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来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拿回这些东西。”

    牛别离大摇大摆的走向盗天,在他眼里,这个盗天就是一个毛孩子,曾经的盗门门主何其强大,不还是被他杀了。

    那时杀人夺宝何其爽快,谁敢和他老牛叽叽歪歪的。

    跟了一个好主人,谁敢叽叽歪歪的,就是背后都不敢的。

    牛别离一刀砍向盗天,就那么直来直去,自然没有动用全力,不过就是试探一下。

    这老牛也鬼精着呢,知道不能让对方掏了底掉,慢慢来就是。

    盗天手一伸,一根长棍出现在手中。

    这样的一根长棍黑漆漆的,其上布满蚯蚓一样的符文,非常奇特,若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这是符文,倒是像腐朽虫蛀的样子。

    他一动这根棍子,牛别离脖子上的活路铲就哗啦啦响,一个劲的蹦跳。

    其实这根长棍就是活路铲的把子,所以相互感应之下,有要合为一体的趋势。

    无奈分别在两人手中,还是打生打死的两方。

    “嘿嘿!当初老牛我就截下这铲头,被他骑着这长棍逃了,今日再见,必要夺了过来,哈哈!”

    牛别离大笑,大言不惭的说着往昔,想要更进一步,更是一种羞辱。

    但盗天是什么人,怎么不知道其中的过往,这么一点点小伎俩能怎么样。

    今日就是来一雪前耻的,所以你说的再多,吓不了别人,只会更加坚定要夺回属于盗门的东西。

    更加的仇恨面前的老牛罢了。

    呜

    长棍当头砸下,幻化一十八根,全面笼罩牛别离,想逃都不能。

    一棍挡长刀,一棍上,一棍中,一棍下,十八路,前后左右封住一切退路。

    盗门封门棍,封天,封地,封鬼门,想要逃出升天,非活路铲不可。

    但是盗天就是要逼你用活路铲,他才有机会收回盗门神宝,否则真的必须到杀了这头牛才能收回。

    牛别离眼珠一转,也知道其中关巧,就是不用活路铲。

    “大力金刚牛魔现,吼……”

    牛别离再度变化,身躯再次拔高,浑身肌肉突然越发隆起,就像一块块铁疙瘩,手脚变成了利爪,双眼血红,闪烁妖异红光,就是那把长刀又回到头顶,成了独角。

    当当当当

    长棍砸下,就像砸在了金钟之上,当当不绝,回声隆隆。

    牛别离一点都没有事,这样的棍子就是给他挠痒痒一般。

    化成人手一样的利爪一把抓住了封门棍,另一个爪子直奔盗天面门。

    砰

    一面小小的皮盾挡住了牛别离的利爪,甚至被这样的皮盾砸开了去。

    就是这个时候,盗天动手了,正真的快如电闪,皮盾收回护住心口。

    就在胸前飞速旋转,怪引人眼球的。

    也就是这时,盗天一手往回曳长棍,另一手却伸了出去。

    这才是真正的重点,伸出的手食指向前,连续的点击牛别离脖子上的活路铲。

    每一次点击都是不一样的,轻重缓急都恰到好处。

    牛别离本能的知道不好,可没有办法。

    只能低头看着,脚下错步,连连后退,以此躲避。

    盗天突然一抖手中长棍,剧烈震动,一下就让牛别离松开了爪子。

    咚

    又是一脚踹,正好是牛别离的肚子。

    牛别离顿时弯腰躬身,双爪前探,一爪去抓盗天的脚,一爪护住肚子,本能反应而已。

    盗天冷厉的目光都不看牛别离的,一直盯着活路铲。

    手中长棍脱离了牛别离的爪子,此刻一缩又一伸,棍头撞在了牛别离因躬身而下垂的活路铲上。

    咔嚓

    非常轻微的声音,但是一切变了。

    悬挂在牛别离脖子上的活路铲,那条金线突然断了。

    金线分两头突然翘起,缠向盗天手中长棍。

    咔

    铲头和长棍结合,金线绕棍,顿时感觉就不一样了。

    盗天得手,迅速后撤,低头看了一眼活路铲,这才是活路铲的真实面目。

    盗天不再恋战,转身要走。

    牛别离大怒,纵身挡住去路。

    “小子,你盗门可是还有其它的东西在这里,这么走了怎么行。”

    牛别离来了这么一句,来拉仇恨啊!

    果然,盗天不走了,扭头看着牛别离,不说话。

    “看见那里不!赶山鞭可是在里头。”

    牛别离指了一个方向。

    赶山鞭?

    岩石听到这样的话,也是好奇,就凭这名号,这东西一定不错。

    盗天一听赶山鞭三个字,眼睛顿时一亮,的确,赶山鞭和这活路铲几乎同等的东西,自然而然吸引他。

    这老牛竟然在丢了活路铲的情况下还告诉他赶山鞭,这就有点看不懂了。

    “小主,给老牛缠住这小子,待我收拾了他再说。”

    牛别离要岩石缠住盗天,此刻看现场情况,的确岩石靠近盗天,牛别离这么一说倒也不算错。

    他去收拾纸壳子中的盗门门主,好让盗天乱心分神,或者投鼠忌器啥的。

    此刻的盗天眼神炽热,却完全不在岩石和牛别离身上,眼睛望着另一个方向。

    那里有一座快要倒塌了的茅草屋,这样的茅草屋太破烂了,以至于岩石来这么久,一直没能引起他注意。

    这样的茅草屋就是一个草垛子,而且还是那种塌了一半,耷拉着一半的那种,早已荒废不知多少年了。

    “这里头有赶山鞭?”

    岩石嘀咕一声,哪知道这一声嘀咕立刻引来了盗天冷厉的目光。

    就像仇人见面一样的冷厉。

    看样子他信了牛别离的话,把岩石当成一个要挡道的人了。

    嗤嗤

    岩石还没反应过来,无数五彩斑斓的丝线从盗天袖子中窜出,直接化成一张大网,把岩石和墨乞儿罩在了其中。

    “哧哧……”

    牛别离看到岩石被盗天的这张网网住,非但不急,还偷偷地窃笑。

    自己冲到那个纸壳子那里拦腰就是一刀,而且从他鼻孔里面窜出两条火蛇,一下就点燃了一分为二的纸壳子。

    “看,我说过,就算你逃离了这里,最终还是要死在我手中的,怎么样,这么多年过去,我没食言吧!”

    牛别离冲火光中的纸壳子说着话,得意忘形的样子。

    “呵呵!我也看到了你牛头上的死气,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纸壳子在燃烧,盗门门主的残魂也在燃烧,即将随着纸壳的燃尽彻底消失。

    可是一点也没有痛苦绝望的样子,反而平静的欣赏着四下。

    生与死之间总会有点留恋,可也知道一切已经注定,所以平静以待。

    “嗨!他要死了!”

    牛别离冲盗天喊,出乎意料之外,他以为盗天会不顾一切冲来的,会发疯的。

    可是一切都没有,除了岩石被困,其余都不是。

    出乎意料,完全不在它料想之中。

    盗天看看他,耻笑一声。

    “盗门的罪人,将功赎罪,也算是一种解脱了。”

    盗天根本不看他,也不看已经快要燃尽的纸壳子,但是这样的话已经说明一切。

    嗡嗡

    茅草屋突然炸开一样,从中飞出一物,一条长鞭。

    这样的长鞭一出,极速往远处跑。

    这让牛别离愣住了,搞不懂这赶山鞭怎么就自主跑路。

    他那里看到,赶山鞭可不是自己在跑,而是被两个小东西扛着跑。

    两只金色和银色斑点的甲虫,岩石看到一定会记起,就是追踪雷十五的那两只甲虫。

    当然这样的东西还是出自盗天之手,这样的两只甲虫叫做趟迹虫。

    寻宝,追踪是这两只趟迹虫的天赋技能。

    它们听命于盗天,就是在听说那个茅草屋有赶山鞭时,盗天悄无声息地放出趟迹虫,目的只是先打探一下。

    哪知道茅草屋中什么防护都没有,赶山鞭还确实在里头,这样的情况让盗天立刻命趟迹虫扛走赶山鞭。

    “封”

    盗天突然挥出活路铲,对准那张罩着岩石他们两个的大网点了几下,就这样的几下已经是他的极限。

    不过可不要小看这几下,这可是代表了封困百年的力量。

    牛别离看到盗天这样的动作,非但不阻止,反而双手抱胸,得意洋洋。

    “完事没?完事了,我也要收回我的东西了。”

    牛别离冲盗天揶揄的笑,一步步走向他,就像换了一个牛别离一样。

    盗天感觉到了不对,缓缓后退。

    “拿来吧你!”

    牛别离突然伸手,爪子一样的手砰的一下从盗天手中抢过活路铲。

    竟然轻松到不像话,哪里还有刚才不敌盗天的样子。

    “呵呵!小子!要不是为了我家小主,你能嘚瑟成啥样?”

    牛别离再次伸手去掐盗天脖子,速度太快了,盗天根本躲不过去。

    啪

    一把掐住了盗天的脖子,就要往回拽。

    咦!

    牛别离愣神,爪下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盗天已经出去一段路,拼命的逃。

    他发现自己根本不是牛别离的对手,这老牛之前一直就是在演戏,故意示弱。

    “想逃?晚了,来了就不要走了,我倒要看看,主上的预言怎么成真。”

    牛别离跨步就追了上去,他可不想放过盗天,因为这关系着神主曾经的预言,神主说盗天到,牛别离就会死。

    但是牛别离不屑,也不信,他已经试探出来盗天有多少本事。

    追向盗天时,经过岩石被困的地方。

    突然冲岩石来了这么一句。

    “小主啊!被困百年可不是什么好事,你可以拔剑问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