押解。

  云漾再次回头看向马德发,马德发还在激动的嘟囔着。

  “真是奇怪。”云漾暗道。

  这个部落的人都很奇怪。

  云漾更想一探究竟。

  招呼士兵拉过来两个土著,云漾看着他们淡淡说道,“带我去你们部族。”

  没必要谨慎,还是那句话,部族时代族长就是最强者,是一个部族的武力天花板。

  云漾的实力,打这样的族长,来一打还是没问题的。

  “你会让我们去那由地采神果吗?”一个土著问道。

  “那由地?”云漾疑惑,“那由地是什么地方?”

  “就是你们来的方向。”另一个土著说道。

  云漾反应过来,蟠桃不会就是他们说的神果吧。

  手一翻,一颗蟠桃出现在手中,云漾问道,“是这个神果?”

  两个土著顿时嘴巴张大,不敢置信,眼神中带着贪婪之色,“对对对,就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