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让徐元辉和二牛去联系了京城的势力!

    还联络了九边的势力!

    彩鸾扶着妙玉慢慢坐了起来,然后将床头的一床小被垫在了她的身后,让她躺的也能舒服一点。

    沉默了片刻,彩鸾轻声说道。

    这小小的房间内,两个姑娘之间的谈话,若是让在朝为官的那些官员们听到,甚至让大明宫御书房正在批奏折的明康帝听到,估计会吓到。

    妙玉听到彩鸾的话,也是一愣,联系朝中的势力她还能理解,但是彩鸾所说的联系九边的势力,却让她一头雾水。

    是辽东镇的人,是被明康帝禁锢在辽东无旨不能出辽东的四千大雪龙骑??

    辽东的人??

    彩鸾眼睛一眯,沉声道:不是,是九边所有的人,包括在京城的大同镇和宣府镇的官兵!

    妙玉听到这话,心头一颤,九边所有人??贾琙这是想干什么??

    大同镇的这些也是一样的??

    彩鸾看到了妙玉眼底的惊诧,不过却还是点了点头。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这些对付下人的手段都是跟着他学的,就算是现在我体内还有他的一道剑意,一开始是为了控制我,不过现在是保护!

    妙玉听到这话,轻咳了两声。

    贾琙这做的够绝的,就连彩鸾都没放过,平日里却一点都看不出彩鸾有什么埋怨的意思。

    不怪他吗?

    半妙玉语气有些古怪地问道。

    彩鸾摇了摇头,这三年的时光,相识,相知,相守,心底的那一丝埋怨早就烟消云散了,越是了解贾琙的性子,她就越发的感慨,当年自己能从他的手底下活下来,真的是得天之幸。

    经过了三年,他征服了自己,自己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又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要说不怪其实也不完全是,一开始的时候是有些怪的,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就不相信他没在你身上留下禁制,不过正是因为这道禁制,咱们的关系远比其他人和他亲密的多,有什么事儿,你见他和惜春,黛玉,还有那个秦氏说过吗?

    妙玉听到这话,顿时默然,正所谓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事物是对立的,是有两面性的。

    或许正是因为那道剑意,贾琙的事儿几乎都不会瞒着彩鸾,并且像这种能越过贾琙直接调动那些势力的权力,或许也只有这样,贾琙才会放心。

    彩鸾这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就像侯府之中的其他人,就没有这样的权力。

    很不客气地说,若是这一回,贾琙真的出了事儿,彩鸾调集的那些势力,能将整个大康清洗一遍。

    不过说起这件事儿,妙玉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不是因为贾琙在她身上留下禁制而生气,而是因为贾琙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禁制而恼怒。

    有时候,人心就是如此奇怪,爱欲之,心欲狂,就像是彩鸾,她这还是头一次在这个大姑娘身上感觉到一股让她有些嫉妒,她和贾琙的关系远比自己想象的亲密。

    彩鸾见妙玉没有说话,黛眉皱了起来,她这是打算和妙玉说说话,让她给自己出出主意呢!可不是想来看她呆若木鸡,一语不发的。

    现在需要我将人叫回来吗??

    梧桐苑,彩鸾看着妙玉语气颇为无奈,在那种情况下,她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妙玉沉思片刻,轻轻摇了摇头。

    先不用......

    彩鸾看妙玉的表情有些奇怪,一颗心不由又提了起来。

    不过妙玉却没有继续多言,之前她在

    卜算的时候,并不是说推算到贾琙出了事儿,而是自己的一种猜测。

    卜算的本质是向天问道,而导致自己昏倒的罪魁回首,是因为自己卜算时,被翻滚起来,变得汹涌澎湃的天地之力直接击退出来所导致的。

    那个时候,正是贾琙与那几位下界的仙人动手的时候,整个人间的天地之地都受到了影响。天地之力的***,造成了反噬。

    就在方才她又利用体内的功法进入内视感受了一下,那道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气息还在,这也就表明贾琙此刻并没有事儿。

    这也是她一开始说那句话的原因,但是人间又如此的***,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现在自己被反噬,不歇息个三两日,是无法再度施展演天神术占卜贾琙的动向的。

    贾琙对这个世界来说,本就是一个异类,不受仙凡两界规矩的镇压,所以他的一切对妙玉来说,本就是最难占卜的,再加上他如今的身份,一想到彩鸾之前的那些话,妙玉在心里就苦笑不已,之前她还在想,贾琙能影响大康王朝的走向,是因为他的神通妙法,如今看来也不全是。

    能悄无声息地直接拿下了大康几乎九成以上的兵权,甚至说,若是他想,能直接让大康换一个主人。

    而至于眼下的话,则是因为无法判定贾琙的具体情况才说的,其实这件事儿本质上还是在贾琙身上,只要他没有事儿,一切都好说,那些人的动与静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若是这次贾琙身受重伤或者其他的,朝堂那边可能就不会安定了。

    火中送碳者少,锦上添花者众,这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