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说…这位萧先生,你还懂中医啊?”

        黄维中咧嘴问道。

        “什么话呢?”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枫哥可是正经八百的中医大师。”

        元茵一脸豪气道。

        “啊?中医大师?”

        “这位姑娘,你开玩笑呢吧?”

        黄维中冷哼一声,你懂什么是中医大师吗?就敢胡说八道。

        “黄哥,这是千真万确。”

        “枫哥的医术有多高明,你根本想不到。”

        应明月摇头一笑。

        黄维中扁了扁嘴,也没往心里去,还以为只是商业互捧呢。

        “枫哥,这位小美女,是你女朋友吗?”

        应明月突然问道。

        “不不,她是我学生……”

        萧枫相互介绍了一下。

        “应小姐,我是你的粉丝。”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我特别喜欢你唱的歌,简直是天籁之音。”

        元茵显得很兴奋。

        “哪有!”

        “元姑娘说笑了,你稍等我一下。”

        应明月点头一笑,起身回了房间。

        几分钟后,她手里拿着一台相机,还有一个小盒子走了出来。

        “黄哥,帮我和元姑娘拍张合影。”

        应明月把相机递给对方,这是速成相机,马上就能出照片。

        元茵一听说能合影高兴坏了,主动坐在了她身边。

        等黄维中拍完照后,应明月又亲手在后面写上一行字,‘送给我亲爱的朋友,元茵小姐。’

        “哇!太棒了,谢谢应小姐。”

        元茵拿着照片,看向萧枫摇头晃脑。

        “元小姐,这是送给你的见面礼,还望你别嫌弃。”

        应明月又把小盒子递了过来,里面是一条价值不菲的水晶项链。

        “这可不行!”

        元茵连连摆手,礼物太贵重了。

        “没事,收下吧。”

        要不是萧枫点头,她说什么都不会收。

        最后道了声谢,她小心翼翼把礼物收了起来。

        “明月,你这又是合影又是送礼物,我都不好意思了。”

        萧枫调侃一句。

        “枫哥,你就别跟我见外了。”

        “对了,这么急来找我,是不是有事啊?”

        应明月笑问。

        “明月……”

        不等萧枫开口,黄维中抢先一步,把事情给说了。

        “哦?枫哥,你都开制药厂了呀?”

        应明月有些惊喜。

        “最近刚刚接手,不过销量很惨淡。”

        “就想请你给我公司当个代言人,再拍两个广告,怎么样?”

        萧枫笑问。

        “没问题,什么时间你定。”

        应明月爽快答应。

        “不行啊!”

        “明月,你的档期已经满了,这哪还有时间呀?”

        “另外,你答应了瑞安医药公司。”

        “咱们合同都签完了,等演唱会结束后,你得第一时间给他们当代言人。”

        “这位萧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哈。”

        “明月这几个月的行程都安排完了,麻烦你稍等一段时间。”

        黄维中堆起笑容,打了个太极。

        萧枫喝口茶水没说话,静静等待下文。

        “黄哥,时间不是挤出来的吗?”

        “你帮我重新安排一下,不行我明天先帮枫哥拍广告。”

        应明月强硬道。

        “什么?明天?”

        “你这不是胡闹吗,明天演唱会要彩排了,根本抽不出时间。”

        “再说了,我们和瑞安医药公司有协议。”

        “合同里写得清清楚楚,你不能再代言其他医药公司。”

        黄维中紧着眉头,有些生气道。

        “黄哥,把瑞安公司的合同给我。”

        应明月伸出手,黄维中也没多想,就把合同递给了他。

        可下一秒他就傻眼了,应明月刷刷两下,直接把合同给撕毁了。

        “卧槽!明月,你干什么呀?”

        黄维中懵了。

        “合同作废,我不给他们公司代言了。”

        应明月冷声道。

        “什么?你发神经啊?”

        “为了这次合作,我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才谈下来一个亿的代言费。”

        “这可是一个亿呀,另外还有药品的分红,一年下来起码多赚几千万,你有必要跟钱过不去吗?”

        黄维中气得横眉立目,应明月的收入直接跟他挂钩,他可是拿提成的。

        “别说一个亿了,就算十个亿又怎样?”

        “枫哥来找我帮忙,我义不容辞。”

        “这件事不用再说了,就这么定了。”

        应明月拍板定夺道。

        “明月,要不还是等等吧。”

        “别因为我耽误了你的事情,这不合适。”

        萧枫内心有些感动,这女人还是很重情重义的。

        “哎呀枫哥,你就别管了。”

        “没有什么不合适,钱不重要,人重要。”

        应明月温柔一笑,拍了拍他手背。

        “哎呦,我的姑奶奶啊,你可不能这么任性啊?”

        “这瑞安医药公司,我托关系打听过,不是那么简单。”

        “那位牛总更不是一般人,做事心狠手辣,刚把一个竞争对手给弄残废了。”

        “咱们要是得罪了他,恐怕都很难离开高海呀,哎…”

        黄维中一脸愁容,叹口气道。

        “什么?”

        “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大家合作是你情我愿,他还敢强迫我不成?”

        应明月不服气道。

        “我说明月呀,你在普通人眼里是个明星大腕。”

        “可在这帮混蛋眼里,就是个卖唱卖艺的戏子。”

        “那牛总还说了,演唱会结束后,让你去他公司接一场商演,我还没敢推辞呢。”

        黄维中苦着脸道。

        “开什么玩笑?”

        “从我出道开始,我就说过不接商演。”

        “你是我的经纪人,这还用我提醒吗?”

        应明月生气了。

        “明月,这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以为我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是没办法呀。”

        “人家是地头蛇,土皇帝,如果得罪了牛总,演唱会还能让你办成?”

        “我毫不夸张地说,他牛瑞根在高海,那就是只手遮天的角色。”

        黄维中急得脸色通红。

        “谁?牛瑞根?”

        “黄先生,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高海中医协会主席?”

        萧枫猛然一惊。

        “没错,刚走的那个老头,就是牛瑞根。”

        “他不但是中医协会主席,还是高海商会副主席,更是一位灰色地带的大佬。”

        “我刚收到消息,高海有一个姓魏的大佬倒台了,旗下大部分产业,都被牛瑞根给接手了。”

        “萧先生你说,一位灰白两道叱咤风云的社会大佬,我们能得罪的起吗?”

        黄维中阴沉着脸,故意问他。

        萧枫没搭话,眯起了眼睛。

        他总算明白樊玉洁那句话了,牛瑞根可不是中医那么简单,他比流氓还流氓。

        魏宏洲倒台后,突然崛起一家新公司,把他的产业收购了一大半,搞了半天居然是他牛瑞根。

        这个老东西为了金钱利益,还真是不择手段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