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场众人的视线在林铮和计都身上不断的巡视,虽然都是黑色的,不过这计都明显心更脏一些!不得不说,这林铮天骄众的行事还是光明正大,最起码这些家伙不会不择手段...

  好吧!这林铮同样会不择手段,不过却是有着底线!这件事情,各家势力都清楚,这也是最为矛盾的地方,为何一群有底线的家伙,居然能够走到这一步!

  没有给众人更多思索纠结的时间,不少老一辈强者的目光落下,那禅仙子将所有力量封印体内,数件神兵同时烙印在身上...这一刻她知晓落入紫微道教的手中会是怎样的后果!

  当啷!清脆的碰撞之音传来,那一头星域荒兽吐出诸多奇异的金属,片刻之间便是在一名名紫微道教弟子的手中搭建成了一方简陋的囚笼!

  目光落到这边的诸强都是表情凝重,这...紫微道教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魔金?号称可克万法秩序的神物怎么就聚集在了这计都的手中?

  不过不少上纪元的强者却是明白,当初这些家伙可是讹诈了天海阁不菲的物资,尤其是这紫微道教拿走了天海阁一整座魔金所铸造的神殿!号称上纪元富可敌国的天海阁,那财富支撑到了他们在青渊立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望着身边的魔金,禅仙子也是将最后的底牌收了起来,以她如今的状态根本无法斩断身边的魔金,还不如留着自保,若是那计都真的对自己有所不轨,这一张底牌也算是她最后的尊严!

  “让他们离开!我跟你走!”禅仙子低声说道,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那前方的计都!

  “囚中之鸟,哪里来的那么多的要求呢?”计都眯起了眼睛,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你跟不跟我走,他们...都走不掉的!”

  噗嗤!一颗颗头颅炸裂冲天,姜长卿与楚瑾瑜汇合到一起,已经开始了屠戮!屠戮?没错!即便是那林铮一群人已经撤离了战场,可是最后一名大巢朝强者的也是在众人的围剿之下被击杀!余下的大巢朝哪里还是紫微道教的对手?

  “再不住手...你得到的便只是一具尸体!”禅仙子冷声说道,眸子之中已经有了决然之色!

  “尸体?也不错!”计都摸了摸下巴道,手掌随意的挥落,凝成阵法冲杀和而来的一众星宿战将然是狼入羊群疯狂厮杀!

  禅仙子脸色变得难看,可是就在她再次开口的时候,一片阴影落下便是将她吞噬了下去,那合上巨口的星域荒兽盘旋,那狰狞的身躯落入大巢朝大军之中便是造成极大的杀伤!

  随着那禅仙子身影的消失,紫微道教的杀意也攀升到了极致,屠杀并不曾持续太久,尤其是当楚瑾瑜开始代替姜长卿掌控战局之时!

  “卧槽?这个家伙的成长速度有些可怕了!”胖子望着那楚瑾瑜,这位和之前见到的可是有了天差地别的蜕变,且不说实力如何,但是这心性和执掌大军的能力,那就是天差地别!

  血色渐渐弥漫,尸骸漂浮堆叠犹如小山一般,而胖子一群人脸上的笑意也是渐渐的散去,这紫微道教的手段...实在是太狠了...而且这些家伙似乎能从杀戮之中汲取一些诡异的力量!

  掠夺大巢朝的气运因果?皇极天轩远远看了一眼姜长卿,这重眸一脉之中确实是有着这般的秘术,不过对于紫微道教...图谋怕是更大!

  果然还不等有哪家的老怪物上前去化解这片死寂怨气冲天的战场,紫微道教的弟子率先便是布下了大阵,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那大巢朝的无数弟子的尸骸便是纷纷被拉入了大阵之中!

  淦!胖子狠狠拍了一把大腿!怪不得这家伙如此果断的就答应了自己的建议,这根本是自己被算计了!

  林铮一把拉住了想要上前的胖子,紫微道教的崛起是必然,这一战之中或许受益最大的一方之一便是紫微道教,对于此刻紫微道教的祭炼...或许也在那家伙的预料之中!

  果然远处皇极天轩不易察觉的点头,他是知晓一些紫微道教的手段,比如不久前青渊的一场祭炼,紫微道教便是以自己人为祭品引发了一场极大的杀戮!

  一战成名后的一战成名?这紫微道教隐忍的让人感受到可怕!不过即便是如此,从始至终那鸿蒙祖鳄便是没有阻拦过!不止是这鸿蒙祖鳄,就连那鳄八与鳄九都是对一起冷眼旁观!

  不对!不止是这神鳄一脉,那烛龙一群人似乎对这一切同样不一样,也不去出手干预!

  到底..等等!眼前两家古朝的退场,是不是意味着这战局就要彻底扭转了过来?不少修士脸上皆是带着狂喜,可是下一刻他们便是被自家强者给拉扯到了后方!

  扭转战局?怕是真正的扭转才刚刚开始!急速后退之中的各家势力弟子惊恐的望着前方疯狂出手的一众老怪物,这是又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嫌弃他们阻碍了他们的出手?这战场清理出来才是决战?

  就在一众修士疑惑不解之中,下方那身躯却是有了变化,无尽的宝光炸裂蔓延之中,难以想象的恐怖波动席卷,众人只觉得头顶之上无形的力量坠落便是将所有都拉扯了进去!

  轰隆隆!惊雷滚滚,道法秩序晦明灰暗之间,无数破碎的世界凝现不断,空间一瞬化作亿万,却是又急速的重塑起来!

  不少来不及躲避的修士只觉得一瞬间自己似乎穿梭了数之不尽的空间,可是眼前的景色却又是让他们觉得方才的一瞬不过是幻境一场?

  咚咚咚!沉闷的碰撞之音传来,那林铮一群人不知道何时聚集在了一起,而皇极天轩则是双手不断的拍落法印,明亮的空间凝现而出随后便是无尽的星辰耀眼夺目!

  这...他怎么做到的?他又要做什么?直至星光瞬息之间包裹了所有天骄众!远处长啸之音响彻,紫微道教那边一头头星域荒兽长大了嘴巴将诸多身影吞入了腹内,就连计都和姜长卿一群人都是站在了那星域荒兽的大口之中!

  再看上纪元那边,古阵林列延伸至虚空不知道多远,诸多上纪元弟子同样被拉扯了过来!在他们一旁古神殿之中神塔凝现大开空间之门,不远处盘古朝似乎还沉浸在其他两家古朝的陨落的复杂情绪之中,可是所有势力老怪物在一瞬放弃了厮杀出手...

  咚!咚咚咚!沉闷的碰撞之音在重叠的世界之中闪烁不断,烛龙想要从那老道士的锁定之中逃离,只要摆脱这老家伙,他仍旧有着不小的机会可以窃取一切!

  该死的!这些家伙怎么就没有阻止神躯坠落呢?这神躯降临上纪元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好处?怕是没有,可是不落入上纪元,他们同样拿这神躯没有丝毫的办法!

  没错!紫微道教的最后出手毁掉了这是神躯立足纪元间的支撑,要么这神躯崩碎瓦解归于天道,要么下坠与上纪元相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而这却也是符合了鸿蒙祖鳄的初衷,虽然方式不同,可是这神躯摆脱两家古朝因果落入上纪元将其取而代之也是最终的目的...

  因此同时之中这神鳄三兄弟便不曾阻止,这天皇朝和大巢朝的退出...完全是各方都受益的局面!联军少了一道威胁,鸿蒙祖鳄少了一道后顾之忧!

  混乱的虚空之间,一头头凶兽目光不善的望着那鸿蒙祖鳄,这一幕可不在原本的计划之中,可是为了约定的酬劳,他们此刻不得不出手帮那鸿蒙祖鳄禁锢神躯...

  烛龙低声咒骂,若是在之前他怎么可能会被这眼前的手段所蒙蔽,还不是他刚刚入世没有多久?而且那鸿蒙祖鳄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有些冒险了!”林铮望着皇极天轩苦笑道:“这一落...怕是上纪元没有了退路!”

  “要么死中求生,要么死无葬身之地!”皇极天轩淡淡开口道:“这上纪元本来就没有什么退路可言!”

  林铮无奈点了点头,毕竟对于他们而言,上纪元的归属之心没有那么重要,只不过如今的上纪元仍有亿亿万万生灵...若是真是到了那一步,众人还有逃离的可能么?

  “不可逆转的降临?越来越有意思了!”一片风暴之中颛孙归一望着前方那鸿蒙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好过鬼妖界至今秩序残破不堪!”鸿蒙祖鳄眯起了眼睛道;“消耗如此之大的气运,这鬼妖界怕是已经妖魔横行,不祥降临了吧!”

  可是望着那摇头不语的颛孙归一,鸿蒙祖鳄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那天皇朝不会在鬼妖界的布局也失手了吧?不过那鬼妖界的背后...

  轰!可怕的惊雷明亮呼啸坠落,眼前的空间也是不断的塌陷崩碎,无法掌控身影的众人只能是看着眼前的景色走马观灯的变化,谁也不知道这神躯距离那上纪元究竟有多远,在这无可抵抗的大恐怖之前,似乎一切力量都是徒劳!

  不过眼看着走马观灯的景色都要被挤压成一团,一声凄厉的长啸从上纪元那边猛然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