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蜷蚁,你找死!!」

    广陵江畔,忽然一道雷霆之音炸裂。

    方圆十数米之间气浪翻滚,一道身着衣的身影直接被抛飞。

    硝烟散去,一个脸色有些阴沉的老头身形好似移形换步,几步之间,来到一块巨石旁,脸色阴鸷地看着靠在巨石的蓑衣老头。

    「本来,我并不打算杀你,念你还是一个不错的人才,刻意留手,但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死!!」

    说话间这个老头右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寻常的状态。

    蓑衣老头轻咳了两声。

    一咧嘴,一口黄牙满是血迹。

    「那就应该没错了!!」

    听到这话,站在他身边的这老头眼底闪过一丝狐疑,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老儿名叫老九!!」

    蓑衣老头似乎被方才的那一击伤到了内府,看着静静走过来老者,他的表现比之前还要冷静。

    「呵呵,本座对你的名字不感兴趣!!」

    方才在船头的那个老者抬起手看了看,他的掌心此时已经恢复了血色,看着蓑衣老头,他冷冷一笑。

    「小老儿知道!」

    这个名叫老九的蓑衣老头,轻咳了两声,语气显得有些无力。

    「不过有一件事儿,阁下应该很感兴趣!!」

    或许是因为老九没有反抗之力,这个老者并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猫戏老鼠一般地看着他。

    「哦!!老夫倒是想听听!!」

    老九喘着粗气,又咳了两声,这才继续说道。

    「老哥是女真人吧!!」

    老者刚从腰间拿出了那杆旱烟打算点上,听到老九这话,动作一顿,眼睛一眯。

    随及他看向眼前这个蓑衣老头,眼光闪烁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

    听到对方承认,老九嘿嘿一笑,浑浊的眼神深处,陡然亮起一道精光。

    「那老哥你猜我是谁的人??」

    烟杆老头闻言,不知为何,心头忽然一跳。

    这种心血来潮得到感觉他多少年没有再感觉到了,随后他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语气忽然变得森然起来。

    「你是贾琙那个小兔崽的人!!」

    老九双手撑着地,挪了挪身子,他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再度开口说道:「老先生,你可知我们找你很久了!!」

    听到对方并没有否认,老者幽幽一叹。

    「本来老夫还说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是眼下看来,是老夫走眼了,既然你能猜到老夫的身份,那你应该就知道我和贾琙小儿是敌非友,若是你装作不知道,老夫还有可能放过你,不过既然你承认是那个小子的人,那你说老夫还有什么理由放过你!!!」

    说到这里,老者周身已经杀气凛然。

    「老先生,小老儿身上有主上留下的后手,小老儿一但身死,主上就会立刻感知到,眼下主上已经来了江南,这个消息你应该知道了吧!若是此时你立刻离开,或许还有几分机会!」

    听到此话,老者眼神闪烁了两下之后,却来到了另一侧,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一缕火苗落在了旱烟的烟头上,继续吧嗒了起来。

    一阵吞云吐雾之后,女真老者瞥了老九一眼,冷笑着说道:「你觉得老夫会怕那个小兔崽子!!」

    老九听到这话不以为意,不过他见对方没有动手,心底不由松了口气,好死不如赖活,能活着谁也不想死,他也不想。

    不过对方这话他并不信,若是一点不忌惮,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对方没有动手,这就很说明问题。

    「老先生和主上的事儿我们不清楚,但若是老先生不怕主上,也不至于不敢和他碰面!他可是一直在找你,这件事儿老先生也应该知道吧!还有一件事儿,老先生的位置不确定,但是主上的位置却是确定的,若是老先生真的不怕,您可以去京城找他!!」

    听到这话,女真老者呵呵一笑,声音之中说不出的讥讽。

    「井底之蛙,还想一窥天地之大,不知所谓!!像你这样的杂碎,老夫碾死你就像碾死一直蚂蚁!!要是你真的想死,老夫不介意成全你!!」

    听到这话,老九并没有反驳,若是对方真的能被贾琙作为对手,那对对方而言,自己的确是一个鳞蚁。

    「老先生不走??」

    女真老者呵呵一笑,「老夫为什么要走??」

    老九眼睛一眯,心念开始急转,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走,难到是等贾琙的到来吗??对方并不惧怕贾琙??不应该啊!就想自己之前分析的那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小老儿能否离开??」

    江畔的寒风带来阵阵冰冷的凉意,老九心里不由一寒,对方似乎是有恃无恐,贾琙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他们这些人心知肚明,对方现在的情况又是如此,是否就是说对方此时也拥有和贾琙抗衡的力量。

    「你觉得呢??」

    女真老者望着夜色幽幽,似乎是在犹豫,似乎是在感怀,也似乎是在下了某个决定。

    「终究还是小觑了天下人!!」

    就在这句话之后,老九忽然脊背一阵冰凉,这种凉意与江畔吹来的寒风不同,这是一种杀意,纯粹无比的杀意。

    「不好!!」

    就在他暗道了一声不好之后,一道迅猛的罡风就卷了过来,下一刻,罡风化为无形利刃老九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直接被分了尸。

    下一刻,一团刺目的银光在江畔炸裂,一道恐怖的气势冲霄而起,声势极为骇人,江面恍若投下了上百颗霹雳弹一般。

    广陵江面上一道璀璨的剑光以一种蛮横的姿态降临,江水翻滚,犹如锅中沸水翻滚不休,剑光入水,下一幕,更是让人惊骇,这一道剑光竟然直接将数百米的江面劈开。

    女真老者心头一颤,似乎是没想到贾琙留在老九体内的剑气威力居然会这么大。

    剑气范围极大,就连江畔的那些一字排开的巨石,都被剑气打成了了齑粉。

    「该死!!这个小畜生境界怎么攀升的这么快!!」

    被搞的灰头土脸的女真老者看着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搅碎的衣袖,脸色难看至极,还不到两个月的光景,对方的实力怎么会提升到这种地步!

    此地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也是惊动了附近的关山等人,关山脚下轻点,飞上破庙上方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

    煌煌剑光如同一轮大日,就算是夜幕降临,眼前已是漆黑一片,但是那轮剑光却将方圆十里之地闪耀的如同白日。

    「他来了!!」

    关山呢喃了一句,额上不觉已经冷汗涔涔。

    这道剑光再次唤起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金陵江畔贾琙一剑断江,将江面上那数万人一剑抹杀,摧枯拉朽,血都染红了整个江面。

    「但愿老夫没有赌错!!」

    那位女真的老者,看到这一幕,心惊之余只剩下一抹叹息不散。另一侧,在远处九天之上,一道白影如同一只离弦利箭穿云破空,其上一个年轻人眉头忽然皱了起来,他遥遥看向自己左前方的一个方向。

    「剑意被触发了??」

    他在第二次下江南的时候,收服的那些人体内都埋了一道剑意还有

    一缕剑气,这些东西平日里根本就不会被触发,除非是自己激发,或者是那些人被外力杀死的时候才会暴露。

    自己离开苏州的时候,无常说过,来这边监视的人是原教中的长老,也就是说他们身上应该留有自己暗手。

    「是被人发现了??」

    贾琙想了想,指挥了一下大白,朝那个方向飞了过去,不过随后他又一想,顿时感觉不对既然能被玉善说对方是一个善于监视的高手,那对方应该极为擅长此道,并且自己的剑意和剑气并不是什么人都会有,只有那些身具真气的高手。

    这样的人来监视一帮凡夫俗子,怎么可能会发现??

    「不对!!」

    贾琙眼睛一眯,他轻轻拍了拍大白,「大白,你就先留在附近,我自己过去看看!!」

    大白通灵,听到贾琙的话,轻轻叫了一声,似平是在说听到了。

    贾琙一笑,随及他脚下轻轻一点,体内真气运转了起来,人直接凌空而立,脚下一踏,速度与白雕相比,快了近乎一倍还多。

    在他踏入指玄境的时候,已经获得了凌空的能力,而踏入天象境后,就更是如此,不过要想做到此举,需要消耗真气,所以只适合短距离的加速,并不适合几天几夜的赶路。

    并且与此同时,贾琙的神识也掠了出去,神识的速度比贾琙本身的速度可是快多了,说是千里一瞬也不为过。

    很快,他就发现了那股有些熟悉的气息。

    正是在梨香园感知到的京城外的那两股气息之一。

    贾琙嘴角一弯,虽然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不再躲着自己,但是此刻却是自己彻底解决这个后患的好机会。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贾琙也没有粗心大意,神识继续扩大范围,对方这样反常的举动,很有可能是守株待兔,有道是事有反常,必有依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