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到这话,大家都有些诧异。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

    石恩照笑道:“成文,想的太多了吧?”

    唐林也笑了:“几乎不存在这两种情况,以丁闯现在的形势而言,如果他自己打开局面,需要稳扎稳打,一步步的走,非常需要一个契机,而西蒙今晚要给他提供的就是契机,所以一定会合作。”

    史丽也补充道:“而就合作的基础而言,是不平等,西蒙代表的高塔要远远超过丁闯,谈判空间上丁闯并不多,也就是没有太多资本与西蒙谈条件,他怎么可能谈到三个亿以上。”

    段成文笑道:“我也知道不可能,但既然是开盘嘛,就要把所有情况都考虑到,我觉得存在爆冷门的可能,比如阿根输沙特……”

    众人一阵无奈,这确实爆冷,但阿德绝对不会输阿日的。

    林元海笑道:“既然老段把问题提出来,那我主动自然要解决,就这样吧,如果他们合作不成功,我通赔,如果超过三个亿,我全吃怎么样?”

    “你们压,一赔三!”

    “可以!”段成文笑道。

    其他人也没有意见,正如刚才所说,丁闯是他推荐的人,丁闯与西蒙合作不成功,一定是丁闯的问题,毕竟今晚西蒙有“绝对诚意”所以林元海通赔是应该的,而超过三个亿,证明他有眼光,全吃大家也没意见。

    段成文又道:“我压……这样吧,我在合作不成与超过三个亿,各五百万,呵呵!”

    众人看他像是看傻子一样……

    …….

    七点五十宴会厅。

    丁闯换了一身西装,戴着口罩,独自驾驶着电动轮椅来到宴会厅,走到门口,故意在门口位置晃了两圈,然后才进入宴会厅,就在进入的一刹那,还转头看了看门口的礼宾。

    礼宾小姐温和笑道:“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丁闯:“……”

    他的想法很简单,想要上演一处中,礼宾狗眼看人低冷嘲热讽,然后主角王霸之气一震,礼宾跪地求饶,还要以身相许的情节。

    当然,并不是有恶俗趣味。

    主要是还没想通西蒙和段永平合谋什么,等待的是什么,他想通过礼宾打开局面,哪成想,她的素质非常高,不但不嘲讽不阻拦还要帮助,

    丁闯也就不好意思对这个如花似玉的小丫头做什么。

    缓缓站起身,摘下口罩温和道:“麻烦你帮我把轮椅放一下。”

    “丁……丁会长?”礼宾眼前一亮,精致脸蛋变的通红,激动道:“丁会长,我是你的粉丝,你能给我签个名嘛?”

    丁闯:“……”

    还搞上崇拜了,看来还应该与国内的电视台和杂志之类的打声招呼,别再让自己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最好能让网络把自己名字设置成违禁词……

    点点头,给她签名之后走进宴会厅。

    与大多数人一样,拿了一杯红酒,看了一圈,还真有几个认识的人,都是娱乐圈内的艺人,看着面熟,他们主动过来打招呼。

    至于其他人,外国面孔占了三分之一。

    聊了几分钟。

    全场灯光忽然暗下来。

    一名身高近两米的巨人走上台,正是高塔投资银行大内地区总裁西蒙。

    他走到话筒前做开场白:“欢迎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举办的宴会,非常感谢……”

    丁闯看着他讲话,有点想笑,这家伙居然还会说成语,应该算是个中国通。

    西蒙讲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最后道:“接下来,我要为大家介绍一位我崇拜已久的人物,实事求是的讲,我对他崇拜已久,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今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我还很忐忑……”

    丁闯听的一头黑线,这家伙不但学了成语,还学了国内“虚头巴脑”那一套,介绍就快点介绍吗,还要先塑造形象。

    西蒙声音提高几度:“他就是,白手起家走到今天的丁闯丁总,大家掌声欢迎。”

    哗啦啦。

    全场响起热烈掌声。

    所有人同时看向丁闯。

    并非他们提前知道,因为有一束光,直直照在丁闯身上,非常显眼,很多人看到丁闯一阵诧异,太年轻了,还以为刚才用的那些崇拜的词,是对以为老者!

    丁闯更懵!

    也没想到是自己。

    知道今晚西蒙一定会搞事情,但没想到他开场就开始搞,这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啊!

    见众人都看过来,只好双手合十回应。

    西蒙又道:“丁,我很荣幸今天能邀请,请到台上来。”

    掌声还在继续。

    丁闯在心中暗暗提起戒备,想拒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嘛,而且刚才与那几位艺人聊了聊,才知道今天来的多数是投行圈、西蒙的同乡、中海本地人,从某种意义上讲只有自己一个例外,没必要出风头。

    可这风……呼呼的刮!

    只能缓步走到台上。

    西蒙也很客气的走下台迎接,一起回到台上,几乎是同时,有礼宾给丁闯送上话筒。

    “妈的……”丁闯已经开始在心中骂娘。

    西蒙笑道:“丁,按照内地的话,我与你神交已久,今天请你来,还有一个想法,是想让你给我们分享一下成功的秘诀,究竟如何努力,才能走到你今天的高度。”

    终究是国外人,说话比较直接,迫不及待暴露目的了。

    难道是让我哗众取宠?

    丁闯大脑飞速运转,台下近百双眼睛在看着,不能思考太长时间,寒暄道:“西蒙总裁这样说就折煞我了,我的成功与你相比,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谈不上成功。”

    “西蒙总裁,正如你所说,我对你同样是神交已久,今天接到你的邀请非常兴奋,因为我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接触生活的勇者,毫不夸张的讲,你的事迹按照我们国内的话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爷们儿!”

    “我也很想向你取取经,是如何在逆境中调整好心态,奋发向上的?”

    一方面是把球踢回去。

    另一方面是告诉他,我调查过你,别傻乎乎的给段永平当枪用。

    西蒙经过精心准备,自然不会接球,笑道:“我的问题,我们可以私下聊,因为在场的很多朋友,都已经知道,而他们今天更期待听你讲一讲,丁,你可一定不要让大家白白期待。”

    “他们都等着呢,大家说对不对?”

    “对!”

    “yes!”

    “丁,我们很想听听你的故事。”

    下面顿时有人附和道,人数还不少。

    丁闯看到这幕,很清楚不说点什么绝对不会让自己离开,当然,也可以直接强行离开,可这样就在段永平眼中落了下乘。

    是他们设计的局,哪有不应战的道理。

    既然你们想听,那就不要怪我!

    成功学?

    我懂啊,非常懂!

    深吸一口气,笑道:“既然西蒙总裁让我讲讲,那我就讲一讲,麻烦礼宾拿来一块白板再拿几支笔,谢谢。”

    哥们儿曾有一段时间把那几位成功学大师的演讲当笑话看,忽悠你这个老外以及一群故意看笑话的人还不轻松?

    忽悠懵你们!

    而听到这话。

    西蒙确实懵了,本来打算在他开始之后,把话题引到门马娱乐新闻上,然后趁机提出合作,开始谈收购股份,他怎么还要白板?还要笔?他要干什么?

    可这里的人太多,又不好阻止。

    不只是他懵了,总/统套房的中海财团也懵了,这家伙在干什么,还要白班了?

    “咳咳!”

    丁闯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拿破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自信,是人类运用和驾驭宇宙无穷大智的唯一管道,是所有‘奇迹’的根基,是所有科学法则无法分析玄妙神迹的发源地。”

    “同样,奥马森也说过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如果我们分析一下那些卓越人物的人和品质,会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开始做事之前,充分相信自己的能力,排除万难,直到胜利。”

    “所以,成功的第一点是自信!”

    “赞同的请举手!”

    下面娱乐圈的几名艺人,以及其他的二三十人迅速举手,不只是对丁闯的认同,也是以为这句话说的没有任何问题。

    不自信,还成功什么?

    丁闯见多数人都不举手,也不灰心,继续道:“刚刚的两句话或许有很多人没听过,但接下来一句大家一定都听过:失败是成功之母!”

    “我把这句话改变了一下,大家可以思考一下有没有道理,失败在于损失,损失最直观的表现在于经济损失,而经济损失的越多,意味着你的承受能力在变强。”

    “也就意味着,在结合我们自信一定会成功的前提下,你在最终会把钱赚回来,所以就得出结论,我们不要怕损失,花多少冤枉钱,代表你有多大气度,听懂掌声!”

    哗啦啦。

    宴会厅内瞬间响起掌声。

    毕竟,来的很多都是投资银行的人,虽然他们并不完全认同,但确实深有体会,最开始做股票经纪人,一两个点的波动都会提心吊胆,而现在,连续几天百分之几十的波动都能承受。

    这就是花钱买来的气度,很有道理!